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897章 :摆脱追兵
    手雷近身攻击加狙击掩护,洞室内的敌人根本挡不住,很快也被全部肃清,战斗停止下来,山雕留下一支部队打扫战场,以免有漏网之鱼,自己带着两支部队急匆匆赶来,找到了正好从木屋顶上下来的罗铮。

    罗铮迎上去兴奋的笑道:“手雷近身攻击加上狙击远处掩护,很不错的战术,打的漂亮,山雕,安排一支小队进去里面洞室警戒,保护好人质,以防万一,接替时迁和史丹利过来这里,另一支就地警戒,我得看看这地下还藏着什么玄机。”

    “明白。”山雕沉声应道,马上安排一支小队过去里面,让另一支小队就地散开警戒,见罗铮已经朝木屋走去,奥瑟在门口等着,马上跟了上去。

    大家来到木屋里面,入口一如既往的紧闭,罗铮打量着四周沉思起来,冷冽的目光中浮现出一抹好奇,这个海岛基地很神秘,但洞穴里面除了圣战士就只剩下人质后游轮工作职员了,人质和职员都是后面才来的,换言之,这里只有圣战士,既然是训练基地,肯定还有别的东西。

    想到这,罗铮不由看向奥瑟求证道:“你确定这里只是圣战士训练基地?”

    “确定,计划实施前听说过,但没有说具体情况,也不准打听,上面要求我绑架人质后带到这里来,安保由基地负责,船长负责勒索,我负责收钱。”奥瑟赶紧解释道,生怕罗铮不相信自己。

    “你负责收钱?”罗铮惊讶的追问道。

    “对啊,赎金才是本次行动的重点,自然要交给信得过的人负责,巴菲尔长老信得过我,所以提名我来收钱,账号信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里的少校之所以对我下死手,将所有罪责都推到我身上,其实就是像吞了这次赎金,他隶属于另一名长老,具体是说不清楚。”奥瑟赶紧解释道。

    “看来,黑暗教会内部并不和睦啊?”罗铮冷笑道。

    “肯定,别忘了我的家族圣王位置就是被自己人黑掉的,黑暗教会允许一定程度的内斗,或许是便于圣主掌控权利,搞平衡吧,还能提供战斗力,具体原因只有圣主一个人知道,十二长老内部并不熟悉,谁也不会轻易服谁,这必然会导致内部不稳,内斗不断。”奥瑟解释道,脸上闪过一抹不屑来。

    罗铮一听,笑了,暗自松了口气,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瓦解的,只要黑暗教会内部不合,战斗力就无法全部挥出来,自己就有机会,前提是对这个组织了解才行,现在好了,有奥瑟,还有关照奥瑟的长老巴菲尔,如果能够争取巴菲尔过来,摧毁这个组织就容易多了。

    山雕一听,也乐了,笑道:“没想到你负责账户信息?”

    “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上天都要亡黑暗教会了,掌握信息的你被少校陷害出走,少校又去抓捕你还在搜山,根本没时间勒索赎金,拿不到钱,黑暗教会这次行动计划就算是彻底破产了,难怪这么久都没有人逼迫人质交赎金,原来还有这个内情。”罗铮也乐了,不屑的笑道。

    “只要他们内部不和,对我们就有利了。”山雕补充道。

    正说着,时迁和史丹利急匆匆过来,罗铮迎上去,指着地下入口说道:“这地下有古怪,你看能不能打开?”

    “明白。”时迁答应一声,急匆匆来到入口位置仔细观察起来,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太清楚,时迁干脆蹲在地上查看,不断敲打地面石板,东看看,西看看,眼神慢慢朝门口方向瞟去,起身来。

    罗铮一看就知道时迁有所得,顿时松了口气,对山雕低声说道:“安排几个兄弟进来,以防有诈。”

    “明白。”山雕急匆匆出去,叫了三名兄弟进来叮嘱一番,三人会意的点头,迅散开呈三角形,枪口瞄准了入口处,子弹推上趟。

    这时,时迁来到门口,上下打量着门框附近,门是由无数根木条编造而成了,看上去并不结实,聊胜于无,时迁在门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敲了敲,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对大家说道:“找到开关了,都小心点,后退几步,小心下面有机关。”

    大家会意的点头,纷纷后退了几步,高度戒备起来,时迁看向罗铮,罗铮点了点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入口,不下去看看不甘心,时迁用力按了一下巴掌大小的石块,石块反弹出来,时迁抓住反弹出来的石块往右边一掰。

    “隆隆——”石板移动的声音响起,入口巨大的石板开始往一侧移动起来,露出了一个地下入口,入口处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有一条木梯通往下面,看不到人,下面静悄悄的。

    大家警惕的盯着入口处,枪口更是死死锁定入口,食指紧扣扳机,如临大敌一般,谁都没有乱动,就这么紧紧盯着,罗铮也没有动,耐心等了一会儿,没有机关,没有毒气,没有子弹扫射,也没有手雷扔出来,而是静悄悄的,就好像下面什么都没有一般,透着诡异。

    山雕警惕的往前几步,来到入口处往下面看去,楼梯转了个弯下去,看不到任何人,也看不清下面情况,不由沉声说道:“只有下去的木梯,没有任何异常,深十米左右,有灯光,空气清晰,有微风。”

    “时迁,上去看看。”罗铮沉声说道,这种神秘而古怪的地下洞室最怕机关,一旦机关启动,就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时迁答应一声,警惕的来到入口处观察了一会儿,一脸肯定的对罗铮说道:“除了入口石板,没有任何机关,是一间地下密室,看上去很大。”

    “张旸,你度最快,下去看看,小心点,不可敌迅后撤上来,不得恋战。”罗铮看向跟进来的张旸沉声说道。

    “明白。”张旸沉声应道,警惕的来到入口处,竖起了耳朵,一边慢慢朝木梯下去,枪口更是死死锁定下面,不敢有丝毫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