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672章 :营地危急
    十几分钟后,剩余圣战士终于力竭不支,全部战死,无一撤退,无一恐慌,不愧是凶悍的圣战士,地上堆积如山的驴狼尸体足以证明这些人的战斗力,罗铮死死盯着这一幕,近百驴狼不过十几只,其他全部都成了尸体,不由对这些圣战士生出浓浓的敬意来。

    这些圣战士虽然是敌人,是仇人,但他们无愧于战士,值得敬佩,看到驴狼疯狂的扑上去准备啃食圣战士的尸体,罗铮怒火中烧,端起狙击枪就扣动了扳机,一边喊道:“给我打,全部干掉它们。”

    大家也都被圣战士的战斗力敬佩不已,岂容畜生玷污这些真正的战士身体?听到命令,纷纷端起武器射杀起来,三十多人一起开火,剩余十几只驴狼根本不够杀,眨眼功夫就都倒在血泊中了。

    战斗很快结束,空气中的血腥味更重了,罗铮看着地上的尸体,被染红的树林,大地,脸色深沉无比,虎目紧锁,一言不发,其他人见罗铮心事重重的样子,都不敢说话,也看着战场,一边竖起了耳朵等命令。

    “他们是我们的敌人,但无愧于战士,值得我们尊重。”罗铮忽然沉声说道。

    大家纷纷点头,强者敬重强者,圣战士死战不退,没有逃兵,没有胆怯,打出了战士的血性和气势,确实值得人敬重,哪怕是对手,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认可,这时,罗铮深吸一口气,话锋一转,沉声喝道:“尊重归尊重,但始终是我们的敌人,为了任务,有些事我们必须去做,因为我们也是战士,无愧于国家的军人。”

    “是。”所有人沉声应道。

    “传我命令,让兄弟们全部集合。”罗铮看向徐刚沉声说道。

    徐刚答应一声,马上让自己兄弟们散出去传令,没有通讯设备,一切命令都只能靠人跑,没多久,鬼手、山雕和雪豹带着兄弟们全部到齐,罗铮让所有人全部聚集起来,围成一圈,核心骨干和军官在中间圈层,大家纷纷看向罗铮。

    罗铮扫了眼众人正色地说道:“鬼手、山雕、雪豹,你们三支队伍重新混编成十个小组,三人一小组,一名狙击手,两名战士既保护狙击手的安全,让狙击手尽情发挥出战斗力猎杀敌人,必要的时候又得火力掩护狙击手,协助狙击手攻击,怎么分你们自己商量,给你们三分钟,三分钟后务必散开,各小组寻找狙击点,务必将前面战场团团围住,形成包围圈,等黑暗教会的援军上来。”

    “明白。”鬼手、雪豹和山雕沉声应道,这点事对于三人来说易如反掌,知道该怎么配置人员和选择狙击点,怎么才能无死角的射杀敌人。

    罗铮对三人的能力非常信任,没有管细节,而是继续叮嘱道:“我们没有通讯设备,只能各自为战,敌人援军到了后,大家以我的枪声为号,我不开枪,都不准开枪,一旦开火,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干掉敌人,不准走漏一个,哪个小组防御的区域走漏了敌人哪个小组负责追杀。”

    “是。”鬼手三人沉声应道。

    “去准备吧,兄弟们都小心点。”罗铮沉声叮嘱道,环视一眼众人。

    “是。”大家沉声应道,纷纷散开了。

    “我们做什么?”徐刚好奇的追问道。

    “待命,我们是预备队。”罗铮认真的解释道。

    “预备队?”铁雕惊讶的看着罗铮说道,见罗铮不像是开玩笑,不由苦笑起来,急切的说道:“老弟,你让我们这些人当预备队?这不好吧?哪次我们不是冲杀在前面,干脆,一会儿敌人援军到了我们冲上去,和敌人近战,拖住敌人,为兄弟们的狙击制造机会。”

    “必要的时候可以这么安排,但眼下不行。”罗铮认真的说道。

    铁雕还想说什么,被徐刚拉住,徐刚瞪了铁雕一眼,没好气的骂道:“你想战场抗命啊?战场上军令如山,别瞎捣乱。”

    “好吧,我这不是替兄弟们着急吗,看着兄弟部队打,咱们看热闹,多无聊。”铁雕意识到自己有些不遵守纪律了,赶紧解释道。

    战场上只能有一个声音,这是纪律,也是无数代先辈用鲜血总结出来的经验,声音多了就乱,就茫无头绪,就没有计划,就不知道做什么,铁雕见罗铮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松了口气,暗自提醒自己以后注意点,别影响了战斗。

    三分钟后,鬼手等人全部离开,找地方埋伏去了,罗铮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耐心等待,这里距离黑暗教会营地有些远,就算听到枪声、爆炸声赶来也需要一点时间,徐刚也坐过来,看着战场低声问道:“兄弟,你预计援军有多少?”

    “不好说,敌人圣战士一百人,现在来了二十,剩下八十,最多派三十人来,留下五十守住营地,至于普通战士,战斗力有限,还不如留在营地协防,圆桌骑士来的可能性不大。”罗铮沉声分析道。

    “有道理,那咱们就守株待兔吧。”徐刚沉声说道,眉头紧锁,内心涌上来一抹担忧,看了看罗铮,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直说。”罗铮敏锐的察觉到了徐刚的不妥,沉声追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感觉有些不安,不知道什么缘故。”徐刚沉声说道。

    罗铮很清楚练武之人的直觉异于常人,徐刚功力最深,直觉最敏锐,既然不安,说不定有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发生,不由内心一沉,眉头紧锁,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罗铮忽然低声问道:“你是担心这里还是担心黑暗教会营地那边?”

    “我也说不上,或许多心了吧。”徐刚苦笑道。

    “不,战场上任何不安都不能忽视,只是,没有具体方向不好提前应变,咱们得小心点,让兄弟们都散开隐蔽起来,待命。”罗铮沉声提议道。

    “也好。”徐刚答应一声,急匆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