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860章 :码头安检
    回到房间,大家再也忍不住兴奋的大笑起来,原本只是想去散散心,看能不能赢点出出气,没想到一家伙赢了那么多,三个多亿啊,还是米金,也亏得游轮公司财大气粗,直接转账,刘青青兴奋的笑道:“头,刚才可是吓死我了,居然被那个荷官欺骗了,好高明的伪装,还好,还好。”说着拍拍胸脯,一脸后怕表情。

    “是啊,好小的牌,头居然面不改色的跟注,我站在后面看着都怕,不得不说头还是信任你。”姬武也打趣的笑道,狠狠的赢了酒店一把,出了口恶气,姬武内存感激,对罗铮的敬佩更盛了几分。

    “哪里,我就是傻大胆。”罗铮笑道,看向刘青青。

    刘青青会意的苦笑道:“我以为已经抓住了荷官的破绽,没想到那个家伙心理素质那么高,居然被骗了,还是实战经验不足,还好没输,要不然卖了我都赔不起,那可是好几百万米金啊。”

    “你只观察了半个小时而已,加上实战经验确实差了点,输了也没事,就当买个教训吧,这次过后,相信你会更加成熟,再说,我们没输,值了。”罗铮摆摆手提醒道,见刘青青不断点头,也不好再批评了,便话锋一转,继续说道:“这次功是史丹利的,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厉害,应该是将牌全部记住了,不愧是数学博士,切掉上面三张,局面完全不一样了。”

    “是啊,荷官切掉两种对自己有利,史丹利直接切掉三张,给荷官三张k,自己拿了三张a,这是冤家牌,三张k已经很大了,谁能想到对方更大一筹,更妙的是史丹利故意给头一副表面看起来很烂的牌,其实是在迷惑荷官,让荷官以为就算输了了也有个垫底的。”时迁在旁边笑道。

    “对啊,赢了头的筹码陪史丹利,殊不知头的牌更好,关键就在头两张盖住的牌,这个史丹利确实厉害,把荷官算的死死的,最厉害的是后面那次轮盘算概率,投了三十五次,最后一把狂收,三十五次就把概率算出来的,确实厉害。”刘青青满脸惊叹的说道。

    “是啊,我知道他,心算堪比计算机,记忆力更是人,看一眼就能记住整副牌每一张的位置。”时迁由衷的赞叹道,话语中带着几分举荐的意思,如果能将史丹利吸纳进入团队,兄弟们并肩作战也是好事。

    “这次赢了不少,没人一千万米金,剩余充公,够你们假装了吧?时迁,去把史丹利找来。”罗铮低声笑道。

    “好咧。”时迁满口答应道,急匆匆去了。

    “够了,足够了。”刘青青开心的答应道:“啥时候给我们啊?我已经看中好几样东西等钱买呢?船上还有些珠宝饰也不错,女人嘛,总得有一样拿得出手的饰才行,就等钱买了。”

    “一会儿就转给你们。”罗铮笑道,看向姬武,想了想,说道:“兄弟,我家附近别墅不错,回去你也买一套,咱们住一起,回头把你家人接出来,让他们有个伴也好,你俩在外面也该有个房子了,行吗?”

    “没问题,房子贵吗?”姬武有些尴尬的问道。

    “够吗?一千万米金就是六七千万华夏币,买一套别墅最多一千万多点,剩下钱足够你家人生活了,你说够不够?”刘青青没好气的瞪了姬武一眼,答道,忽然眼珠一战,笑嘻嘻的看向罗铮问道:“头,你那边别墅子多不多?我也去买一套,没事可以上你们家蹭饭不是?”

    “可以啊,欢迎,不过,你家房子已经够大的了,你家人同意你搬出来住?婚房不应该是男方准备么?你着急买房干嘛?”罗铮好奇的反问道。

    “现在男人靠谱的不多了,你以为都像你这么靠谱啊?这年头,婚房也得靠自己,女人不容易啊。”刘青青有些夸张的说道。

    罗铮笑笑,没有深究这个问题,而是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外面有敲门声,是时迁过来了,后面跟着史丹利,刘青青热情的上前迎接,张罗着史丹利坐下,一脸欣喜的说道:“大恩人啊,要不是你,咱们今天就惨了,赢的漂亮。”

    史丹利笑笑,看看左右,旋即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茶几上,看向罗铮笑道:“钱都在里面,分文不少,这是咱们说好的,你帮我救人,我帮你赢钱,我已经做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没问题,救人的事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现在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罗铮正色的说道,见史丹利好奇的点头,便继续说道:“想必这几天你也观察过这艘游轮,有没有现什么异常情况?”

    “看不出来,表面看上去和其他游轮差不多,没有什么异常,不知道你具体指哪些方面?”史丹利好奇的反问道,见罗铮笑而不语,便沉思起来,过了片刻,忽然眉头一挑,反问道:“安保人员有些多,而且看上去都像是军人出身,这个算不算不正常?”

    “你也现这点了,很不错,你感觉多了多少?”罗铮笑问道。

    “正常而言,一艘游轮的安保人员不会过五十人,船就这么大,人多没意义,这艘游轮的安保人员应该过一百,具体多少不知道,而且,个个看上去都不简单,这还是男保安,一些男女服务员也不简单,应该也是好手,这些人加起来也有近百人,也就是说,有近两百人可以战斗,这算不算奇怪?”史丹利问道。

    “是啊,两百人可以投入战斗,就连女服务员都不简单,看上去都有不错的搏击能力,还有一定的侦查能力,表面上恪尽职守,像个职业服务员,暗地里却摸客人的底细,他们这是要干什么?”罗铮虎眉微蹙,看向窗外沉思起来。

    “头,你现什么了?”时迁惊讶的追问道。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我每次订餐的时候,那名女服务员都会有意无意的多问一些看似无关的问题,当时没在意,以为是纯好奇心,现在想想,就是在摸咱们的底,这背后恐怕不简单。”刘青青也惊疑的低声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