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628章 :激光凶悍
    凌晨三天左右,诡案局基地会议室。

    罗铮一扫之前的颓势,整个人充满了斗志,仿佛出鞘的利剑,浓浓的战意瞬间感染了进来的蓝雪、鬼手等人,大家仿佛又看到了曾经在战场上指挥若定、征杀自如的罗铮,看到了那个无惧任何强敌,任何时候都敢于拔刀的勇者,内心大定,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也变得锐气十足起来。

    兵为将胆,将是兵魂。兄弟们舍生忘死,为国捐躯的无畏让罗铮充满了继续走下去的胆量和信心,而罗铮的自信和斗志无形中给鬼手等人注入了战魂,有了继续拼杀下去的勇气和信心,蓝雪痴爱的看着自己男人,宁折不弯,无惧无畏,为诡案局撑起了一片天空,这样的男人才值得自己付出一切,哪怕生命。

    “马上叫蓝星、东方灵、红梅花过来开会。”罗铮恢复了往日的镇定和冷静,举手间多了一股挥斥方遒的气势,话语中也多了几分杀伐果断的上位者气息,战场是炼狱,能让男人成熟,失败和牺牲是苦果,却能让指挥官成长。

    “是。”鬼手很快从沉痛中调整过来,恢复了往日的冷静的杀气,迅速答应一声,拿起旁边的内线电话拨打过去。

    没多久,红梅花、蓝星和东方灵急匆匆赶来,红梅花身上穿着一件运动休闲服,还有鲜血和淤泥,脸色憔悴,显然也是刚才战场上回来,还没来得及更换衣服洗把脸,蓝星和东方灵看上去也是没休息好的样子。

    “头,我?”红梅花看到罗铮,神情沉痛的说不出话来。

    罗铮知道红梅花带着鬼手等人去追查凶手才回来,这几天肯定累坏了,理解的点点头,不忍责怪,事情已经发生,大家已经尽力,责怪没有任何意义,示意红梅花坐下后沉声说道:“各位,我理解你们的心情,要说最痛苦的应该是我,但我们没有资格痛苦,更没资格流量,也请你们收起可怜的痛苦的和泪水吧,因为兄弟们在天上看着我们,等我们报仇雪恨。”

    “是”鬼手、雪豹和山雕沉声应道。

    一股冷冽的战意爆发出来,将颓废之气一扫而空,大家神情一振,纷纷看向罗铮,渐渐恢复了往日的斗志,罗铮满意的扫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红梅花身上,沉声说道:“损失报告明天一早放倒我办公室。”

    “是。”红梅花沉声应道,悄悄抹了把眼泪,将痛苦和愤怒压在心底,眼神也渐渐变得锐利起来,仿佛出鞘的利剑,带着凛冽的杀气。

    “东方灵,我需要克制天石辐射的武器,你多久能给我?”罗铮看向东方灵沉声追问道,目光熠熠。

    或许是感受到了罗铮的斗志,东方灵也精神一振,沉声说道:“给我一周时间,一周内给你最优化的武器。”

    “不行,时间太长,最多给你五天时间,说说你的产品。”罗铮沉声说道。

    “五天?”东方灵没想到罗铮要的这么急,犹豫了一下,想到战死的兄弟们,想到敌人还逍遥法外,果断答应道:“好,就五天时间,反辐射的设备外表像手机,里面有芯片和线路板┅┅”

    “等等,不用说的这么细致,只需要告诉我怎么用就行了。”罗铮打断道。

    “很简单,两秒钟内可以完成开机,自动发射一种信号,该信号会干扰天石发射出来的辐射波,让人的大脑保持清醒,但保护范围有限,一台最好一人使用,更强大的干扰器还在研究当中。”东方灵说到后面羞愧的低下头去。

    作为一名有责任心的研究人员,为将士们提供武器杀敌是责任,是使命,现在没能研究出最好的武器,东方灵觉得自己对不起罗铮的信任,对不起牺牲的兄弟们,罗铮理解的说道:“那就多准备几台备用吧,你们已经尽力了,龙牙弹是你们的骄傲,希望这次的干扰器继续建立新功。”

    “是。”东方灵感激的答应道。

    “蓝星。”罗铮目光落在蓝星身上。

    “到。”蓝星沉声答应道。

    “一会儿和上级取得联系,有一份资料要调过来,另外,给我收集整理关于百慕大的资料,越详细越好,听说山姆国有这方面的详实数据,和雪莲嫂子取得联系,看不能不弄出来?”罗铮沉声叮嘱道。

    “是。”蓝星没想到罗铮忽然说起百慕大来,满腹好奇,但没有多问。

    纪律部队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该问的不问,特别是会议上,大家也很好奇罗铮怎么忽然关心起百慕大来,隐隐猜到和黑暗教会有关,但谁也没多问,罗铮也没有多解释,而是看向鬼手、雪豹和山雕沉声说道:“散会后你们从各自大队挑选十名最熟悉水性的兄弟,明天一早秘密赶去公海训练,学会应付各种海上突发事故,深潜、风浪、暴晒、海底搏杀等等,带上龙牙战刀训练,为期五天。”

    “是!”鬼手三人沉声应道,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但没有多问。

    罗铮对鬼手等人的能力非常放心,交代的任务肯定能完成,没有废话,目光落在红梅花身上,沉声叮嘱道:“明天开始,放出我战死的假消息,不用太细致,怎么做你看着办,一定要让黑暗教会相信我已经死了。”

    “明白,这件事蓝雪已经跟我提过,有了详细方案,只是这两天没来得及实施,我一会儿将计划交给你审阅。”红梅花赶紧答应道。

    “不用审阅了,我相信你能做好,说说追凶的事吧。”罗铮沉声说道。

    “是。”红梅花感激的沉声说道:“凶手驾驶直升机离开,降落在一座写字楼屋顶,然后就消失了,直升机是媒体的采访机,被凶手偷盗了,凶手应该在写字楼内,或许是某家企业的老总,有公开身份,排查不易,兄弟们还在做排查。”

    “继续排查,发现疑点马上采取强硬措施,接下来的诡案局要摆出一副追击凶手、替我和牺牲兄弟们报仇的架势,让黑暗教会以为我真的已经死了,这件事交给你全权处理,无需请示,我有更重要的事处理。”罗铮沉声叮嘱道,眼睛里跳动着浓烈的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