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320章 :基地被毁
    飞机工作舱内一股无形的压力弥漫着,所有人脸色凝重的看着走来的空乘人员手上拿着的纸条,眼睛里闪烁着浓浓的担忧和恐慌,飞机上比不得6地,万一出事,机毁人亡,没人承担得起这个责任,也没人愿意看到这个后果,罗铮心理素质自然比在场的人强太多,尸山血海都趟过,岂会在乎这点场面。

    做了一段时间诡案局一把手,罗铮的领导意识已经很强了,看出了大家的担忧,马上调整好心态,让自己冷静下来,结果纸条扫了一眼,纸条上只有一行字,也是早就打印好了的:不准降落。

    一句话,四个字,却透露出太多的信息,罗铮将这条随手递给了机长,看了眼众人冷静的说道:“大家别担心,表面上看凶手对我们非常熟悉,也猜到了我们会降落,但实质上对方在害怕,害怕我们降落,这说明对方有诉求,并不是恐怖袭击,应该是有计划,有阴谋的暗杀,我们等着他图穷见吧。”

    或许是罗铮的冷静和自信感染了大家,所有人暗自松了口气,脸色缓和了几分,机长看完递给了乘务长,目光落在罗铮身上,沉声问道:“这位同志,如果生武装冲突,你能确保控制住场面吗?”

    “当然,请放心,我一定保证飞机上所有人都安然无恙。”罗铮郑重的说道,作为一名军人,只要国家和人民需要,自当奋勇而出,死亦无憾。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凶手既然让我们继续飞行,肯定有所警觉,如果这个时候降落,一定会采取出格的行动,这对我们不利,那就继续飞行。如果真要是出事了,一切后果我来承担。”机长果断的说道。

    罗铮有些诧异的看着机长,没想到这人倒也杀伐果断,不由笑道:“放心吧,一条臭虫而已,我能解决,大家不用担心。带我去查看监控。”

    “跟我来。”乘务长马上说道,示意罗铮跟上。往里面走了一段,指着一台电脑说道:“就这台了,里面是监控画面,你需要看什么?”

    “把刚才推车的画面全部回放一遍。”罗铮看着屏幕正色说道。

    乘务长马上点开一段视频回放起来,罗铮认真的查看着,时不时暂停回放一小段,十几分钟后看完,罗铮看完监控,并没有现任何可疑之处。不由惊疑起来,如果是临时放的纸条,刚才画面肯定会有记录,画面很清楚,没有死角,不存在拍摄不到的问题,难道对方是一个高手?

    想到这里罗铮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马上让乘务长打开所有监控全部重新看一遍,从大家登机到现在,现可疑之处马上暂停回放,确保无疑后继续查看,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完,监控上看不出任何不妥。所有人都很正常,这让罗铮更是诧异不已,如果没人可疑,那纸条谁给的?难道是?

    想到某种可能罗铮脸色一沉,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周围空乘人员,一个个愁眉苦脸的低声交谈中,看不出谁可疑。罗铮暗自留了个心眼,如果空乘人员也参与其中,那事情就麻烦大了,飞机上任何人都可疑。

    “怎么样?”乘务长在旁边担忧的低声追问道。

    “没有任何现,可疑之处,先看看情况再说。”罗铮已经开始怀疑机组工作人员,说话自然有所保留了,不由看向机长,只见机长眉头紧蹙的沉思着,罗铮低声问道:“你们机长看起来当过兵?”

    “是的,空军退役,老飞行员了,是我们公司的王牌,飞行技术过硬。”乘务员一脸骄傲的说的,眼睛里满是情意,看得罗铮惊讶不已,或许是现了罗铮的惊讶,乘务长笑道:“我是他太太。”

    “难怪你看起来这么崇拜他。”罗铮恍然笑道。

    “是的,当年可是我主动追求的他,要不然那有机会,他可是我们公司的大红人。”乘务长笑道,并不掩饰自己的情意,一脸幸福状,看着罗铮认真的追问道:“小兄弟,你给我交给底,我们这次能安全度过吗?”

    “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罗铮自信的笑道,对乘务长和机长的怀疑可以排除了,如果有人犯罪,没必要带上自己的家人,但周围人多,罗铮说话还是有所保留,看看死者,低声说道:“问一下老家,看看死者家人怎么说?”

    “好。”乘务长答应道,拿起了旁边的卫星电话。

    罗铮来到机长跟前,看似随意的问道:“你看起来当过兵,哪个部队?”

    “空军第三飞行大队,你也是军人吧,我看得出来,方便透露吗?哪个军区出来的?”机长认真的说道,一脸向往,放佛想起了过往的美好事情。

    “恐怕不能,纪律你懂的。”罗铮笑道。

    “明白,猜到敌人的目的了吗?”机长理解的追问道。

    “暂时没有。”罗铮随口答应道,一边暗自观察周围的空乘人员,谁竖起耳朵偷听谁就有可疑,可惜大家都在低头交谈着什么,看不到脸部表情,罗铮不由沉思起来,每一名乘客都有可能是凶手,机组人员也一样,自己应该相信谁?

    过了一会儿,乘务长过来低声说道:“问过了,死者家属根本不知道欠债的事,只知道死者去不列颠国谈一个项目,具体并不知情,死者从来不和家里说工作上的事情,但非常爱自己的家人,有一个刚出生不到两岁的儿子。”

    “哦?”罗铮剑眉一挑,沉思起来,这么好的家庭,又是个顾家的男人,为什么要自杀?难道是被逼的,债主以债务相逼,要求死者这么干?那债主的目的又是什么,想到这,罗铮不由沉声追问道:“债主是谁?”

    “澳城一家赌场,死者在赌场一周,没日没夜的度,最后向赌场借下高利贷,这点已经证实,警察和酒店交涉时,赌场方面说人死灯灭,欠款就算了,听起来有些可疑,这里面不会有古怪吧?”乘务长赶紧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