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313章 :引爆导弹
    一直以来,罗铮都不清楚自己修炼的是什么内家养气心法,只知道是家传呼吸之法,曾经问过天珠寺主持大师,但对方不愿意说,罗铮也就没放在心上,听到老大哥这么一问,反而有些懵,好奇的看着对方反问道:“你看出来啦的?”

    “嗯,浩气诀在江湖上已经失传几百年了,我也只是听师傅曾经提过,见你一身浩然正气,固有此一问,没别的意思,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这对我很重要。”老人急切的说道,看到门外忽然进来一些游客,压低声音补充道:“跟我来,换个地方聊。”说着朝外面走去。

    罗铮会意的跟了过去,两人进了电梯,上了顶层,一路上都想着心事,电梯很快停下来,两人出了电梯,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罗铮看了一下门牌,上面写着艺术委员会,不由好奇起来,见老人直接推门进去,便也跟着进去了。

    房间不大,是个工作室,两边墙壁摆满了书,中间摆放着一张大桌子,上面摆放着文房四宝,一名二十出头的芳华女子正在泼墨,扎着马尾巴,一身太极休闲服,眉头紧蹙,仿佛对自己写的字并不满意一般,看到老人进来,欣喜的喊道:“师父回来啦,来看看我这个字写的怎么样,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或许是看到了随后跟来的罗铮,女子讪讪一笑,放下毛笔客气的说道:“来客人来,请坐,我给你们泡茶。”

    “别急。”老人淡淡的笑道,示意罗铮跟上,来到桌子边,指着女子刚刚写下的只问道:“你看看,少了点什么?”

    罗铮好奇的看去,是个“武”字,字写的飘逸,洒脱。罗铮不懂字,更不懂写,但猜到了老人的考校心思,笑道:“字非常好,布局,结构,力度都把握的很到位。也有武者的追求,但少了点热血和真实。就像没有实战过的兵不是真正的兵一般,说的不好,请指点。”

    “哈哈哈,一言中的。”老人开怀的笑道,看向女子笑骂道:“小依,这下服气了吧?她比你大不了多少,但一眼就看出了你字里面的不足,另外,我可以告诉你。他根本不懂书法。”

    “哦,这位师兄是哪位前辈弟子?我怎么看着眼生。”叫小依的女子笑道,拱手行了个江湖礼,并没有生气,看向罗铮的眼神充满了好奇。

    “你得叫师叔,哈哈哈,给你找这么一个年轻的师叔。想必一定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泡茶吧。”老人开怀的大笑起来,示意罗铮来到旁边的沙上坐下。

    小依有些郁闷的跟上来,坐下烧水,对罗铮的好奇心更重了,但小依很清楚自己师父的为人。重情重义,但眼界很高,不会轻易看重一个人,既然如此看重一个人,想必眼前这人来头不小。

    “我来介绍一下,她是我的关门弟子刘玄依,玄字辈。至于我,名字已经忘记了,你可以叫我夫子,也可以叫我老大哥,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老人笑道。

    “师父,你居然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小依惊讶的低声问道。

    叫夫子的老人看着罗铮笑而不语,罗铮拱手学了个江湖礼,笑道:“罗铮,代号幽灵,大哥有礼了,我随铁雕大哥称呼你吧,铁雕大哥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和我亦师亦友,是好兄弟。”

    “嗯,也好。”夫子笑道。

    “你就是师叔们提到的幽灵,这么年轻?”小依惊讶的看着罗铮问道,见罗铮点头,不由继续说道:“难怪你看出了我的字中不足,听说你是个上过战场的老兵了,可你看起来这么年轻啊?他们说你智商一百五十?”

    “没大没小。”夫子出言打断了小依的话,吓的小依吐吐舌头,赶紧低头泡茶去了,但好奇心更盛了几分,碍于夫子在,不敢多问了。

    夫子看向罗铮继续说道:“回到之前的问题。”看向罗铮的眼神充满了好奇。

    罗铮想了想,正色说道:“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不是不愿,是我自己也不清楚,这么说吧,心法上半部分都是家传的,之前并不知道是什么,也不清楚心法不完整,还有下半部分,认识了天珠寺主持大师,他传授了下半部分。”

    “家传?你姓罗,祖祖辈辈都是?我是说千百年来都没有改过?能确定这个问题吗?”夫子正色追问道,看向罗铮的眼神多了几分期待和热切。

    罗铮忽然想到了什么,好奇的看着夫子反问道:“你是不是想说偈语?”

    “你知道了?”夫子惊讶的看着罗铮追问道。

    “是的,姬文前辈跟我说过了。”罗铮认真的回答道。

    “他?”夫子惊喜的说道:“看来,他也看出了你修炼的内家心法,偈语里面提到了幽灵出,铮铮骨,正气存,浩气长,幽灵是指代号,铮铮骨是指名字,正气存是指职业,浩气长是指能力,现在看来,一切都和你吻合,代号、名字、你军人的职业充满了正气,你修炼的内家心法浩气长存,看来,你就是应验之人,难怪姬文将千年真相告诉你。”

    “你认识他?”罗铮对偈语已经不奇怪了,反倒是对眼前这个人充满了好奇,不由追问道:“看起来你们很熟悉?”

    “是啊,我们这些老古董算惺惺相惜吧,谈不上熟悉,有些交集。”夫子沉声说道,眼神微闭,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罗铮没有打扰,耐心等待着,小依给两人倒了杯茶,也静静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夫子忽然睁开眼沉声说道:“看来,你和我们的机缘不浅啊,智狐知道吧,现在他杳无音信,我虽然做带头大哥,但在战术上能力有限,这三年成绩牵强,兄弟们的斗志都快熬没了,急需要一个智囊,你很不错,暂代这个角色,指挥兄弟们打几个漂亮的翻身仗,把士气提起来,咋样?”

    “如果兄弟们信任,我责无旁贷。”罗铮郑重的说道,这话从夫子嘴里说出来意义自然和铁雕说出来不一样,代表着正式邀请,罗铮当然不会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