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702章 :算计敌军
    三天后的中午,罗铮家.

    “起床啦,懒鬼,都几点了。”罗母一脸兴奋的猛砸房门,大声喊叫起来,笑的眉眼都挤成一团,昨晚罗铮忽然回来,这让好就没看到自己儿子的罗母很意外,惊喜的好好张罗了一桌子宵夜,虽然罗铮吃完就倒床大睡,但罗母很满足。

    “别吵了,让他再说一会儿。”罗虎不满的在客厅提醒道。

    “都大半天过去了,年纪轻轻的,谁那么多干嘛?”罗母不满的反驳道。

    “你不懂。”罗虎反驳道,作为一名老兵,罗虎太了解军人的生活习性了,正常而言,生物钟非常准,到点就醒,绝对不会多睡一分钟,除非几天几夜没好好睡觉,这说明刚下战场,急需要补充睡眠。

    罗母不懂这些,但并不表示肤浅,见自己丈夫一脸严肃表情,估摸着这里面有事,就停止了敲门,来到餐桌边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一大桌子菜冷了就不好吃了,这孩子,看来真是累坏了。”

    “妈,我醒了,爸,要不要喝两杯?小妹呢?”一个声音从里屋传来,不一会儿,罗铮穿着一身休闲装出来,从百慕大三角洲回来后,罗铮在基地待了不到两个小时,让吴淼认真检查了一下身体,确认没事后直接开车回家,战场下来,九死一生,让罗铮更珍惜亲情,更渴望亲情。

    “小妹在房间处理公务。”罗虎笑道,从茶几下面摸出一瓶酒来,顺手拿了两个三个酒杯走向餐桌。

    “笃笃笃小妹,出来吃饭了。”罗铮敲了敲旁边的房门喊道。

    “来了。”里面响起一个悦耳的声音,正是罗小妹,罗铮回家,小妹干脆请假在家陪同,学业对于聪慧的小妹而言,已经没有任何压力,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公司上,半工半读让小妹活的很充实。

    不一会儿,小妹笑吟吟的走出房门来,推着罗铮来到餐桌坐下,自己跑去厨房帮忙拿碗筷摆上,一边笑嘻嘻的喊道:“哥,嫂子啥时候回家吃顿饭啊?”

    “单位事多,总得有个人处理,她留下善后。”罗铮笑道。

    “你们领导也真是,一年到头忙不完的事,就不兴歇息一会儿啊?”罗母没好气的埋怨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胡说八道,他们要是歇息了,我们老百姓能安生?”罗虎没好气的反驳道。

    “爸,妈说的对,我们领导太压榨了,回头是得找他谈谈,给大家放个假,兄弟们好久没好好休息了。”罗铮赶紧出来圆场道,生怕自己父母因此吵起来。

    “你以为我不懂规矩啊?这不是牢骚几句嘛。”罗母没好气的瞪了自己丈夫一样,笑着解释道:“还是儿子懂事,会说话。”

    “妈,你儿子什么都好,是块宝,就不能表扬一下你儿女。”罗小妹打趣的嬉笑道,一边朝自己哥哥挤挤眼。

    “小妹也是好样的,我上辈子修来的好福分,有你们这对儿女,不像某些人,就知道吃吃喝喝,都长肥肉了。”罗母笑道,一边看向自己丈夫。

    “我就快五十岁了,你还不准我长点肥肉?得,明儿起,我去跑步健身。”罗虎郁闷的苦笑道,说完自己都笑了。

    “哈哈哈!”全家人都幸福的笑了,浓浓的亲情在空气中弥漫开去。

    罗铮细细感受着这股亲情,家庭之乐,感觉心都醉了,化了,身上的硝烟和疲惫也随着笑声渐渐消散开去,仿佛一下子找回了原来在自己,找到了活着的真实感,不再想杀戮,战斗和死亡等等。

    几杯酒下肚,一家人随意的闲聊着各种趣事,其乐融融,放松,亲切,真实的生活让罗铮内心平静下来,不再思考工作,也不去想任务,这种感觉很美妙。

    酒足饭饱,罗铮陪罗虎闲聊了一会儿,小妹帮忙收拾完残局,来到罗铮跟前问道:“哥,你不是说去公司看看吗?咱们走吧。”

    “好啊。”罗铮没上过班,不知道公司是怎么回事,很想去见识见识,满口答应下来,看了自己父亲一眼,罗虎点点头,罗铮看向自己母亲。

    “早去早回,我给你们做好饭。”罗母笑道。

    “好咧,谢谢妈。”罗铮答应道,起身和罗小妹下楼来。

    两人来到车库,罗铮上了小妹的车副驾驶位置,小妹很快开车冲出车库,上了主道,边开车边说道:“哥,有件事得跟你聊聊。”

    “什么情况?”罗铮见小妹忽然变得认真起来,不由好奇的问道。

    “关于你和嫂子的事,爸妈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迫切希望你俩早点结婚,早点生个孩子给他们带,你看什么时候能了却二老的心事?这事吧,爸妈不好意思跟你说,也没跟我说,但我看得出来,你给个准信,回头我好安抚他们俩。”小妹正色的问道。

    “我和你嫂子有过约定,两年为期,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两年后结婚,具体原因不能告诉你,涉及国家机密。”罗铮沉声说道。

    “行,有这个期限就好了,其他不多问,爸妈要是知道这个期限,肯定会非常开心。”小妹满口答应道:“还有,公司生意越来越大,你那个缅国的朋友送来了一大批宝石,说是给你的那份,我已经全部脱手,赚了一大笔,你看怎么安排?”

    “这笔钱是兄弟们用命换来的,你留下三成利润,其他利润全部给我存起来,做成一个基金更好,回头我给你一份名单,你每个月给名单上的人赚一笔钱。”罗铮知道是仡濮复按照约定送来的,国家那份肯定不会少,便正色的叮嘱道。

    “明白了,牺牲的兄弟吗?”小妹问道。

    “没错,虽然国家和部队都给了抚恤金,但远远不够,我们这些人是为他们活着,必须为他们做点什么。”罗铮沉声说道。

    “行,那就成立基金吧,我再安排人专门打理,还能增值,而去稳健。”小妹认真的回答道。

    “这些我不懂,你全权负责吧。”罗铮随口说道,背靠座椅闭目沉思起来,脑海里闪过一名名牺牲战友的音容笑貌,一行虎泪无声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