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746章 :总统心思
    凌晨时分,暴雨如注,天空一片漆黑,山姆国首都这座城市却繁华不减,霓虹灯在暴雨中继续闪烁着,街道上行人少了很多,但暴雨无法阻止车辆,一支车队从郊外缓缓进入城市,朝华夏国大使馆走去,在暴雨中并不显眼,车队当中一辆黑色轿车副驾驶位置上,罗铮静静的坐着欣赏外面暴雨,心情舒畅。

    昨天黄昏时分的行动非常顺利,顺利攻克了柴尔德藏身的庄园,抓住了柴尔德,还找到暗室,那可是一笔巨大的横财,兄弟们的抚恤金有了更多保障,更重要的是黑暗教会又少了一大笔资金。

    得手后罗铮不敢停留,带着柴尔德和财宝连夜出发,车都是现成的,庄园门口停放在十几辆豪车,足够大家使用了,至于庄园,被罗铮放了把火,这会儿估计已经化为灰烬,加上暴雨冲刷,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没多久,车队来到了大使馆门口,大使已经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叮嘱,加上和罗铮也算是老熟人了,亲自在门口等候,看到车队过来直接让警卫放行,示意车队进入地下停车场。

    罗铮看到老熟人也心情大好,上去和大使握手问好,一番寒暄后直接说道:“兄弟们有些累了,需要一个处所休息,另外,我们弄了些东西过来,不能见光,需要封箱保管起来,运回国内去。”

    “没问题,房间已经安排好了,我这就安排箱子。”大使满口答应道,拿起电话拨打过去,等有人接通后马上示意对方弄一个大箱子过来。

    罗铮没有命令,兄弟们都呆在车上不动,大使见大家不动,顿时意识到这些东西不简单,大家需要亲自看守,没有多问,再次打电话催促去了,等了几分钟,几个人匆匆跑来,抬着大木箱。

    罗铮见大木箱不小,足够装东西了,示意抬箱子的人离开,让兄弟们下车,打开后尾箱,大家迅速行动起来,将一件件避弹铠甲和一个个小箱子从后尾箱拿出来,小心的放进大木箱内装好,小箱子非常精美,里面装着各种珠宝首饰,也是从柴尔德的暗室里弄出来的,大使看到小箱子都很是不凡,估摸着里面的东西也不简单,但没有多问,继续耐心等待着。

    没多久,大家将东西全部放进大木箱,用木板钉死,大使安排大家抬着木箱子来到自己办公室,打开了一间密室,密室里存放在各种武器和珍贵资料,是整个大使馆的核心所在,任何一个大使馆都有这样一间密室,只不过位置不同罢了。

    罗铮对这个密室很熟悉,放心的将东西放进密室藏好,大使锁好门,罗铮沉声叮嘱道:“记住,里面的东西绝对不能曝光。”

    “放心吧,纪律我懂,这间密室你刚才也看到了,密码、指纹和视网膜扫描三重关卡,除了我没人能打开,东西丢不了。”大使认真的说道。

    “好了,我们先休息一下,三个小时后起来吃早餐,还请你安排一下大家回国,时间很紧,记住,东西也得随我们一起回国。”罗铮认真的叮嘱道。

    “好,交给我了,下午有一个航班,我争取安排大家下午出境。”大使正色的回答道,带着大家来到招待所安排好住宿才离开。

    罗铮让大家回房各自休息去了,自己带着时迁和已经清醒过来的柴尔德回到另一个客房,沦为阶下囚的柴尔德一脸阴沉,一路上都不说话,罗铮示意柴尔德坐下,丢给时迁一个眼神,时迁会意的点头,到门口站岗去了。

    “你想怎样?”柴尔德阴沉着脸盯着罗铮,忽然开口说道,这一路过来,不打不杀,罗铮的行为让柴尔德疑惑起来。

    “如果你配合,或许还能活命。”罗铮冷哼道。

    “就算我配合也不可能活命,你不杀我,组织也一样杀我,大家都是明白人,敞开了说吧,你到底想怎样?”柴尔德冷冷的说道。

    “你有两个价值,第一,你掌管的无数财务,相当一部分都是黑暗教会的吧?这个价值不浅,还有一个就是你的命,你想选哪个?”罗铮冷哼道。

    “你们可不像是谋财的,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就是华夏国那个老对手了吧?虽然我们没有见过,但你的照片我还是见过,可以肯定你的身份,以你的身份和为人,我不相信你只是图财,至于我的命,我可不认为还值钱。”柴尔德冷冷的说道,看向罗铮的眼神充满了愤怒之色。

    “不,看来,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价值,最了解自己的人永远都是对手,我是你的对手,比你更清楚你的价值所在,以现在的高科技水平,有的是办法掏空你脑子里的想法,其中包括你掌握的账户和密码,肯定是一大笔钱吧?”罗铮冷笑道,继续打击着对方的心理防线。

    “那又怎样?给你们就是,反正我已经死定了,还会在乎身后事。”柴尔德冷冷的说道,并不怀疑罗铮的话。现代科技水平不仅仅体现在衣食住行上,审讯也不例外,一种逼供药水能让所有特训过的人招供,还有电脑,也能判断是否撒谎,柴尔德身份显赫,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自然也清楚审讯的手段。

    “你当然不会在乎身后事,一旦钱财到了我们手上,我们可以对外声称你投诚,自愿交出了所有钱财,你说黑暗教会的人会怎么想,怎么对待你的家人?听说黑暗教会对待叛徒手段严厉,近乎残暴,也不知道真假。”罗铮冷笑道。

    “祸不及家人,你想怎样?”柴尔德恼怒的喝道。

    “别傻了,这是战争,战争一旦打响,意味着潘多拉魔盒打开,什么事都将失控,不是你我能够控制的了,再说,杀你家人的不是我,是你的‘自己人’我可没干丧尽天良的事,你说呢?”罗铮揶揄的讥讽道。

    “如此说来,我还有一线生机?”柴尔德敏锐的察觉到了罗铮话里有话,不由冷静下来,惊疑的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