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651章 :冒死登陆
    茫茫的大海上出现一个诡异的现象,一边艳阳高照,海风徐徐,微波荡漾,一派风和日丽的景象;另一边却灰云压顶,天空朦朦,目之所及,仿佛飓风来袭,可惜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两个完全对立的景象居然同时出现在一片海域,这个诡异情况让所有人都有些发懵,搞不清状况了。

    过了十几分钟,所有人都看到乌云徐徐推进上来,伴随着一股狂猛的飓风,乌云散开不见了,但天空中出现一股肉眼可见的可怕气流,气流形成一股飓风,掀起了一阵阵凶猛的巨浪拍打过来,仿佛千军万马在奔腾。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纷纷起身来,死死盯着滚滚而来的巨浪,紧握着钢枪的手心满是冷汗,巨浪实在是太凶悍了,近前的有五六米高,仿佛洪荒猛兽在怒吼,在咆哮,狠狠的砸在海面上,掀起一大片水花,紧接着有一个海浪翻涌而起,一浪高过一浪,气势凶猛,直看得人令人头皮发麻,仿佛那巨浪随时都会冲上来将大家吞没一般。

    海浪很快冲上了海岸,拍打在海岛上,捡起十几米高的浪花来,海岸上大片空地被海水掩盖,要不是大家爬上了山顶,非被海浪卷走不可,这场海啸来的太快,太突然了,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看着海浪还在不断增高,不由担心起来,万一将整座岛屿都淹没了怎么办?

    “要不要把气垫船充气?”鬼手低声提议道。

    海浪如果将整座岛屿淹没,大家还可以通过气垫船脱身,能不能成功不好说,起码多个希望,罗铮想了想,默默的点头,鬼手会意的转身离开,大声喊道:“兄弟们,帮忙把气垫船搞好,以备万一。”

    事关大家生死,赶紧都围拢上来帮忙,罗铮相信鬼手能处理这点事情,注意力全部放在大海上,并不见黑暗教会的驱逐舰过来避风,难道早知道有风暴过来,重新换地方躲避去了?正寻思着,旁边徐刚忽然喊道:“快看暴风中间。”

    罗铮一怔,迅速举起狙击镜观察起来,发现暴风中间海水在高速旋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直径绝对超过十公里,深不见底,看上去漩涡还在增大,看上去可怕至极,罗铮大惊,沉声喝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搞不懂,谁知道是什么情况,这里发生什么我都不觉得奇怪了,漩涡还在加大,速度越来越快了,这么大漩涡,就像地陷了一般,别说货船,就算航母遇上也只有被吞没的份,难怪很多船忽然消失不见,这鬼地方能产生这么大漩涡,什么船能够幸免?”徐刚沉声说道,脸色凝重无比。

    漩涡越来越快,越来愈大,但没有往海岛方向推进的意思,仿佛停止了脚步,这让大家暗自松了口气,这时,气垫船已经组装完毕,大家纷纷看向大海方向,看着巨大的漩涡,一个个神情凝重如霜,虎眉紧蹙,都震惊无比,大自然的威力太强大,太可怕了,人类和大自然一笔,简直什么都不是啊。

    “漩涡面积增加了,现在的直径起码有二十公里长了,深不见底,太可怕了,老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威力的漩涡。”徐刚惊呼道。

    其他人死死盯着漩涡,脸色变得苍白起来,饶是大家胆大包天,面对子弹都不皱眉一下,在眼前这个巨大的漩涡面前,所有人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情绪,对未知自然现象的恐慌和敬畏,漩涡太大,太凶猛了,看上去还在加大。

    然而,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飓风忽然消失不见了,凶猛的海浪停止了翻涌,放眼望去,整个大海的水都沸腾起来,随着漩涡高速旋转,就好像海底有什么东西在吸一般,乌云消散,太阳出现在大家眼前。

    烈日下,整个大海仿佛都变成了巨大漩涡,海水翻涌着,旋转着,漩涡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深不见底,看上去就像是通往地狱的通道,能够吞噬一切,恐怖的让人不敢看上一眼。

    忽然,大家看到漩涡上方出现一道炽热的光束,这道光束就像天上垂直落下来一般,肉眼可变,宽五六米有余,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整个海面汩汩冒泡,海水仿佛煮开了一般,无数水汽蒸发出来,袅袅升空,不一会儿功夫,海面水雾弥漫,将整个漩涡都遮挡住了,那道炙热的光束却更加刺眼,更加明亮起来。

    “什么情况?”所有人都满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饶是见多了海岛上的史前生物,忽然看到这种诡异的自然现象,还是被再次镇住了,这种超出大家认知的自然现象就像一把高悬的利剑,威慑力十足,仿佛随时都取走大家性命。

    “好热,隔着这么远温度都这么恐怖,核心区绝对超过万度,甚至高达几万度都有,这是什么情况?”铁雕脸色凝重的沉声说道。

    没人能回答,大家也都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太恐怖,太诡异了。所有人定定的看着这一幕,忘记了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将脸上的汗水蒸发掉,热的眼睛都微闭成一条缝,但大家仿佛不知道疼痛,不知道热一般,定定的看着前方那诡异的漩涡,诡异的海雾,诡异的光束。

    面对超出认知的事物,人类除了震惊就是恐慌,还有莫名的敬畏,大家愣愣的看着前方,大脑一片空白,都惊呆了,没吓得乱跑就不错了,过了一会儿,光束渐渐消散不见,海雾也被风慢慢吹散,大家看到漩涡也在慢慢减速。

    “呼”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从震惊中慢慢清醒过来,面面相觑,谁也不去取笑谁胆怯,眼睛里满是好奇和迷惑。

    “谁知道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徐刚看着大家沉声问道。

    没人回答,没人接话,大家都一头雾水,纷纷看向罗铮,罗铮正死死盯着前方,虎眉紧蹙,整个人陷入沉思之中,大家看到这一幕都耐心等待起来,眼神中多了几分渴望,渴望罗铮能够解答这诡异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