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769章 :反击战略
    负责押送的警卫马上打开了手铐和脚镣,黑寡妇领也认出了雪莲,嘴角抽动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看着雪莲,联络人摆摆手示意警卫离开后看向罗铮说道:“稍等片刻,一会儿有人送他之前衣服过来,穿好就可以走了。”

    “多谢了。”罗铮沉声说道。

    黑寡妇惊疑的眼神落在罗铮身上,两人毕竟见过面,也算老熟人,经过短暂的恍惚后黑寡妇领也认出了罗铮,微凝的眼神满是惊讶,搞不懂罗铮和雪莲怎么过来了,而且看上去要把自己带出去,当局还同意放人,这算怎么回事?

    这时,有警卫拿着黑寡妇领曾经的衣服过来,都已经洗干净,雪莲上前接过衣服,拉着黑寡妇到胳膊房间换衣服去了,罗铮和联络人等了几分钟,黑寡妇换上了之前的衣服,黑色围巾将脸和头都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雪莲则挽着黑寡妇的手臂看着罗铮。

    罗铮会意的点头,看向联络人,联络人也没有多问什么,冷着脸在前面带路,大家很快出了监狱,一路上谁也不说话,搭乘冲锋艇回到了对岸,然后坐联络人的车来到了一家酒店住下来。

    房间是联络人早就安排好了的套房,足够三人住了,联络人安排好一切就和罗铮告辞离开,走的时候留下了自己的联络方式,并通知罗铮大堂有他们一组人在盯防,确保大家安全。

    没有了外人,罗铮迅关好门,然后四周检查起来,房间是不列颠国安排的,从他们手上把人带走,不列颠国肯定不乐意,联络人一路上都阴沉着脸,一副生气的样子足以说明这点,如果不是忌惮大家联合国的身份,绝对不会放人。

    雪莲也反应过来,见黑寡妇想说什么,赶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也帮着查看起来,两人大略检查了一番,没有现异常,但这并不表示没有监听设备之类的,罗铮来到沙上坐好,看了一眼对面静坐着的黑寡妇,眼神落在旁边桌子的纸笔上,顿时灵机一动,将纸和笔拿起来,一边起身打开了电视。

    如果有监控,房间里一点声响都没有容易引起怀疑,之后,罗铮再次坐在黑寡妇领斜对面,迅用笔写到:你好,让你受苦了,希望这次营救能让你彻底摆脱厄运,我们尽快安排飞机送你回老家,房间里有可能被监听,不能说话。

    写完罗铮迅举起来给对方看,黑寡妇有些迷惑的看向罗铮,这让罗铮惊讶起来,旁边雪莲会意过来,拿过纸笔迅写了一段话,罗铮看不懂,一个个像蝌蚪文,但现黑寡妇明显看懂了雪莲写的话,连连点头,目含感激之色,顿时明白过来,黑寡妇领虽然能说,但看不懂国际通用语。

    罗铮马上拿个纸笔用华夏文字写到:问眼镜蛇佣兵组织地址。

    雪莲会意的点头,用另一种文字马上写了出来,递给了黑寡妇领,黑寡妇领有些疑惑的看着雪莲,并没有动,雪莲一怔,迅又写了一大段话递给黑寡妇,罗铮看不懂,但相信雪莲不会乱来,便耐心等待起来。

    黑寡妇接过纸笔也写了一段话递给雪莲,雪莲马上回复,两人就这么交流了一段时间,罗铮看得出来,两人情绪都很激动,但在努力控制着,过了好一会儿,雪莲对罗铮点点头,迅写下一个地址给罗铮。

    罗铮看了一眼,马上拿过纸笔写到:迅通知蓝星监控该区域。

    雪莲一怔,会意的点头答应下来,看到旁边有电脑,马上冲过去开机,但并没有马上信息,而是下载了自己编写的程序检索起电脑来,很快现电脑果然有监视程序,如果自己上来就邮件,邮件会被复制一份送到另一个地方。

    “果然有监听。”雪莲冷笑一声,根本没将这种级别的监视放在眼里,迅敲打起键盘来,大约三分钟后,蓝雪绕开监视程序将邮件送出去,然后将联网痕迹全部抹掉,起身来,对罗铮点点头。

    罗铮一看,会意的松了口气,看向黑寡妇领歉意的开口说道:“你受苦了,今天晚上的飞机,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黑寡妇摇摇头说道:“来顿好吃的吧,我已经很久没好好吃过了。”

    “没问题。”罗铮满口答应道,马上拨通了酒店服务电话,点了一大堆食物。

    挂了电话,罗铮见黑寡妇领没有聊天的兴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看着雪莲和黑寡妇领不断用写字的方式继续交流着,不由苦笑起来,这语言不通确实麻烦啊,好在雪莲绝对可信,倒也不用担心出事。

    十几分钟后食物送了上来,罗铮示意服务员离开后习惯性的摸出银刀试了试,惊骇的现汤里面居然有毒,罗铮脸色一沉,虎目闪烁着寒意,看向门口方向沉思起来,雪莲现异常,惊讶的走上来,也看到了变黑的银刀,马上反应过来,罗铮这把银刀身边人都清楚,是小狼的父亲赠送,材质特别,能够试探出很多种毒,罗铮随时带在身边的宝贝。

    看到有毒,雪莲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但没有多问,电脑有监视程序,食物有毒,显然是冲大家来的,雪莲马上拿起纸笔写下一段话:电脑有监视程序,食物有毒,怀疑对象只有一个:联络人。

    罗铮点点头,联络人一路都沉着脸,一副不友好模样,如果对方是黑暗教会的人,动杀心说的过去,如果不是黑暗教会的人还动手,只有一种解释,不服从反恐总署的安排,不愿意黑寡妇领被带走。

    每个人立场不一样,作为一名爱国人士,没人愿意在自己国家制造了恐怖活动的罪犯被无条件带走,罗铮能够理解其中用心,想了想,做了个噤声手势,把汤挪开,拿碗吃起其他食物来,其他食物并没有毒,罗铮对自己的银刀很放心。

    雪莲也会意过来,一大早没吃早餐,这会儿已经到了中午,早就饿坏了,不管下毒的是谁,先吃饱了再说,马上也过来,张罗着黑寡妇领也坐下吃起来,一边各自寻思着心事。

    下毒者不确定到底是谁,罗铮把佩枪拔出来放在旁边触手可及的地方,一边竖起了耳朵暗自戒备着,时不时看一眼门口,虎目中跳动着浓浓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