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533章 :蹊跷来电
    兵法上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之说,但绝对不是现在这种情况,战斗还在进行,鹿死谁手也不一定,为什么要自断后路?胜利了固然好,如果失败了呢?难道不允许大家后撤,非得和对手磕个鱼死网破不成?还是说对自己取得胜利很有把握?鬼手警惕的看看四周寂静的树林沉思起来.

    听到罗铮的询问,鬼手沉思片刻后压低声音说道:“情况很古怪,我感觉敌人对自己取得胜利很有把握,难道他们还有后招没有亮出来,咱们不得不防,否则,傻子都不会这么干,自毁后路可不是什么好战术,搞不好会自毁军心士气。”

    “你说的有道理,一定是他们对自己很有把握,而且,所有人都认为有把握,所以他们才敢自毁退路,看来,他们确实应该还有底牌没有亮出来,可惜我们暂时看不透,既然如此,那就打吧,把他们的底牌打出来,你有几成把握?”罗铮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

    “我倒是觉得不打更好。”鬼手沉声说道。

    “哦?为什么?”罗铮不在现场,无法准确判断局势,不好追问道。

    “一点敌人兵败,肯定要从这里撤离,雷区就成了他们的梦寐,自食其果,有雷区挡住退路,他们只能往两侧山岭撤军,一边是鹰愁峰的守军在,另一边高山峻岭,想跑可不容易,到时候我们尾随追杀,绝对战果辉煌。”鬼手提议道。

    用敌人雷区挡住敌人退路果然是个好办法,但前提是得取得胜利,敌人不得不大逃亡,罗铮理会了鬼手的用意后想了想,沉声说道:“不可取。”

    “为什么?”鬼手好奇的追问道。

    如果是其他人绝对不会多问理由,战场上质疑长官是不合适的,鬼手和罗铮生死兄弟,没那么多讲究,罗铮也不在乎鬼手的质疑,更是详细解释道:“就在两个小时前敌人忽然放松了强攻。改为袭扰,也不退兵,时不时打我们几枪,逼的我们部队很紧张,也不敢撤军,为什么?”

    “你的意思是敌人在拖延时间,为后续攻击做准备?”鬼手惊讶的说道。

    “没错。敌人肯定还有秘密武器,或者致命的战术安排。但时机不成熟,所以他们在等,为了拖着我们在战场上,他们改袭扰战术,这个战术很头疼,我们无法撤军,只能陪着死磕,这里面恐怕有阴谋。”罗铮沉声说道。

    “拖住我们?他们想干啥?”鬼手惊讶的追问道。

    罗铮一怔,猛然想到了什么。但仔细一想,却又什么都抓不住,这种感觉很苦恼,沉吟片刻后沉声说道:“所以,我们不管他们到底还有什么底牌,当务之急是打击敌人的军事士气,如果指挥部遭到攻击。敌人前线部队肯定士气大跌,我们就能趁机起反攻了。”

    “有道理,敌人一动我们不动,敌人不动我们先动,既然他们不想打,又想拖住我们。那我们起攻击,打乱战斗节奏,掌握战场主动权,行,我马上起攻击,但雷区范围太大,排雷需要点时间。”鬼手沉声说道。

    “没必要那么麻烦。有一个办法可以达到效果。”罗铮杀气腾腾的说道。

    “什么好办法?”鬼手惊喜的追问道,在鬼手看来,罗铮的主意层出不穷,战士更是天马行空,但每次的战斗效果都非常好,不由期待起来。

    “很简单,我们的目的是通过攻击敌人阵前指挥部来达到挖掘敌人一线部队军心士气的目的,也就是说,这个指挥部是否被真实拿下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敌人一线部队以为被拿下了。”罗铮沉声解释道。

    “兄弟们,被战术分析了,你就直接说怎么办就好了。”鬼手打断道。

    “还记得我给你的石墨手雷吗?安排个人渗透到敌人阵前指挥部,找到他们的通讯设备后前方起来,外面的雷区好办,用纽扣炸弹的直接放倒一排树木,记住,定向爆破,树木倒地后会引爆地雷,地雷炸倒更多的树木,引爆更多的地雷,大规模雷区不断爆炸之下,一线部队肯定以为指挥部遭到了攻击,这是,潜伏地兄弟用石墨手雷攻击敌人指挥部通讯设备,让他们的通讯失灵,无法和一线部队取得联络。”罗铮沉声解释道。

    鬼手听得眼睛放光,兴奋的压低声音说道:“好主意,我这就安排下去。”

    “嗯,小心点,有情况马上汇报。”罗铮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

    “明白。”鬼手满口答应道,马上通过耳麦和自己部队取得联络,让牛刚挑选一些擅长爆破的兄弟过来,大家补给了武器弹药,其中包括纽扣炸弹,有了具体战术,鬼手信心十足,通过耳麦和牛刚认真交代几句,留下之前那名负责侦查的兄弟接应,摸了摸背囊里面的石墨炸弹,迅朝敌人指挥部摸去,很快消失在树林之中不见了踪影。

    木屋里,罗铮叮嘱完鬼手后和大家继续商谈战局,交换意见,旁边雪莲听了罗铮交代给鬼手的战术,沉思片刻后说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现在就对他们的指挥部起信息攻击吧,瘫痪他们的指挥系统,制造混乱,另外,是不是通知咱们的一线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罗铮一听有道理,惊喜的点头,然后看向仡濮复,仡濮复也反应过来,竖起了大拇指说道:“真是后生可畏啊,你们的战术确实厉害,让我们这些老一辈军人汗颜,我马上通知下去,让大家做好反攻准备,干脆,让预备队也上去?”

    “不着急,打蛇打七寸,最难啃的骨头在阵前指挥部,预备队为他们留着吧,一旦局势扭转,预备队将担负起追击的重任,一线部队可打不动了,抓俘还行,追击肯定不行。”罗铮笑道。

    “有道理,还是你想的深远。”仡濮复惊喜的连连点头,马上通过单兵电台和自己的部队联络去了,反攻在即,仡濮复信心十足,战意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