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045.第3045章 :拼死狙击
    >寒风呼啸,雨越下越大了,随风乱撞,拍打着窗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天空阴沉沉一片,空气也变得压抑了几分,闷的难受,罗铮急匆匆来到杰克森的办公室,推开门一克森正在伏案处理文件,便随手关上了房门进去。()>杰克森见罗铮过来,迅速起身,放下文件热情迎了上来,示意罗铮在沙发上坐下,自己也坐到一边,笑呵呵的问道:“今天这鬼天气可不好受,休息的怎样?要不要喝一杯?”>“来一杯红酒吧。”罗铮旁边酒架和酒柜,杰克森是个红酒收藏专家,各大庄园的酒都有,很多还是珍藏版,自然也不客气,随口说道。>杰克森起身倒了两杯红酒过来,递给罗铮一杯,自己端着一杯喝了口,然后放下,铮笑道:“这酒对于我们来说刚刚好,对于你这个喜好烈酒的人来说肯定淡了许多,要不来杯烈一点的,我这还有上等的伏特加。”>“不用了,说点事。”罗铮说着一口将红酒倒进了肚子里,牛饮一般,有些暴殄天物,放下酒杯克森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肖恩失踪黑夜一夜海岛被袭红梅花被抓追兵撤退,等等,这里面恐怕有问题,敌人怎么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这件事我也思考过,我们的情报分析团队也做过详细分析,结论不怕你笑话,应该是我这边出了问题,有人泄密,只是,我还不知道是谁,实在抱歉,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杰克森满脸歉意的说道。>“呃?”罗铮一怔,感情这家伙全部都知道了,想想也对,以特勤局的实力和能力,通过种种事件分析出其中的规律并不难,特勤局情报人员也不是吃素的,不过,这么一来事情就简单了,起码不用解释半天,罗铮点点头正色地问道:“你有什么”>“你能坦诚公布的跟我谈这个话题,说明你并没有怀疑我,这是个很好的基础,这件事我早就想到了,所以并不介意你背着我私自行动,不过,既然事情隐瞒不住,说不定可以利用一二,借我身边的卧底传假消息给敌人。”杰克森提议道,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罗铮见杰克森全想到了,不由松了口气,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想了想,沉声说道:“所有事件里面最古怪的就是肖恩失踪,如果能够在这件事上找到线索,很多事就串起来了。”>“是啊,这件事太邪门,至今都没有任何线索,就好像人凭空蒸发了一般,但人不可能凭空蒸发,我甚至怀疑过身边最亲密的人,但毫无所获,另外一个掌握开门密码的是总统,总统和黑暗教会有血海深仇,不可能,身边的人我也秘密调查过,也不存在可能性。”杰克森认真的说道。>“哦?”罗铮原本还担心怎么开口让杰克森查身边的人,没想到杰克森居然已经秘密调查过了,而且毫无建树,事情变得棘手起来,能开门的只有两个,不存在可能性,身边的人也没问题,那还有谁?>杰克森也沉思起来,肖恩失踪事件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杰克森头上,恨不能马上搞个水落石出,遗憾的是毫无线索,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太诡异了,罗铮想到了刘青青的分析,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事后追查过现场没?有没有发现信号桥接器之类的?”>“你是说有人用桥接器渗透进入内部局域网?”杰克森惊疑的铮问道,见罗铮不确定的点头,不由苦笑起来:“查过,但毫无所获,如果有内鬼,事后肯定会毁掉设备,不可能给我们留下线索,所有监控我都仔细毫无收获,鉴定组也查过,没有找到线索。”>“这事太古怪了,必须继续追查下去。”罗铮沉声叮嘱道。>“这个你放心,不找到真相大家都不安心,对了,我们的监听组刚刚汇报上来一条线索,你”杰克森忽然想到了什么,起身到自己办公桌拿起一份文件,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递给了罗铮,一边说道:“蒂尼,在读博士生。”>罗铮惊讶的片,是个金发美女,很漂亮,清纯高雅,透着书卷气息,不由好奇的追问道:“什么情况?”>“肖恩家族有个混小子,叫你麦斯,肖恩?麦斯,肖恩家族的核心骨干,肖恩最小的儿子,算是家族嫡系,也是上次聚会的参与者,而这个叫蒂尼的女大学生是他的女友,两人一起三年,因为身份不匹配,女孩只是普通家族孩子,大家族不可能接纳这种身份的人,两人秘密发展,我们也是偶尔知道这条线索了,马上对她进行监听,总算有收获。”杰克森认真的解释道。>“什么收获?”罗铮惊喜的追问道。>“一个小时前麦斯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来源被我们锁定,赌城一家酒店的客房电话,这些公子哥逍遥惯了,哪里吃的了清苦?肯定是在某个地方躲太久了,放不下外面的花花世界,就到赌城快活去了。”杰克森认真的说道。>“太好了,总算有消息了,我来,你的人行动说不定又暴露了,这个家伙至关重要,必须抓捕归案。”罗铮惊喜的说道。>“行,交给你了,我怀疑他身边还有别人,最好能一网打尽,这帮公子哥每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哪里愿意长期躲藏,有机会肯定组团出来**,你们小心点,黑暗教会既然能放他们出来,肯定考虑过后果,身边应该有保镖,或者说他们花天酒地完了正在撤离。”杰克森认真的提醒道。>“有道理,如果是在撤离前打的电话,那真有可能已经离开赌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就去安排。”罗铮沉声说道,噌的一下起身来,眼睛里精光闪闪,接过资料大步朝外面走去,透着雷厉风行气势。>本书来源/book/html/20/2019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