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874章 :危险乍现
    灯光灰暗的地下空间,无数被关押在铁笼子里面的眼镜蛇都昂着头,嘶嘶的吐着信子,眼睛更是不断转动,散发着令人心寒的凶光,仿佛随时都会发出致命一击,一只铁笼里,一条手臂粗的眼镜蛇死死咬住一只肥大的野兔不放,野兔拼命挣扎,但挣扎只会加速血液流动,毒素扩大更快。

    没多久,野兔停歇下来,不再动弹,眼镜蛇嘴角慢慢蠕动,野兔慢慢进入眼镜蛇体内,喂食的人看着这一幕,发出了璨璨的怪笑,将盖子盖好,扣死,或许是感觉身边有人,有些不满的回头看来,不等看清楚是什么,就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倒去,意识更像潮水般退去。

    动手的是张旸,得手后很自然的扶住了对方即将倒地的身体,放到一边铁笼子上靠着,殊不知这时,铁笼子里面的眼镜蛇闪电般窜了过来,发起攻击,但网格细密,将眼镜蛇死死挡住,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张旸吓了一跳,警惕的看了一下声音响起的地方,明白怎么回事后迅速看向其他人,见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谁也没在意这边,暗自松了口气,扶稳对方身体不倒后继续往前走去。

    没多久,张旸再次靠近一人,轻松干掉对方后继续往前,等接近目标后突然再次出手,轻松扭断对方脖子,以张旸的功力,这些技术人员哪里是对手?没多久,里面的工作人员少了一大半。

    这时,罗铮带着大家冲了上来,一通急促点射又放倒了好几人,剩下三人被吓倒在地,不敢乱动,大家一拥而上,森冷的枪口锁定三人,罗铮打了个手势,张旸和时迁迅速散开,去其他地方搜查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们?”一人慌乱的喊道,脸色惨白。

    “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你们为什么要下死手?”另一人也慌乱的喊道。

    罗铮一怔,忽然明白过来,感情这些人将自己当成黑暗教会的人了,怒极反笑道:“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为我教饲养战士。”另一人抢先说道:“你们是圣战士吧?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你们无权处理我们,我们不属于你们管。”

    “哦?是吗,那你们该属于谁管?”罗铮冷笑道。

    “你们杀了这么多人,我们的长老一定会替我们出头讨回公道的。”一人慌乱着说道,看向罗铮的眼神满是恐惧。

    罗铮杀进来的时候从一具尸体上摸了个口罩戴上,这些人并没有认出来,罗铮冷笑道:“杀了你们谁知道是我们干的?直接推倒眼镜蛇身上就是,或者把你们丢到下面喂毒蝎子,啃个一干二净,谁也找不到,你的长老能知道?”

    “岛上除了你们就只有我们,我们的死自然是你们干的。”一人慌乱的说道。

    “说说看,你们的长老是谁?”罗铮冷冷的说道。

    三人一阵风,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忽然变得谨慎起来,都不做声了,罗铮一怔,猛然意识到暴露了,看来,圣战士知道这些人的长老是谁,但这不符合常理,不是长老之间彼此并不熟悉吗?为什么这个海岛的圣战士会知道?

    “说!”旁边奥瑟沉声喝道。

    “你们不是圣战士?”其中一人惊疑的问道。

    这时,张旸和时迁从两侧急匆匆过来,对罗铮摇摇头表示没有发现,罗铮丢给张旸一个眼神,沉声说道:“你来审问吧,我需要知道他们的长老是谁?地下入口在哪儿,要快点。”

    “这还不简单。”张旸向前一步,蹲下来看着一人沉声说道:“看起来你不会招,没关系,你死了还有另外两人,那就拿你下手吧。”说着轻飘飘的一掌拍在对方肩膀上,却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

    “啊——”对方忽然惨叫出声来,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冷哼,慌乱的眼神死死盯着张旸,懂的嘴角直抽抽,说不出话来。

    张旸冷笑一声,不疾不徐的说道:“我可以慢慢将你的全身骨头全部拍碎,而且保证你不会死,每一次骨头碎裂的疼痛感你都能感受得到,咱们慢慢来,还是先从脚趾头开始吧?”说着就要动手。

    “有本事给个痛快的。”对方强硬的喊道,话音刚落,张旸又是一张拍了过去,拍在对方脚背,对方后面的话来不及说,就凄惨的喊道:“啊——”直接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想死?哪儿那么容易?”张旸不屑的冷哼一声,又是一掌拍在对方膝盖上,再次将对方膝盖直接拍碎。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对方从昏迷中直接痛醒过来,脸色变得惨白,看向张旸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和绝望,就好像看到了可怕的恶魔一般。

    张旸不屑的说道:“我说过,就算你身上所有骨头全部碎裂都不会死,放心,我说到做到,你可以强硬下去,但你的同伴未必会强硬撑下去不说,何必自己一个人遭罪呢?说还是不说,最后问一句。”

    “我说,我说,你这个恶魔。”对方吓的彻底乱了方寸,惶恐不安的喊道。

    “不能说。”另一人愤怒的喊道。

    “找死。”张旸恼怒的一掌拍了过去,直接拍中对方头盖骨,只听咔嚓一声,对方头盖骨直接被拍碎,这个人身体一歪,倒在地上死透了,这一手将另一名同样试图阻止泄密的人吓的满脸惨白,嘴巴张的老大,却一个字说不出来。

    “在那个角落,墙上有一块砖头,取出来,里面有个机关,一拉就开了。”那名被拍碎膝盖骨的人赶紧说道。

    罗铮丢给时迁一个眼神,时迁会意的走上去,很快找到了一块砖头,用力一抽,砖头被抽出来,露出了里面一个拉环,时迁用力一拉,下面忽然发出一阵隆隆声响,露出一个洞口来。

    洞口下漆黑一片,恶臭连连,不戴口罩确实不行,隐隐可以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罗铮惊疑的走上去一看,下面是一个大坑,隐隐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在爬,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饶是罗铮胆大包天,也看的头皮发麻,作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