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157.第3157章 :兄弟交心
    深夜时分,天空中飘起了细雨,连绵不绝,天气也变得阴冷难挡,茫茫沙漠灰蒙蒙一片,除了细雨伴着寒风呼声,周围静悄悄的,放佛一个黑暗的虚无世界,任何亮光和人影,在一片幽深的沙谷里却聚集着一支部队。

    这支部队上空散发着一股悲愤气息,所有人沉默不语,背靠背挤成一团取暖,没有燃烧之物可以取暖,没有亮光可以照明,也没有食物可以果腹,只是默默的检查武器,将子弹往空弹夹里压,要不是大家训练有素,早扛不住了,这是一支哀兵,愤怒的仇恨支撑着大家。

    队伍中,一人怔怔的望着天空不语,任凭细雨滴打在脸庞,一动不动,浑身更是散发着一股冰寒的气息,一如呼啸的寒风,冷冽,阴沉,正是杰克森,小镇一战失败后杰克森带着部队一路撤离,连夜赶路,半夜时分来到这片沙谷休息。

    敌人出奇的没有追赶,大家撤退的路上还算顺利,但杰克森心情因为唐恬恬带来的消息变得更加悲凉了,定定的望着虚无的雨夜,杰克森想着自己的心事,小镇一战自己的战术指挥并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敌人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当地政府军最后会选择和反叛军合作?为什么国内要求自己选择脱离反恐总署,和当地政府军合作?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什么?杰克森想不通。

    同样想不通的还有唐恬恬,以唐恬恬的智商,自然能够通过蛛丝马迹想到很多,但内心深处根本不愿意接受自己的猜想,因为害怕,如果这一切的背后存在阴谋,那大家就是弃子,如果真的这样,兄弟们的家属怎么办?

    想到这个问题,唐恬恬脸色阴冷如霜,时不时发呆的杰克森,欲言又止,此战之后,想必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唐恬恬不敢去预测明天会怎样,一切只能了,这种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唐恬恬有过,那是在父亲老狼王战死的时候,但挺过来了,唐恬恬默默的空,暗自祷告起来:“父亲,求您保佑野狼佣兵团能够渡过此劫。”

    在场所有人各怀心事,大家沉默不语,偶尔偷偷正在发愣杰克森,眼睛里满是询问质疑悲愤和迷茫的神色,悲愤的气息弥漫在夜空,久久不散,心中有恨,却无法发泄,这种感觉让所有人抓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杰克森僵硬的脸上抽动了一下,渐渐多了几分表情,收回盯着虚无夜空的眼神,慢慢扫了一眼众人,内心凄凉,大好局面,没想到一战全毁,杰克森默默的家,目光渐渐移到唐恬恬身上,多了几分色彩,低声说道:“跟我来。”

    唐恬恬没有说什么,默默的起身来,两人离开队伍,缓缓前行,不觉走上了一处沙坡,站在山坡顶端,杰克森无的雨夜深处,脸色阴冷的沉声说道:“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有用吗?”唐恬恬冷冷的反问道,以唐恬恬的聪明自然能够想到很多种可能,而且无限接近于事实,但大势已去,说出来又能怎样?还不如不说。

    “是啊,说出来又能怎样?从小镇撤离到现在已经过去十来个小时,头上有卫星,以国内的卫星信息化能力,绝对能够找到我们,可惜没有任何人过来,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确实说出来已经没用了,是我对不起你。”杰克森神情颓废的低声说道,透着一种英雄没落。

    “还有转机吗?”唐恬恬沉声追问道,克森的眼神多了几分期盼,渴望杰克森能够给出肯定的答复。

    人在绝境的时候最现实,但凡有一丝机会都不想错过,唐恬恬紧紧盯着杰克森,杰克森没有回答,而是盯着虚无的雨夜深处蹙眉沉思起来,寒风呼呼的吹着,细雨随着寒风飞舞,吹打在脸上,令人烦躁不安。

    沙坡上静悄悄一片,杰克森和唐恬恬都深的雨夜不语,各怀心思,任凭风雨吹打在身上,湿透的衣服,冰寒的冷空气哪里有两人的心冰凉?好一会儿,杰克森冷冷的轻声说道:“我不知道。”

    一句不知道,道尽心中凄凉,作为特勤局一把手,总统的心腹大将,却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未来会怎样,这是一种对事情失控的无奈,对眼前局势无解的悲哀,对未来的迷茫。

    一句不知道让唐恬恬的心沉入谷底,脸上满是悲凉,双目无助的空,不甘的追问道:“总统对你有知遇之恩,也需要你的帮助,他没理由不帮我们化解困局,为什么?”

    “不知道。”杰克森苦涩的说道,透着几分自嘲。

    又是一句不知道,唐恬恬聪明绝顶,已经感觉到了杰克森的无助和彷徨,还有一丝力不从心的愤怒和不甘,正常而言,总统肯定会过问这件事,并派来援助,起码调派飞机将大家接走,以山姆国的能量,想要做到这点并不难,为什么没有?显然,杰克森的靠山倒了,这意味着自己的靠山也倒了。

    想到这,唐恬恬脸色一僵,悲凉的气息弥散开去,无助的追问道:“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我们被抛弃了吗?你告诉我,是不是国家抛弃了我们?”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杰克森痛快的抱紧了脑袋喊道,无助迷茫,痛苦而失落,放佛寒风雨中无助的小鸟孤零零的站立在枝头,面对慢慢爬来的毒蛇却已经无力再展翅腾飞,眼睁睁的神降临。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神降临而无法反抗,以杰克森的心性自然不怕死,也不懦弱,但被自己拼死效忠的人抛弃,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杰克森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唐恬恬默默的克森,内心满是悔恨,恨自己当初的选择,恨命运的不恭,更恨自己将野狼佣兵团带入了绝境,内心凄凉,一行冰冷的泪滚落下来,定定的克森,语气冰寒的问道:“接下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