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009章:调整部署
    “咻咻咻——”一声声狙击枪响,一子弹呼啸而去,划破虚空,带着死神般的冷漠气息扑向前去,狠狠的洞穿目标身体,将目标击倒在地。

    天色深沉下来,夜幕正在降临,能见度明显不够了,开阔的平原上,时迁带着箭队潜伏在尸体堆积的工事后面,或暴露在地表的大石块后面,一个个神情冷峻的盯着狂冲上来的圣战士,冷静的扣动扳机。

    前方无遮无挡,视野开阔,一目了然,冲杀上来的圣战士根本没地方躲避,停下来会成为活靶子死的更快,或许是接到了死命令,这帮圣战士没有溃散,没有撤退,也没有胆怯,嗷嗷叫着狂冲上来,杀红了眼,气势不凡。

    冲杀在前面的目标一个接一个倒地,圣战士或许也清楚唯有冲上去,双方绞杀在一起才有活命,一个个都豁出去了,度完全爆出来,以付出大半人生命为代价,终于冲了上来,一个个脸色铁青,赤红的眼睛闪烁着一抹绝然杀气。

    “冲上去,杀——”时迁等人也杀红了眼,为了保住这些机甲,大家选择了留下来和圣战士死磕,通过耳麦得知暗影带着人主动进攻遗址,将敌人援军彻底堵死,时迁等人都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必须战决。

    当前的局势就像一个死局,二十多名兄弟缠住近百追兵不放,不给他们回援的机会,南北两侧狙击手缠住了冲杀出去的几十人,暗影带着人堵住遗址不给支援机会,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时迁等人争取机会。

    责任重大,机甲的意义更重大,箭队所有成员都杀红了眼,全身战意熊熊燃烧,听到时迁怒吼着下达了冲锋命令,一个个将手上的狙击枪一放,从箭囊里拿出龙牙箭来,一手一枝龙牙箭,目光冷冽的盯着前方,身体暴起,仿佛出闸的猛虎一般扑向各自目标,杀气疯狂肆虐。

    “杀啊——”所有人怒吼着,脚下健步如飞,战意彻底飙升上来。

    桑吉蹭蹭几步冲了上去,一拳就击飞了一名圣战士,反手一甩,龙牙箭脱手而出,在虚空中划出一道乌光,瞬间命中一名偷袭曹喜的目标,高压电陡然炸开,目标身体一僵,倒地激烈抖动抽搐起来。

    “找死!”桑吉怒吼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猛的弾地而起,飞起一脚狠狠的踹过去,将另一名试图偷袭曹喜的目标踹飞出去,重重的倒地。

    曹喜近战格斗能力相对来说差很多,被一名圣战士打飞在地,正准备爬起来,忽然看到一名目标倒在自己身边,怒火中烧,娇吒一声,手上的龙牙箭狠狠的扎在对方心口,俏目圆瞪,长大嘴怒吼起来,气势狂飙。

    战场上没有怜悯,没有同情,也没有性别之分,有的只是敌人,杀戮,和冷漠无情的出手,曹喜干掉身边的圣战士时,见时迁冷着脸过来,战意盎然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担忧,伸出手来了,曹喜赶紧伸出手,抓住时迁的手掌顺势起身,见有人从背后偷袭过来,曹喜大怒,娇吒一声:“去死吧。”顺势借力,飞起一脚踹在对方身上。

    如果是桑吉,自然可以一脚踹飞圣战士,但曹喜的一脚力度明显不够,被圣战士一把抓住脚踝,一股庞大的抓力反震过来,疼痛难挡,骨头仿佛都要被捏碎了一般,曹喜大惊,着地站立的脚猛然用力一弹,身体腾空而起,狠狠的抽象目标耳边位置,凶悍无不。

    殊不知这名圣战士看出了曹喜是软柿子,挥起手臂护着耳畔,挡住了曹喜凶悍的一脚,曹喜感觉整条腿都麻痛起来,重心一失,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地上倒去,圣战士严重凶光大盛,抬腿就朝曹喜头部猛踢过去,这要是踢实了,绝对脑浆俱裂,当场丧命。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来的太快了,好在时迁就在附近,看到这一幕顿时大骇,怒火蓬的一下炸开,喝道:“混蛋——”手上龙牙箭脱手而出,两人相距不过三米,龙牙箭仿佛一道黑色闪电,直接命中目标心口。

    目标身体一脚,踢出去的腿当场定住了一般,转瞬间身体往后轰然倒地,猛烈抽搐起来,口吐白沫,时迁顾不上查看一眼对方,赶紧上去扶起曹喜,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曹喜大口喘着粗气应道,爬了起来。

    “当暗器用,别近身。”时迁叮嘱道。

    “明白了。”曹喜答应一声,从后背箭囊将最后几支龙牙箭全部拿出来,冷峻的目光扫了眼战场,没有任何儿女情长,眉头一簇,喝道:“杀——”再次投入战斗,手上的龙牙箭更是脱手而出,直奔一名目标。

    战场上不能有任何犹豫,更不能有任何分心,曹喜也算久经战场的人了,知道这会儿的任何卿卿我我都有可能丧命,时迁更明白这个道理,也拿出了所有龙牙箭当甩手箭使用起来,不断杀戮扑上来的圣战士。

    和圣战士相比较,时迁、曹喜、史丹利和夏杰等近身格斗能力都相对弱一些,最强悍的是桑吉、姬武、仡濮云也不差,但要数杀人最快,最诡异的还是公孙舞,挥舞着天子剑,凭借诡异的度和身法,仿佛穿花蝴蝶一般,飘忽,敏捷,所过之处,圣战士无一不被刺中要害倒地。

    姬武也不差,和公孙舞联手杀敌,天子剑上下翻飞,快如惊鸿,手底下没有任何人能挡住两人联手一击,不一会儿身边就躺下去五六名圣战士了,虎女也冷着脸不断闪避圣战士的猛攻,左冲右突,不和圣战士正面硬抗,不断用龙牙箭偷袭正在和其他人对抗的圣战士,一击比走。

    杀戮在激烈的对抗中展开,没有怜悯,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冷酷的出手,无情的刺杀,一方为了抢回机甲保住秘密,一方为了夺走机甲找到破解之道,双方都杀红了眼,谁也不退让,战意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这天,这地焚烧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