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589章 :沉着应变
    “对对对,先生说的极是,出来玩图的就是个高兴,请里面坐。”对方笑呵呵的说的,做了个请式,示意罗铮进去,等刘青青和铁雕也进去后,示意门口保安关门,自己朝荷官走去,荷官起身来,让出了位置。

    这人摆摆手,荷官迅离开了,罗铮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幕,估摸着对方身份恐怕不简单,不由打起精神来,旁边一名中年妇女不满的说道:“哎,哎,哎,荷官走了还怎么玩啊?她可是我的福星,刚扳回一点就走了,什么意思?”

    “这位女士,大家好,我是这里的经理,下面由我来给大家服务,没人赠送十万筹码,小小意思,还请大家笑纳。”对方笑呵呵的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大家无所谓的笑笑,算是接纳了对方,十万对于大家来说并不算什么,要的是态度和尊重,那名不满的中年妇女也不再说什么,自称经理的人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十万筹码,每人分一个,动作娴熟,沉稳,一看就是老手,罗铮惊疑起来,经理怎么会亲自来主持赌局?

    事出反常即为妖,罗铮留了个心眼,不动声色的丢给后面站着的铁雕一个眼神,铁雕会意的眨了一下眼睛,没有说什么,罗铮便看向经理耐心等待起来,这时,经理一脸平和的说道:“如果大家没什么意见的话,继续刚才的游戏。”

    “牌吧,啰啰嗦嗦。”有人不满的催促道。

    其他人也都纷纷催促起来,经理不介意的笑了笑,看向罗铮说道:“这位先生刚来,解释一下,接下来玩的是同花顺,游戏规则是取黑桃、红桃、草花、方片四种花色的纸牌进行游戏,牌型比较为同花顺大铁支大葫芦大同花大顺子大三条大二对大对子大散牌;数字比较为a大k大q大j大1o大9大8,以此类推;花色比较为黑桃大红桃大草花大方片,有没有问题?”

    罗铮以前在哨所无聊的时候和战友们玩过。知道基本规则,无所谓的点点头,经理便看向大家歉意一笑,开始给大家牌了,按照国际惯例,第一张盖着,第二章翻开。大家都能看得见,翻开的牌面最大者开始加注。可以跟注,也可以放弃,跟注的有权拿到第三张牌,也是摊开的,一共五张牌。

    两张牌很快给大家,罗铮没有看底牌,在场人也都是老手,并没有看底牌,牌面最大的人加注二十万。包房的规定是每次不得少于十万,后面跟的人也得加注二十万以上才行,否则就是破坏规则。

    在场个个都是富豪,几十万根本没放在眼里,大家都不甘示弱,纷纷加注,罗铮也无所谓的跟着丢了二十万。反正之前赢了一个亿,随便玩都够了,第三张牌很快下来,有人成对,也有同色的,也有杂牌的。不一而足,成对的牌面最大,加注五十万,两人放弃,罗铮见白星居然跟注,也跟着丢了五十万下去。

    第四张牌下来,牌面格局就不同了。大家开始看牌了,又有一人放弃,最后剩下白星,之前那名不满的妇女和罗铮了,妇女三张翻开的牌面是顺子,第一张盖着,没人看得见,除了妇女本人,但对方看了牌之后才押的注,显然有把握。

    白星是一对加个散牌,盖着的牌面看不见,罗铮也是一对加个散牌,比白星的小,盖着的牌没看,场面上出现三人下注,其他人好奇的围观起来,谁都不说话,经理将第五张牌派下来,局面马上改变,中年妇女是个无法相连的杂牌,差距较大,不可能再连,等于顺子告破,直接弃牌了,白星凑成了三张一模一样的牌加个散牌,罗铮变成了两对,但有一对比对方的花色大,就看底牌是什么了。

    白星牌面最大,兴奋的丢了两百万下去,根据规定,不下注是不会开牌的,罗铮有两个选择,跟注二百万开对方的牌,或者不开,加注,对方可以选择弃权,也可以选择继续加注,还有一个选择是不跟,直接放弃。

    大家都知道罗铮没有看底牌,以为会翻开看,都耐心等待起来,罗铮却没有看的意思,直接丢了两百万下去,眉头都不皱一下,论心理素质,在场没人比得过罗铮,想了想,又都了五百万下去。

    “哈哈哈,兄弟,你这是要和我拼么?”白星兴奋的笑道。

    罗铮灵机一动,笑道:“是啊,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试试不就知道了。”白星无所谓的笑道,作为一名江湖高手,心理素质同样过硬,同样丢了五百万下去。

    大家见两人对上了,顿时兴奋起来,赌场上最兴奋的莫过于两点,一点是自己连赢,一点是看人捉对厮杀,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局面,从牌面上看,白星三条j加一个9,罗铮是一对k加一对三,如果白星底牌是j,那就是四条j,无论罗铮什么底牌都输,如果罗铮底牌是k,而对方底牌不是j,那罗铮稳赢,如果不是k,拿到什么都输,因为对方已经三条,三条大两对。

    形势变得微妙起来,大家都兴奋的看着这一幕,谁都不说话,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大好机会,罗铮也不知道底牌是什么,见白星一脸得意的继续下注,也跟了下去,根本不在乎输赢,这次来赌场是为了任务,并不是赌钱,罗铮不想在这个上面浪费太多精力,打算一局定胜负了。

    罗铮暗自打定主意,输了就和对方握手,正好下毒,戒指戴在手指上,只要和对方接触就够了,轻微的疼痛,并不会引起一个赢兴奋过头了的人注意,罗铮打算用台面上的筹码冲昏对方的头脑,搏一次下手机会。

    反正都是赢来的筹码,输赢无所谓,只要任务完成就好,所以,罗铮根本不在乎输赢,不断跟注,只为能迷惑对方,让对方兴奋过头,台面上的筹码渐渐多了起来,大家看到难得一遇的拼杀,都兴奋的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