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020章:暗影反击
    安全屋是隐秘之地,知道的人屈指可数,不管是谁偷袭进入,都不可能什么痕迹都不留下,以红梅花之能,一旦遇到危险肯定会想办法留下线索,现在居然一点痕迹都没有,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大家根本来不及反应,谁能让红梅花来不及反应就被俘了呢?

    罗铮惊疑的蹙眉沉声起来,红梅花可是资深特工,实力强悍,经验丰富,能让红梅花来不及反应、甚至现场没有留下任何都痕迹的人不可能存在于世,为什么会这样?旁边蓝雪显然对这个问题思虑更多,轻声说道:“只有一种解释,有人先一步进入房间,并做了手脚.XsHuotXT”

    “你的意思是用毒?”罗铮惊疑的问道。

    “没错,这个毒肯定不在水和其他食物中,因为花姐她们不可能同时进食或者喝水,应该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挥发性迷药,比如涂抹在灯泡上,灯泡点亮后发热,热量会蒸发上面的迷药,人会在不知不觉中晕倒,当然,也不排除其他办法,除此之外,想不出其他办法了。”蓝雪认真的解释道。

    “你分析的很对。”罗铮沉声应道,看向刘青青。

    刘青青知道罗铮这是在考校自己,端坐起来,惊疑的问道:“用迷药的可能性较大,也不排除用毒,房间里需要检查,其二,凶手是怎么知道花姐要去这个安全屋的?以花姐的谨慎,行事不可能被对手掌握。”

    “这个才是重点,抓到人后有可能关押在任何地方审讯,而且,那里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主场,有很多地方可以用,对手是怎么知道要去这个安全屋的?如果不知道,又是怎么提前做好准备的?这里面恐怕不简单。”罗铮沉声说道。

    “花姐行事谨慎,经验丰富,出任务时不需要对身边人通报,就算身边两位兄弟都未必知道要去这个安全屋,对手更加不可能知道,也就不存在事先准备的可能,会不会是对手后来发现的安全屋,并做了手脚。”刘青青分析道。

    “你是说事后动手?”蓝雪沉声问道,见刘青青点头,便继续说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问题是谁能够悄无声息的绑走花姐他们?以花姐之能,无论谁事后动手,都会留下线索给我们,现场什么都没有,就连打斗痕迹都没有,对手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就不好说了。”刘青青有些无奈的耸耸肩说道。

    罗铮忽然想起了肖恩,那可是号称最严密的地方,肖恩被严密控制着,居然都能无声无息的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且至今都没有任何进展,这说明什么?罗铮隐隐猜到黑暗教会手上有一支强悍的力量,这股力量善于营救、刺杀等。

    “现场让国内痕迹专家查过,没有任何线索,也没有留下除他们之外的任何指纹,就像没人进去过房间一般,而房间里的人确实凭空消失了,下水道也不可能,不够大,空中不好说,附近监控没有对空中监视的。”蓝雪认真的说道。

    “看来,我们碰到高手了,国内筛查的怎样?”罗铮沉声问道。

    “周围所有别墅业主都查过,没有可疑对象,国内排查过,也没有线索,对手应该是高手。”蓝雪有些恼怒的解释道,眉头紧锁。

    “绑架而不是直接杀害,说明对手想把人带走,我们反应的快,对手不可能这么快把人带出国,有可能就藏在京城某个角落,灯下黑的道理对手不可能不知道,让国内加大力度继续搜查,让地下势力也介入进来帮忙寻找,就算把京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人找出来。”罗铮冷冷的说道。

    “明白,三个小时前国内已经在这么做了,搜索范围扩大到半径一千公里内的所有城市、城郊和农村,道路加了岗哨排查。”蓝雪认真的说道。

    “那就好。”罗铮松了口气,半径千公里范围足够大了,对手短时间内不可能跑那么远,失联半个小时就发现了不对,有关部门就开始介入,半个小时能跑多远?有百公里就不错了,看向刘青青问道:“这事你怎么看?”

    “会不会躲到大使馆内?”刘青青提醒道。

    罗铮看向蓝雪,蓝雪苦笑道:“这个我们也想到了,大使馆所有入口监控都查过了,没有发现可疑,里面有外交豁免权,不能轻易进去追查。”

    “这确实是个问题,让地下势力介入,他们身份不同,形势没那么多顾虑,京城小刀是个不错的人选,就让他主导吧,鬼手跟他熟悉一些,让鬼手给他去个电话。”罗铮叮嘱道,脸色愈发凝重了几分,什么都没有留下,几个大活人就忽然人间蒸发了,这事太蹊跷了。

    “行,一会儿我就去安排。”蓝雪满口答应道,忽然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杰克森那边好像有事找你,让你回来后给他电话,具体没说。”

    “行,先这样吧,你们去忙。”罗铮说着摸出了手机来。

    大家会意的起身离开,罗铮等大家离开后拨通了杰克森的号码,等接通后问道:“是我,回来了,你找我?”

    “回来就好,在哪儿?”杰克森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

    “一号会议室。”罗铮沉声说道。

    “稍等。”杰克森说着就挂了。

    罗铮一怔,估摸着杰克森恐怕也在办公室,便耐心等了起来,没多久,杰克森急匆匆进来,顺手关好会议室房门,来到罗铮旁边拖了把椅子坐好,上下打量着罗铮笑道:“老朋友,你不够意思,这么大的事居然瞒着我?这让我很被动啊。”

    “当时事情太急,来不及和你商量。”罗铮笑道:“你来不是兴师问罪的吧?”

    “当然不是,有些情况要和你说说。”杰克森说道,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怎么?不会是出什么大事了吧?以你的性格,一般的事情可不会放在心上,干嘛沉着个脸,是柴尔德他们三大家族的事情有动静了?还是?”罗铮好奇的追问道,内心没来由的一沉,有些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