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7第2975章 :突发情况
    昏暗的祭坛四周弥漫着阴冷的气息,小广场上匍匐在地的人慢慢起身,冷冷的看着被押上来的三个人,眼睛里满是冷漠杀气,三名被镣铐锁死的人低着头,无精打采的,身体虚弱不堪,披着五彩羽衣的人摆摆手,另外四名同样打扮的人迅散开,分别占据了石碑四周方位,距离石碑三米多远。

    这个举动吓了罗铮一跳,见这些人过来时还以为被现了,待看清楚情况后松了口气,忽然响起铁雕刚才的惊疑声,不由好奇的打量着前方,以铁雕的能力绝不会被吓住,忽然声肯定有原因,可惜周围人太多,不便细问。

    这时,身披五彩羽衣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弯刀,弯刀长不过七寸,看上去不像是金属打造,黝黑无比,透着血腥气息,朝被绑的三人走去,很快来到其中一人跟前,一把掐住对方脸颊,脚下用力一蹬,对方脚下一软,跪倒在地。

    紧接着,身披五彩羽衣的人手上用力,将对方脸抬起来,强迫对方看着石碑上的圆球,那把黝黑的弯刀放在了对方喉咙上,忽然用力一拉,一道血箭狂飙出来,受害者身体猛烈挣扎,但被身披五彩羽衣的人死死按住,动弹不得,嘴角被掐住,喊不出来。

    鲜血汩汩外冒,顺着胸口往下,流在地面上,地上很快出现一大滩鲜血来,空气中多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杀气,很快,受害者挣扎的动作渐渐减弱,头一歪,死了,双目圆瞪,带着不甘和愤怒,死不瞑目。

    “呼啦——!”身披五彩羽衣的人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

    “呼啦——!”周围所有人都跟着怒吼起来,仿佛在泄,在抗争。

    身披五彩羽衣的人朝另一个人走去,如法炮制,动作干净利落,显然没少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杀了人后依然怒吼一声“呼啦”,周围人跟着应和,场面冷漠而无情,弥漫着浓烈的死气。

    这时,身披五彩羽衣的人双手高举,仰着头,又一次出了“呼啦”的怒吼声来,仿佛在呐喊,在倾诉,在抗争,透着几分不甘和冷漠,身边的人也跟着怒吼起来,冷漠气氛更加浓烈了几分。

    最后一名被用来献祭的人忽然抬起头来,摇摇头,让长长的头散开到两侧,瘦弱的脸庞上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石碑方向的原始,透着几分不甘和不屑,嘴角抽动,冷冷的笑了,全身上下更是散着一股桀骜不训的气息,就像一只不甘被驯服的猛虎,虽然柔弱,但气势不凡。

    “真的是智囊。”罗铮忽然听到耳边响起了铁雕惊讶的声音,紧接着,罗铮感觉到一阵风刮了过去,知道铁雕出手了,不由大惊,没想到那个被用来献祭的人居然是智囊,难怪监狱里面没人,原来被带走了。

    来不及多想,罗铮也朝前面狂冲过去,之前的人被杀是因为不认识,不能因为不相干的人丢了自己性命,坏了计划,但智囊被拿来献祭就不同了,再不救就晚了,什么危险,什么计划,等等,都通通见鬼去吧,当务之急是救人。

    蹭蹭蹭——罗铮疾步如飞,三两下就冲到了身披五彩羽毛的人跟前,正准备动手挟持,就现对方被打倒了,耳边响起了铁雕愤怒的声音:“你救人,我断后,兄弟,没听你话,对不住了。”

    进入地下基地之前罗铮和铁雕有过约定,绝对不能冲动,更不能贸然行事,但智囊有生命危险,铁雕豁出去什么都不顾了,罗铮理解的苦笑一声,一个箭步冲到智囊跟前,抱起智囊就撒开腿狂冲而去,一边喊道:“别动,来救你的。”

    被抱着的智囊没有动,而是好奇的看着罗铮,可惜除了戴着的墨镜,其他什么都看不见,便看向其他方向,却现身披五彩羽衣的人已经被扭断了脖子,周围好几个人都捂着脖子倒在地上,脖子上鲜血狂飙,看不到动手的人。

    “快走!”铁雕怒吼一声,更多人捂着脖子倒地,愤怒到了极点的铁雕大开杀戒,什么都不敢不顾了。

    罗铮知道情况紧急,以铁雕的能力根本不用担心危险问题,抱着智囊头也不回的朝一条通道狂冲而去,事突然,等周围人反应过来时罗铮已经冲进通道,铁雕也紧追上来,见敌人嗷嗷叫着追上来,手上抢夺过来的武器毫不犹豫的开火了,子弹精准的将冲杀在前的敌人纷纷击倒在地。

    身处敌营,任何一秒钟都是弥足珍贵的,罗铮放开度顺着来时通道狂奔而去,铁雕也紧跟在后面,两人度全开,很快就身后的人甩掉,道路不熟,罗铮循着最大通道狂冲过去。

    两人狂冲了几百米,前面出现十几个人,铁雕手上的枪子弹已经打完,怒吼一声,将枪砸了过去,脚下用力一蹬,不管不顾的冲杀上去,抢夺过来的那把诡异的弯刀上下飞舞,精准的撕开了前面目标的喉咙。

    来的只是普通游击队成员,哪里是铁雕的对手,加上通道不大,近身后不利于开枪,一分钟不到就全部被铁雕割喉毙命,无一幸免。

    “再快点。”铁雕沉声喝道,加朝前冲去。

    罗铮知道铁雕这是要去前面杀出一条血路,赶紧跟上,怀里的智囊听出了铁雕的声音,不由笑了,艰难的说道:“是铁雕兄弟?你是?”

    “是他,我是幽灵,有什么出去后再说吧。”罗铮沉声说道,抱着智囊狂奔,目光坚定的盯着前方,敌人已经被摔在身后,只需要注意前面忽然出现的敌人就好,抱着人无法投入战斗,一切只能靠铁雕了。

    往前冲了几十米,罗铮看到地上满是尸体,喉管被割开,鲜血还在汩汩外冒,好几个甚至还没有完全死透,罗铮来不及多看,听到前面有打斗声和呐喊声,不由的加快了步伐,虎目中涌上来一抹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