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675章 :怪鸟出击
    一直以来,罗铮都对保守行踪看的很重,偷袭黑暗教会营地也好,伏击圣战士也罢,都不想暴露行踪,这点大家已经感觉得到,但刚才却大声喊话,让兄弟们汇拢过来,这么做有可能暴露,桑吉有些不明白的看向罗铮,罗铮笑道:“如果周围有敌人埋伏,我们已经暴露,如果没有,这里距离黑暗教会营地较远,不用担心暴露,更重要的是,就算暴露也要保证兄弟们的安全。”

    “明白了。”桑吉沉声应道。

    旁边仡濮兴看向罗铮,内心一暖,感动起来,作为指挥官,正常而言以完成任务为第一选择,对任务完成有利的事情会毫不犹豫的去做,不利的绝对不碰,喊话会暴露行踪,无形中增加任务难度,对完成任务不利,但罗铮还是选择了喊话,将兄弟们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跟着这样的人心里踏实啊。

    等了一会儿,兄弟们66续续到齐,得知是现了驴狼,罗铮担心大家安全才喊话让集合的,这可是冒着暴露的风险,大家感动起来,但感激的话都放在心里,无须说出来,军官们让部下全部散开,构筑好防御工事,自己跑到罗铮跟前来听令,罗铮看了大家一眼,并没有急于说什么。

    等了一会儿,所有人都到齐,无一受伤,无一迷路,罗铮彻底松了口气,将大家全部召集起来,围成一圈,罗铮环视一眼众人,虎目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沉声说道:“兄弟们,我们不确定周围刚才有没有敌人侦察兵,所以不确定有没有暴露,但不管怎样,我们需要改变战术了。”

    “对,不能继续伏击了,有什么事尽管说吧。”徐刚沉声符合道。

    “从这里往黑暗教会营地方向有一段狭窄的山谷,来的时候我们遇上了,那是必经之路,我们去那里伏击。”罗铮沉声说道。

    大家都经过那段狭窄的山谷,自然不陌生,知道那是伏击的理想选择,都没有反对,罗铮再次看了大家一眼,见大家都不反对,便继续说道:“徐刚,麻烦你带人前面开道,现敌人侦察兵迅干掉,我们去山谷伏击的行踪绝对不能暴露,其他部队排两条纵队后续跟上。”

    “是。”大家沉声应道。

    “行动。”罗铮不敢耽搁,沉声命令道,自己也起身来。

    大家纷纷起身行动起来,很快,徐刚带着行动小组成员冲到前面开道去了,鬼手、山雕和雪豹领着各自队伍紧跟上去,三条纵队就像三把尖刀一般,度很快,罗铮则带着桑吉、姬武、仡濮兴和铁雕殿后。

    行走中,大家将空弹夹压上子弹备用,一边警惕的盯着周围,走了一段距离,罗铮看向仡濮兴问道:“能不能放出你的鹰?”

    “头,是雕。”仡濮兴郁闷的再次解释道,见罗铮一脸不在意,便继续说道:“可以是可以,但不知道这鬼地方有没有其他空中猛禽,担心遭到追杀,我只能说试试吧。”说着抚摸了一下怀抱里的雕。

    罗铮带着仡濮兴过来最主要的因素就是雕,一旦卫星不起作用,可以通过雕来观察周围敌情,但考虑到海岛上生活中各种猛禽,雕的用处没有挥出来,仡濮兴也清楚自己的价值,听到罗铮提议,没有拒绝,用土话和怀里的雕说了几句什么,雕腾空而起,展翅飞上天空,出一声尖锐的怪叫来,仿佛回到了战场上的霸主,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

    雕升空盘旋起来,仡濮兴紧张的盯着天空,生怕那个地方钻出来一只猛禽追杀自己的宝贝,不说别的,单单大家见过的类似始祖鸟就能够轻松干掉雕,罗铮见仡濮兴一副紧张表情,不由笑道:“放心吧,如果有危险,你的雕会第一时间现并飞回来,到时候火力掩护就是,不会有事。”

    “也是。”仡濮兴苦笑道,但紧张表情并没有松懈一分。

    罗铮摇摇头,没有再劝,如果有卫星或者通讯设备,罗铮都不会依靠雕来侦查周围敌情,队伍继续急行军,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雕并没有出示警,也不知道周围到底有没有黑暗教会的侦察兵。

    没多久,大家也来到了狭窄山谷附近,罗铮不确定有没有暴露,站在峡谷上举起狙击镜观察地形,一边沉思起来,不一会儿,徐刚急匆匆跑来,低声说道:“方圆五千米都检查过了,没人。”

    “怎么打?”鬼手、山雕和雪豹也赶来,沉声问道。

    “别急。”罗铮沉声说道,举着的狙击镜并没有放下,而是继续仔细观察着周围地形,过了一会儿,罗铮沉声说道:“仡濮兴的雕没有现有人,我们不确定到底有没有暴露,只能当暴露考虑作战计划了,你们想想,如果黑暗教会知道我们在这个海岛,接下来会怎么办?”

    “无外乎两个选择,一个是不来支援,另一个是派重兵来围剿,前者的可能性较大,圣战士只是黑暗教会手上的刀,生物基因转变而出,没感情,当自己面临威胁的时候,那些高层肯定优先考虑自己的命。”鬼手沉声分析道。

    “也不一定,黑暗教会如果不能马上离开这个岛屿,就得面临食物问题,一旦出来狩猎就会面临伏击,如其这样还不如一次性解决我们这个威胁,我觉得后者可能性较大,而且,这么多人惨死在外,怎么能不去收尸,将来他们怎么指挥其他圣战士?还有那么多装备也得带走啊。”铁雕提出了自己的不同看法。

    “不管是哪种,都对我们不利,暴露本身对我们就是件不利的事,如果暴露了,我们必须反常规,如果没暴露,我们可以继续伏击,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选择,我们可以当没暴露来处理,兄弟们在这里继续伏击,让雕去侦查,如果敌人过来的数量很多,则说明暴露了,我们改变作战计划来得及,如果没敌人来,也说明暴露了,如果来的不多,可以干一场。”罗铮忽然沉声说道,看向仡濮兴。

    仡濮兴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价值了,毫不犹豫的的点头答应下来,目光热切起来,马上搓唇出啸音,打算召雕下来好好叮嘱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