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853章 :战后会议
    对于传统隐秘江湖罗铮了解不多,听了时迁的话不由好奇心大增,想了想,问道:“倒是挺有意思的,东西两个贼王不打不相识,这也算江湖佳话吧?现在,两个贼王的后人聚,一个有可能偷,一个守,也不知道谁强谁弱?”

    “强弱不好说,不好比较,我走的是传统路线,一千多年传承下来的手段结合了高科技,但核心还是传统技术,他走的是纯高科技手段,这个家伙还是个魔术师,能大变活人之类的各种技法,将魔术和盗术融为一体,也算奇才了,不过,我感觉这个家伙不会打钻石的主意,这里面恐怕有问题。”时迁低声说道。

    “哦?你的意思是?”罗铮好奇的追问道。

    时迁关闭信号器,指了指罗铮的耳麦,罗铮知道接下来要说的是江湖辛秘,不适合戴着耳麦公开谈论,这是江湖规矩,罗铮会意的关闭信号器,这让一大堆好奇心大起的人很是失望,但也无可奈何。

    信号器关闭后,两人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络,时迁警惕的看看四周,一脸微笑的低声说道:“头,这个人叫史丹利,绰号影子,被盗过的人都称他为恶灵,魔鬼,他们行事很有规矩,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劫富济贫,但他们师门规定绝不偷钻石,说钻石会迷人眼,失去本性。”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说他不会出手,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看上去形迹可疑,好像在打量地形踩点。”罗铮好奇的追问道。

    “从行为举止来看,确实在踩点,所以,我去看看吧?”时迁提议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罗铮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心,不由问道。

    时迁想了想,点头说道:“行,走吧。”说着朝前走去。

    罗铮已经知道一些江湖规矩了,跟在时迁身后保持一定距离,等时迁接上头再上去,免得让对方产生误会,时迁见罗铮恪守江湖规矩,暗自松了口气,在同行踩点的时候带陌生人直接上去,会被怀疑有诈,产生误会就不好了。

    很快,两人上了二楼,罗铮找了个地方停下来,假装随意的打量着四周,时迁则慢慢朝对方走去,隔着三米远就喊道:“师兄?”

    叫史丹利的男子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由一愣,旋即扭头看来,见时迁缓缓走来,不由大惊,旋即警惕的看看四周,确定没有可疑危险后迎上来,上下打量着时迁,满脸好奇的低声问道:“怎么是你?”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啊?”时迁笑着反问道。

    “大家兄弟,你说实话,是不是也是┅┅?”史丹利惊疑的问道,说着,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扣在一起,做了个抓取的动作,动作很小,很隐蔽,不懂行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

    时迁笑而不语,只是看着史丹利,史丹利顿时紧张起来,低声说道:“兄弟,这趟活能不能让给我,咱们多年感情,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这次我势在必得。”

    “这不是你的风格,生什么事了?”时迁惊疑的低声问道。

    “一边说话。”史丹利很自然的搂着时迁的肩膀来到栏杆边,仿佛亲密朋友,看向甲板方向低声说道:“你我多年兄弟,知根知底,又是世交,和一家人没什么区别,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趟活对我很重要,你必须让给我。”

    “得了吧,你的情况我知道,不准碰石头,这是你师门铁律,你也不是贪婪的人,如果不是一家人,我不会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你已经被人拿下,这趟活可不简单,里面的水深着呢,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时迁没好气的说道。

    史丹利脸色微变,警惕的看向四周,被时迁的话吓了一跳,但没有看出异常,不由惊疑的说道:“兄弟,你可别吓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少打马虎眼,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快点,别叽叽歪歪,不像你风格,咱们两家世交,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再磨蹭我可走了。”时迁假装不满的说道。

    “行行行,听你的,你嫂子被人抓起来了,对方的要求就是那块石头。”史丹利压低声音说道,眼睛里闪过一抹痛苦,但更多的是愤怒。

    “啊?嫂子被抓?你俩可是影子,没人知道才对啊,怎么会?”时迁惊讶的追问道,见史丹利并不像是在开玩笑,顿时信了几分,追问道:“对方是谁?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以你的手段,没有什么查不到的。”

    “一言难尽,知道又能如何?对方实力强大,论偷盗我不输于你,论格斗,我可不是你对手,更不要说对方了。”史丹利一脸痛苦的低声说道。

    “说吧,是谁,打架亲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时迁郑重的追问道,两家世交,关系匪浅,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不帮忙,道义上说不过去,以后没法在圈子里混了。

    “叙国武装,那些混蛋估计想颠覆政权,但手头没钱,就打起了那块石头的主意,至于他们怎么知道我的,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估计只有找到他们的领才问得出来,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必须弄到石头换回你嫂子。”史丹利一脸痛苦的低声说道。

    “扯淡,那些人拿到石头会交人?肯定杀人灭口,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时迁没好气的低声骂道。

    “我知道啊,可是,我有选择吗?”史丹利痛苦的低声说道:“哪怕没有任何希望我也得去做,否则良心难安,这躺活不简单,没有你嫂子帮忙我办不到,既然你在,帮我一次,拿到东西就好,后面的我自己来。”

    “胡说八道,你这是在侮辱我们两家的交情。”时迁没好气的骂道,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不远处的罗铮,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我有办法救出嫂子,对了,对方要求你多久拿到东西交货?”

    “你有办法?”史丹利对时迁也很了解,从来不无的放矢,不做没把握的事,不由大喜,急切的追问道:“十天为期,你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