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621章 :成功而退
    以时迁的盗术开门完全不是问题,更何况这种厚重的木门,看上去有些年头,虽然很坚硬,也很结实,但没有指纹锁,没有视网膜,没有密码,纯粹机械锁,还不是手到擒来?时迁冲上来,两秒钟就打开了。

    旁边铁雕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伸手来开了就要推门的时迁,打了个警戒的手势,自己狠狠的撞开了门,身体更是迅猛的朝地上滚去,敏捷的翻滚进入房内,就算有人从里面开枪也打不中从地上翻滚进入的铁雕。

    铁雕很快稳定身形,单腿跪地,枪口迅瞄准周围,铁雕和时迁也迅跟进,一左一右,枪平举在肩膀,枪口锁定前方,和铁雕构成一个防御三角,无论哪个方位有敌人都能第一时间现,并予以击毙。

    只是,房间里没有任何人,里屋也没有人冲杀进来,一切静悄悄的,透着诡异,罗铮惊疑的迅搜查起来,旁边时迁忽然紧张的低声说道:“不对劲,房间里的装饰品看上去都像是古董,但都是赝品,以柴尔德的实力不可能在自己祖宅摆放赝品,这里有诈,退。”

    “不好,有炸弹,快撤。”铁雕也满脸震惊的盯着一个角落沉声喝道。

    罗铮循声望去,现一个角落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炸弹,看上去非常精密,上面显示屏正在倒数读秒,距离爆炸还有五秒,不由大骇,扭动身体迅朝门口方向狂冲过去,一边喊道:“快撤。”

    无论铁雕还是时迁,都感觉到了异常,做好了撤离的心理准备,铁雕一声有炸弹时已经冲出去,时迁也和罗铮几乎同时往外面冲去,三人闪电般冲出大门,奋力往前继续冲去,罗铮脑海中闪过一个水池来,进来之前观察到的。不由急切的喊道:“快,跳进水池。”

    进入一个陌生环境必须先观察好地形,这是军人的基本素养,铁雕和时迁虽然算不上纯粹的军人,但也懂得这个道理,进来的时候观察过周围,知道水池在哪里。听到罗铮的示警都反应过来,迅扭动身体。改变方向朝水池冲去。

    炸弹看上去非常精密,而去很大,显然是特制的,时间不过五秒,根本冲不出爆炸范围,最好的办法就是迅找个安全的地方隐蔽,生死关头,三人爆出惊人的爆炸力,蹭蹭几步就冲到水池附近。一个飞扑过去。

    “哗啦!”一声,三人几乎同时跳入水池,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忽然,大家看到水池里有一条鳄鱼,正在一个角落虎视眈眈的看着三个突然闯入的人,罗铮大惊,就听到铁雕怒吼道:“有鳄鱼。上,抱住它头,藏它身体下躲避爆炸再说。”

    事情来的太突然了,电光火石之间,罗铮和时迁也反应过来,见铁雕已经奋力游了过去。鳄鱼见有人居然敢挑战自己,顿时大怒,张开了大嘴朝铁雕撕咬过来,铁雕没想到鳄鱼的反应这么快,没有退缩,闪电般退出长长的弹夹,拿起弹夹朝鳄鱼的大嘴伸了过去。

    鳄鱼狠狠的咬了下来。被弹夹卡住,咔嚓一下,弹夹变形,鳄鱼吃疼,暴跳如雷的翻滚起来,罗铮正好游过来,估摸着爆炸要响了,顾不上鳄鱼,一把按住还要动手杀鳄鱼的铁雕和时迁的脑袋,将两人往水池下面按去。

    铁雕和时迁反应过来,没有反抗,顺势往水池下面扎下去,水池深两米左右,三人迅潜入水底,看到鳄鱼猛冲过来,三人在水中,根本无法借力和鳄鱼一搏,罗铮迅调转枪口,冒着枪在水底下射击会卡壳甚至炸膛的危险锁定了鳄鱼的大嘴,就在开枪的一刹那,一道恐怖的爆炸声响起。

    “轰”的一声巨响,仿佛午夜平地惊雷,潜入水池两米深的罗铮都能够感觉到地面在震动,透过水面能够看到一团巨大的红云冲天而起,将夜色照的亮如白昼,无数房屋残骸漫天飞舞。

    “嘶?”罗铮大骇,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刚才那个炸弹,简直和战术导弹爆炸一般啊,罗铮甚至看到了水面上的巨大鳄鱼被掀飞,不见了踪迹,大量的水也被掀起来,形成一个巨浪,恐怖之极。

    这时,罗铮感觉到有人在拉自己往水池一侧游去,水底下看不清,估摸着不是铁雕就是时迁,跟着游了过去,来到水池边缘,紧紧趴在池底不动,这时,许多房屋残骸砸了下来,落在水池里,有木板,有砖头瓦片,不一而足。

    外围的兄弟们看到忽然响起的爆炸,在夜色下形成一个橘红色蘑菇云,无数残骸漫天飞舞,强大的冲击波更是将葡萄庄园别墅夷为平地,没人能在这么恐怖的爆炸中幸存下来,所有人脸色大变,纷纷从掩体跃起,冷着脸朝前猛冲过去,试图救出自己的兄弟,根本不想这么做有多危险。

    很快,强劲的冲击波呼啸而来,将大家全部掀翻在空中,倒飞出去,好在大家处在爆炸边缘,冲击破动能减弱不少,大家重重的倒地,气血翻涌,难受之极,庆幸的是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爆炸冲击波很快过去,大家挣扎着爬起来,吐吐嘴里的脏东西,踉跄着朝前冲去,嘴里喊着罗铮、铁雕和时迁的名字,悲愤不已,这一刻,大家忘记了危险,危机了疼痛,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把自己的兄弟救出来。

    杰克森也从地上爬起来,没有马上冲上去,而是愣愣的看着这一幕,露出了不可思议表情,没想到这里不仅没人,还埋下了这么大一颗炸弹,别墅被炸的变成了一个大坑,周围一片狼藉,没人能幸存下来。

    “难道就这么死了吗?”杰克森的脑海中涌上来一个古怪的念头,没有罗铮这个生死仇人被炸的喜悦,也没有悲伤,就好像罗铮的死和自己无关一般,不由摇了摇头,这么大爆炸,杰克森不相信罗铮还能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