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319章 :时迁出手
    没有哪个杀手杀人会事先做提醒的,除非想展示自己的能力,或者另有所图,罗铮更相信后者,不由提出了一连串问题,机长有些反应不过来,仔细想了想,正色的回答道“这是规定,每隔一段时间必须清查厕所,确保卫生整洁,设备使用正常。”机长赶紧解释道。”

    “半个小时会有人死的纸条示警?清查厕所?看来,凶手对你们非常了解,这不是巧合,是凶手在立威,让我们知道他言出必行,行必果,相信很快就会暴露他的要求了,否则杀人没意义,我们不能乱动,暗自留意,表面上该做什么做什么,假装不知情。”罗铮认真的叮嘱道。

    “行。”机长赶紧答应道,看向乘务长。

    乘务长想了想,说道:“按照规定,这个时间应该推车给大家续水了。”

    “哦?”罗铮大吃一惊,微凝的眼神陡然爆睁,沉声说道:“凶手对你们的流程非常熟悉,从分利用了你们清查厕所的环节,等你们推车转一圈回来,肯定还会收到早就准备好的打印纸,我先回去,一旦收到纸条,马上派人送给我。”

    “好,您走来走去也容易暴露。”机长答应着说道。

    “另外,查明死者身份,排查监控,死者进去前谁进了厕所,派人把座位编号写给我就好。”罗铮交代道,等机长点头答应后朝自己的座位走去,一路上不断观察机舱里面的乘客,每一个都在做自己的事情,看不出任何可疑之处。

    经过可疑目标跟前时,罗铮发现对方还在闭目养神,一副熟睡的样子,并不像是凶手,但越是高明的凶手越善于伪装自己,罗铮并没有排除对方的可疑,不动声色的回到自己座位上。

    “什么情况了?”时迁压低声音问道。

    “死了一个,看不出死因,对方表情平和,死前没有任何痛苦。”罗铮压低声音说道,忽然想起时迁是用毒高手,不由追问道:“有没有什么毒能做到这点?”

    “太多了,能做到这个对于高手来说太简单了。”时迁压低声音说道。

    “嗯,你去前面看看死因,就说我叫你去了,我往来次数太多了,容易被怀疑,你小心点,不要露出破绽,另外,我让机长查死者身份,你去了顺便问问,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罗铮低声叮嘱道。

    “明白。”时迁答应一声,朝前面慢慢走去。

    罗铮坐在座位上暗自观察着周围,心里面寻思开来,凶手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在飞机上杀人?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还是用飞机上所有人的性命要挟,杀人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说到做到?

    一切都透着蹊跷,罗铮一时想不出结果,耐心等待着,过了一会儿,时迁慢慢走来,回到位置坐下后压低声音说道:“服毒自杀的,机长让人查过了,对方欠了上亿赌债,无力偿还,这次出国目的不明,警察正在和死者家属联络,试图找到死因,更进一步情报需要等待。”

    “服毒?欠债?”罗铮惊疑起来,一个欠债的人既然上了飞机,为什么还自杀?这解释不通,不由低声问道:“能不能看出是什么时候服毒的?”

    “死前五秒钟,是一种巨毒,五秒钟内必死,就算我们这些身体强壮的人,最多撑十秒,可以排除毒性忽然发作,对方并非登机前中毒,是临时自己服毒,这点我可以肯定。”时迁赶紧解释道,一脸笃定表情。

    罗铮知道时迁在用毒上的造诣,自信相信时迁的判断,只是,对方为什么要服毒自杀?自杀根本不用登机,难道是临时想不通就死了?那纸条算什么?罗铮脑海中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这明显是一起暗杀,有人威胁死者在规定的时间内服毒自杀,难道是债主?

    很快,罗铮又排除了这个可能,债主不傻,放债前会考虑对方的偿还能力,如果要对方死,怎么可能让对方搭乘飞机,有机会出国躲债?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原因,债主,死者,凶手,这三者构成了什么因果关系?

    正当罗铮仔细分析案情时,一名空乘人员推着车过来,不动声色的丢给罗铮一张纸条,罗铮接过去一看,上面写着一个座位编号,罗铮不动声色的将纸条递给了时迁,时迁看完马上收起来。

    罗铮起身来,很快找到了座位编号,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罗铮慢慢朝前走去,找了个位置停下来,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小女孩来,青春,靓丽,充满了活力,正和另一个小女孩在玩平板电脑,对方看起来十三岁左右,两人面相接近,看起来像姐妹,旁边有个妇女,时不时和两人聊几句,看起来像是家长。

    这样的组合不可能是凶手,如果时迁判断成立,死者属于自杀,也就没有直接凶手,谁在死者前进入厕所都一样,罗铮排除了女孩,朝驾驶舱位置走去,很快穿过头等舱,来到了工作舱,乘务长迎了出来,说道:“你来了,怎样?”

    “座位是个女孩,可以排除,死者死于自杀,这点基本可以确定,不过,应该有人在背后威胁死者自杀,凶手应该在飞机上遥控指挥,只是,不知道对方怎么通知死者的,你们回看监控,看谁和死者接触过,凶手很狡猾,你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关注了,行事小心点。”罗铮沉声说道。

    “嗯,凶手的目的是什么?”机长从驾驶舱走了过来,问道。

    “现在不好判断,不过,相信他很快就会提出要起了,否则杀人没意义。”罗铮沉声说道,忽然看到一名空乘人员急匆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便条,和之前的那张纸条一样大小,不由大惊,沉声问道:“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谁放在了推车上,整理垃圾的时候发现的。”空乘人员赶紧说道,将纸条递给了罗铮,脸色非常难看,俏目中满是惊慌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