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340章 :相见不易
    战场上只有敌人和自己人之分,没有男人和女人之别,只要是拿起武器的都是敌人,对待敌人必须冷酷无情,否则就是找死,特别是克格勃训练出来的美女特工杀人,这种人杀人可不会手软,罗铮刚和两名美女交过手,知道她们的厉害,如果眼前这个人也这么厉害,就能把握住一起机会反击,不敢大意。

    这个美女见罗铮丝毫不为所动,知道遇上了高手,而且是不简单的高手,不敢耍花招了,无奈的双手抱头,面向墙壁,不敢乱动了,一边不甘的问道:“你想怎么?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别杀我。”

    “这个注意不错。”罗铮冷冷的喝问道:“告诉我你的身份。”

    “我是这家酒吧部门经理。”美女赶紧回答道。

    “噗——”一声枪响,子弹冷漠出膛,毫不客气的没入美女肩膀位置,溅起一道血箭来,子弹穿透肩膀肌肉,没入墙壁之中。

    “啊——?”美女没想到罗铮忽然就动手了,毫无朕兆,冷酷至极,惨叫一声,疼的全身发抖,身体下蹲。

    “别装,老实点,战好,别动,这点痛对于你来说无所谓,否则我不介意下一枪打你的脸。”罗铮冷冷的喝道。

    美女听到罗铮的喝声,赶紧起身来,不再伪装,脸色一寒,冷冷的说道:“你到底什么人?为什么对我的情况如此了解?”

    “我的问题重来不问第二遍,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吧。”罗铮冷冷的说道,面对这种训练有素的特工,只能比对方更狠,更坚决,更果断,决不能心软。

    “我说了也是死,为什么说?”美女冷冷的反驳道:“来吧,有本事开枪。”

    罗铮很清楚克格勃这个情报组织的冷酷无情,不仅对敌人冷酷,对自己人也同样冷酷,一旦知道谁出卖了组织,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全球追杀,无处可逃,罗铮知道对方所言非虚,没有了选择的人不可能妥协,灵机一动,沉声说道:“你负伤回去,没人知道你背叛了组织,而且,我想知道的不多。”

    对方沉默了,罗铮并不着急,耐心的等了一分钟左右,对方忽然说道:“说说看,你想知道什么?”

    “你的身份?在商厦拍照的目的是什么?”罗铮沉声问道。

    “我的身份你应该能猜到,克格勃情报人员,负责情报收集,商厦拍照的目的不祥,这种高级机密我无权知道,知道的已经被你打死了,我身边这个男人,还有两个人知道,就是酒吧主人身边的两个女秘书,也是我的上级,这样的回答可满意?”对方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

    罗铮确认的对方身份后脸色微变,沉声追问道:“厕所那个呢?”

    “两人都是克格勃特工,身份级别比我高,他们应该知道这次行动的具体任务,可被你打死了。”美女赶紧回答道。

    “克格勃既然叫你来,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不透露?”罗铮冷冷的说道。

    “你不信没办法了,我可不敢胡编,万一你掌握了一些情况,我说的对不上,岂不是找死,我还不想死,上面只是交代拍摄交通路线,或许是用来安排进攻或者撤离吧,或许上面想打商厦的主意,否则没必要拍摄这些照片。”美女赶紧解释道,话语中带着几分急切,生怕罗铮忽然又开枪,就像刚才那样。

    罗铮见对方说到这个份上,或许知道的并不多,想了想,追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具体负责什么?”

    “我在这里上的学,母亲是本地人,父亲是北极熊国人,所以被发展成了情报人员,已经三年,具体负责情报收集工作,上面要什么就找我收集,具体任务不让我参与。”对方赶紧说道。

    “别动,我拿你的手机,告诉我在什么位置?”罗铮沉声说道,既然问不出什么,干脆不问了,得到对方明确回答后,罗铮从旁边的小包里拿出了一个手机来,拨通了自己好吗,然后放回去,冷冷的说道:“你刚才的回答已经全部录音,拍照,活命的机会只有一个,做我的卧倒,我会和你联络的,至于这里怎么解释,那是你的事情。”说着一个箭步上前,手起刀落,将对方砍晕。

    打晕美女后罗铮迅速搜身,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手包里有一把精致的小手枪,再搜查两名男子,身上也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只有一些现金和一把手枪,真正的特工不可能将证明身份信息的东西随身带,罗铮无奈的放弃,看了一眼周围,拿起一块布抹掉自己碰到过的地方,清楚一切痕迹,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迅速撤离。

    出来包房,外面没人留意这边,罗铮低着头迅速撤离,很快来到大厅,大厅的重金属音乐令人发狂,心跳都不由自主的加速,食客明显比刚才多了许多,拥挤的走不动路,到处都是放肆的笑声,穿着暴露的女性走来走去。

    罗铮无心观察周围,低头迅速离开,出了酒店来到外面街道,一些光头壮汉在外面游荡,看到罗铮有些惊讶,但没人上来询问,或许被罗铮的狠辣手段震住了,罗铮也无心理会这些人,迅速离开。

    来到街口,罗铮见那辆出租车还在等着,不由笑了,马上走上去,打开车门上去坐好,对满脸震惊的出租车司机笑道:“等久了,走吧,到载我来的商厦就好。”这个出租车司机看起来也不简单,罗铮不得不多留个心眼,并没有说出真实住所,打算到了商厦再换车。

    “明白。”出租车司机赶紧答应道,发动了出租车,敬佩的说道:“能从光头党的地盘出来,你是我知道的第一个人,厉害,路费原价就好,对于有本事的人我向来敬重,就不多收了。”

    “好好开车,赶时间。”罗铮说道,心情沉重起来,克格勃染指商厦,而且同一座商厦,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不得不防,看来,营救计划得重新调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