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318章 :无奈被俘
    意外现让罗铮暗自警惕起来,但对方没有做出格的事情,自然不能抓过来盘问,罗铮和机长交代几句,让空乘人员留意对方后回到了自己位置上,免得出来时间太长引起对方怀疑,坐下后罗铮压低声音对时迁说道:“留点心,这人可能有问题,看来,这趟飞行要不太平了。”

    一般而言,这种事归警察或者国安部门管,罗铮可以不用操心,但内心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件事不一般,暗自留心起来,和时迁低声交谈几句,约定好轮流监视,另一人休息,确保注意力高度集中。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半个小时,忽然,乘务长急匆匆过来,弯下腰低声对罗铮说道:“出事了,麻烦您来一下,机长请您过去协商。”

    罗铮一怔,暗自点头,示意乘务长先走,叮嘱时迁盯紧了目标,这才起身来,不动声色的朝前走去,来到了前面的工作舱,乘务长赶紧拉上遮挡的布帘,免得相连的头等舱乘客看到,罗铮好奇的看向机长,只见对方脸色铁青,知道出事了,不由沉声问道:“怎么了?生什么事了?”

    “你看这个。”机长赶紧递给罗铮一张纸条。

    纸条很小,上面打印着一行字:半个小时后有人会死。不由大惊,看向机长,机长指了指乘务长,乘务长赶紧解释道:“我们的空乘人员刚才推车送水,回来的时候整理推车,现了这张纸条,并不知道谁给的。”

    “单纯从这行字看,无法揣测对方动机,先不要声张,静观其变吧。”罗铮沉声说道,一边思索起来,如果有人要杀人,为什么又要公开此事?难道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能力。以便于争取谈判权?

    想到这里,罗铮不由沉声说道:“马上和国内有关部门联络,报警,我怀疑凶手故意杀人,目的并不在飞机上,而是其他地方,杀人只是为了逼迫我国政府答应对方的请求。这事不小。”

    “好,我马上汇报上去。”机长见罗铮分析的有道理。赶紧答应道。

    “那我们做些什么?”乘务长担忧的追问道。

    “什么都不要做,静观其变,对方显然已经摸透了这架飞机,就连你们安排的保安也不要动,假装不知道这件事,看看情况再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对方巴不得我们慌乱,好乱中取栗。当然,具体看你们上级怎么安排吧,我们不隶属同一个部门,只能给你们建议。”罗铮沉声分析道。

    “谢谢,你的建议很中肯,很客观,我们会认真考虑。”乘务长赶紧答应道。见机长正在和外界联络,便继续说道:“还有半个小时,请您先回去,以免让凶手现了您的身份,这对您不利。”

    “如果他们敢公开对我动手就好了。”罗铮苦笑道,凶手最大的威胁不是正面进攻。而是秘密刺杀,防不胜防,这很要命,答应一声,转身离开,往自己的位置走去,经过之前那名目标跟前时。罗铮现对方在闭目养神,行迹平常,不像是凶手,但没有放弃怀疑,杀手在动手前都会伪装自己,不动声色的回到了位置上坐下,看向时迁。

    时迁会意的摇摇头表示没有现,罗铮沉思起来,如果凶手不是对方,那会是谁呢?带着疑惑,罗铮悄悄观察起周围来,将怀疑对象扩大,但见周围乘客不是睡觉就是看书、听音乐,或者低声交谈着什么,看不出任何疑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罗铮不敢有丝毫大意,眼看着半个小时就要过去,但乘客没有丝毫出格的举动,就连那名被怀疑的目标也在继续睡觉,罗铮等了一会儿,抬头看了下腕表,时间正好,并没有可疑现象,暗自松了口气,寻思着有可能是谁恶作剧,故意捣乱满足虚荣心。

    过了片刻,乘务长急匆匆过来,罗铮一看,内心咯噔一下,知道出事了,不等乘务长过来,自己主动起身迎上去,乘务长点点头,也转身朝驾驶舱方向走去,两人穿过头等舱,来到前面的工作舱,罗铮看到凳子上坐着一个人,正低着头,身体被安全带捆绑住。

    “生了什么事?”罗铮惊疑的追问道。

    “我们的空乘人员检查厕所设备,现他在里面已经死了。”机长急忙说道。

    “什么?”罗铮大吃一惊,蹲下来查看情况,现对方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脸色平静,就像是猝死一般,不由惊疑起来,沉声说道:“我要解开他衣服查看,有没有问题?”

    “没为题,上面已经查过你的身份,让我服从你的指挥。”机长赶紧说道。

    “我?”罗铮一怔,苦笑起来,不过,既然已经摊上了这种事,自然不会退缩,罗铮解开安全带,脱下对方外衣和衬衣,露出上身后仔细查看起来,身体并没有任何伤口,甚至连针孔这种伤口都没有,难道是自然死亡?但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会忽然猝死的人,一身考究的衣服,显然是个成功人士,这种人怎么会忽然寻死?自己寻死也不会上飞机啊。

    罗铮不放心的脱下对方裤子继续观察,确定没有外伤后示意乘务长安排人帮忙穿上,一边沉思起来,机长不知道罗铮思考问题不喜欢被打扰的习惯,担忧的追问道:“你看出什么了?我们已经出境,如果有必要可以降落,最近的机场距离我们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先做降落准备吧。”罗铮赶紧答应道,在这个问题上不敢逞能,继续蹙眉思考起来,刚才差点想到了什么,但被机长的询问打断,再次追查刚才的念头有些困难,罗铮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过了一会儿,罗铮忽然看向机长追问道:“为什么你们这个点清查厕所?凶手留条说半个小时有人死亡,而你们正好这个点清查厕所,死者又正好在厕所,显然凶手并不想让大家知道有人死,又故意让你们现死者,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