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428章 :水淹地道
    茫茫森林,群山起伏,一处四面环山的峡谷中,山崖陡峭,地面平坦,一条河蜿蜒而过,许多木屋依河修建,炊烟袅袅,时不时响起犬吠声,开阔处,一些背着武器的人巡逻着,无形中以一栋高大的木屋为中心,木屋外面有十几个人站岗,不允许人轻易靠近,两条狼狗更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周围.

    木屋内宽大的客厅摆放着一些木椅子,一名彪形大汉正寒着脸不语,身穿迷彩作战服,风纪扣解开,露出了一条粗大的黄金项链,目含凶光,周围站着十几个背着武器的汉子,目视前方,大气都不敢吭一声,一股无形的压力弥散开去。

    彪形大汉两边坐着四个人,也都沉默不语,脸色非常难看,其中一个偏瘦的中年人,留着一撮小山羊胡,三角眼里闪烁着一抹不为人察的冷光,阴郁的脸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彪形大汉低声说道:“司令,如果中转站真的遭到不明武装攻击,如果真如他们所言,是政府军雇佣的人干的,那目的呢?”

    “军师,我沙彪纵横这百万大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放眼整个缅国,除了政府军还有谁敢跟我们对着干?再说,找人干我们,切断我们的经济来源,这不是逼着我们没活路吗?山姆国协调我们以和为贵,双方罢战,他们找雇佣兵来,完全可以将责任全部推掉,这官司打到山姆国也没办法,但我们损失就大了,这口气我接受不了。”彪形大汉恼怒的沉声说道。

    “对,司令,咱们是军,您是我们的司令,军不反了,我们还怎么获得政治生存空间?还有谁跟着我们干?我们又怎么和其他人要利益?山姆国也好,倭国也罢,依我看都不是好东西。他们之所以拉拢我们,说到底就是想利用我们对政府军施加压力,好让政府军听他们的,要我看,咱们继续犯,没必要和谈。”旁边一名光头汉子一脸激动的提议道。

    “对,犯他娘的。我们反的越凶猛,给政府军施加的压力越大。山姆国和倭国给我们的好处就越大,越离不开我们,一旦我们不犯了,先不说兄弟们军心散了,万一政府军真找雇佣兵来对付我们,我们还没地方说理去,不是亏大了?不管这次是不是政府军干的,我们就栽在他们头上,要求他们赔偿损失。交出凶手,否则就不答应,官司打到山姆国也不怕,让山姆国赔偿也行。”另一名汉子说道。

    被称之为军师的人冷哼一声,大家都选择了沉默,显然这个叫军师的人威望也不低,至于被称之为彪形大汉的沙彪。正是军的最高领,刚刚接待了山木佐佐的电话,还有罗铮的威胁,威胁对于沙彪而言根本无所谓,没放在心上,但山木佐佐的信息让沙彪不得不重视。

    先不说山木佐佐说的情况是否属实。但毒品中转基地已经被摧毁,军损失了一个巨大的经济来源,这让沙彪不得不认真考虑,将四名心腹都叫来研究这个问题,沙彪看向军师沉声说道:“军师,你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是先调查一下,确定凶手是不是政府军雇佣来的。如果是,那没二话,如果不是,咱们挑起战火不合适,毕竟山姆国放出狠话了,这个时候出手等于拒绝了山姆国的善意,我们的政治支持就少了。”军师提议道。

    “少就少,山姆国不支持的时候我们不照样活的好好的?”一名不满的说道。

    “没错,没有山姆国我们确实活的很滋润,但有今天的格局和气候么?现在要人有人,要枪山姆国给,以前能行?如果我们什么都不顾,山姆国只需要断了我们的子弹供应,我们的枪就是烧火棍,当然,我们可以去买,但钱呢?这次在中转站囤积了大批货等着出手,没想到遭到攻击,估计全部被毁了,损失了一大笔钱,诸位都是聪明人,算算就知道了,我们损失的起吗?”军师冷冷的反问道。

    所有人听到这都沉默了,家大业大,考虑的东西自然就多了,沙彪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军师分析的问题,这时,之前说话的汉子不满的责问道:“军师,您考虑周全,凡事为兄弟们好这点都知道,但有个问题,如果这帮人真的是政府军雇佣来的,目的就是摧毁我们的经济收入,断我们的后路,怎么办?”

    “对啊,稳重是一种做法,但要是真的这样,那我们就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还不能还手,这太憋屈了,还有,那些人不是自称血蛭佣兵团吗?这可是世界鼎鼎大名的雇佣兵团,听说有北极熊国背景,北极熊国和山姆国不对付,政府军找他们来对付我们,完全可以将责任撇开啊。”另一人附和道。

    “你们说的没错,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也不能盲目冲动,应该做适当调查,收集证据,反正不差这几天,我亲自带人过去现场看看,看能不能收集到对我们有力的证据,然后再做打算,如何?”军师看着沙彪急忙提议道。

    不等沙彪回答,一人急匆匆闯了进来,这种级别的会议当然不准任何人随意冲进来,沙彪大怒,这还了得,拿起旁边的手枪就瞄准过去,准备将对方射杀,待看清楚对方是谁后脸色一沉,慢慢放下手枪惊疑的问道:“什么情况?”

    “报告总司令,十万火急,我们的情报人员刚刚来消息,政府军出动一千人的正规军朝可钦族去了,看来,他们这是盯上了可钦族,打算将整个族吞并,那可是好几万人的大族,一旦被吞并,政府军的力量就又抢了几分,他们这是要大肆争夺地盘啊。”来人急切的说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沙彪脸色一沉,目光中闪烁着冷冷的寒意,死死盯着进来的人,就像一匹即将暴走的饿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