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074.第3074章 :各项准备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战场上的一连串变化让罗铮意识到自己对反叛军并不了解,而反叛军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一般,这种感觉让罗铮忌惮起来,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地方向的眼神有些茫然起来.

    没多久,杰克森一脸森寒的上前来,怒气冲冲的说道:“混蛋,这些该死的,我们的人伤亡三分之二,这个仇一定要报,你给我出个主意,兄弟们都憋着一口气,都在等着。”

    “伤亡三分之二?”罗铮满脸震惊的克森,近百海豹战队一战下来居然减员三分之二,海豹战队名声在外,战斗力非同寻常,居然一战减员这么多,袭击的反叛军战斗力得多高?

    “事实上不止,部队已经打惨,还能战斗的不超过二十人。”杰克森沉声说道,脸上满是悲愤之色,双目赤红的瞪着罗铮补充道:“海豹战斗从来没吃过这么大亏,我也没有,这个仇必须报,否则我没办法给兄弟们,给国家交代。”

    “嘶?”罗铮惊骇的克森,一百人还剩下二十人能战斗,这已经不是伤亡三分之二这么简单了,整支部队基本废掉了,反叛军是怎么做到的?罗铮沉声追问道:“给我说说,敌人是怎么进攻的。”

    “轻机枪,清一色的轻机枪,起码一百挺轻机枪架在骆驼上发起冲锋,先是东西两个方向包抄上来,吸引了大家的火力,然后北面突然进攻,轻机枪集中在北面使用,密集的火力压制下,兄弟们根本挡不住,要不是拼死反击,死战不退,整支部队防线都会被他们冲垮。”杰克森沉痛的解释道。

    “上百挺轻机枪集中使用?”罗铮震骇的克森,见杰克森不像是开玩笑,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多大的手笔啊?这名反叛军指挥官的战术能力太强了,太天马行空了,想到这罗铮隐隐兴奋起来,一种遇到对手的兴奋。

    高手寂寞,对手难求。战场上也一样,罗铮隐隐感觉对手不简单,好胜心涌上心头,思绪也变得敏锐清晰起来,拍拍杰克森的肩膀沉声说道:“节哀顺变,这个仇肯定要报,但不是现在。”

    “为什么?兄弟们都在等着。”杰克森急切的喝道,赤红的眼睛圆瞪,死死盯着罗铮,全身更是散发出一股森寒的杀气,放佛高原雪山上亿万年不化的寒冰,令人不寒而栗。

    “因为我们还没准备好,因为援军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得接应。”罗铮沉声说道,见杰克森胸口起伏不定,气的不清,脸色也非常难由继续劝解道:“告诉大家,这个仇必须报,但不是现在,当务之急是迎接援军。”

    “援军到了后呢?”杰克森沉声追问道。

    “敌人已经撤离,我们的人正通过卫星盯死他们,只要找到他们的藏身之所,就组织反击,你?”罗铮沉声说道。

    “好,先忍忍。”杰克森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罗铮一把抓住杰克森继续说道:“还有,这次失败我也有一定责任,你放心,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自当同舟共济,敌人反击凶猛,火力充足,能不能籍此向国内申请直升机援助?”

    “我试试,不过够呛,还是领空问题,人可以空降过来,直升机不能直接飞过来,出兵无名。”杰克森沉声说道。

    “让反恐总署对外发表声明,将反叛军定性为恐怖组织,并声称他们是黑暗教会的武装力量,到时候随便弄几件避弹铠甲为证,那玩意只有黑暗教会才有,反正双方已经交手,就说是战场上敌人留下的,没人来查。”罗铮沉声说道。

    反叛军的武装实力超出想象,战术运用也非常灵活,这样的对手不简单,罗铮不敢怠慢,将形势迅速升级到反恐高度,这么一来,反恐总署就可以介入,而不再是山姆国一国的问题,举着反恐大旗,沿途各国自然会放开领空了。

    杰克森也明白这个道理,想了想,以山姆国一国之力恐怕拿不下反叛军,就算打败也得服从沉重代价,这个代价自己承受不起,感激的对罗铮说道:“这样固然好,不过,营救医疗队始终是我国的事,我个人同意将局势升级为反恐,但需要和国内沟通,取得国内同意。”

    “明白,尽快答复我。”罗铮沉声说道,杰克森是山姆国人,代表山姆国来这里实施营救,一切行动和决策都必须考虑国家利益,一旦上升为国际反恐,那就不是山姆国一国之事,而是反恐总署的事了,性质完全不同。

    杰克森答应一声,和国内联络去了,罗铮是悲愤气息的营地,一个个沉默不语的给同伴包扎伤势,锅盖头特战队在帮忙收集遗体,无形的杀气在空中酝酿,就像一座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不由信步上前。

    一路上,伤员们满脸沉痛的铮,神情复杂,但谁也没多说什么,罗铮默默的家,心情异常沉重,不觉来到一名伤员跟前,见对方左手臂已经被打断,用大量纱布包裹着,断口处纱布被鲜血染红,正躺在沙地上休息,双目微闭,脸色痛苦,双唇紧咬,明明痛不欲生,但硬是没有哼出声来。

    这是一名坚强的战士,罗铮蹲了下来,方伤口沉声问道:“兄弟,好样的,你有什么愿望,我发誓,只要能够做到,一定完成。”

    “给我一枪,我宁愿痛快的死在战场上,也不愿意痛苦的苟活一生。”对方语气艰难的说道,废了一条胳膊,后半生充满了未知,这是痛苦的,无法接受的,对于军人来说,战死沙场是英烈,痛快至极,拖着残疾回归后方,窝囊一生,谁能承受的了?

    “不行,我做不到。”罗铮愧疚的说道。

    “那就替兄弟们报仇,杀掉这些畜生。”对方沉声说道,更加虚弱了。

    “好,我以军人的荣誉发誓,一定消灭反叛军,替兄弟们报仇。”罗铮沉声说道,方忽然轻松的一笑,头一歪,脸部表情一僵,没了动静,双目却死死盯着前方,透着无尽的不甘和愤怒,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