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205章 :惊险过河
    罗铮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迅低头看手机,这时,一条信息进来:头,跟我们来,一个人。罗铮马上附耳对蓝雪低声叮嘱道:“雪儿,你在这里等着,照顾好姬武他俩,我和曹喜、时迁去会会唐胜,万一有情况就带着他俩先回酒店,不可恋战,我有办法脱身。”说着大步朝曹喜方向走去,目光锐利无比。

    虽然这里是山姆国,但罗铮并不担心唐胜敢乱来,个人再强大也抗不过国家机器,只是,唐胜刚才急匆匆离开的样子分明有心事,难道真的和天子剑有关,罗铮快步上前,和曹喜、时迁汇合,跟着保安走进一条走廊,拐了个弯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门口有人守卫。

    带路的保安说了一句,守卫马上通过耳麦询问了一番,然后示意搜身,罗铮见曹喜很配合的将手枪拿出来递给对方,一边说道:“唐爷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怕事了?这真是新鲜啊。”

    保安没有理会,看向罗铮和时迁,两人也取出了佩枪,保安还是不放心,用探测器再次检查一遍,这才按下密码开门,让两人进去,曹喜跨门进去,嘲笑道:“小子,把枪收好了,丢了我可得找唐爷赔偿。”

    “哈哈哈,九尾狐还是那么刁钻,就不要为难他们了,他们也是照章办事,快快请进,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真是稀客啊。”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笑呵呵的从里面传来,很快,一名身穿唐装的人迎出来,真是唐胜。

    “唐爷,久仰了。”曹喜拱拱手说道。

    “客气客气,这两位是?”唐胜好奇的看向罗铮和时迁。

    “盗门,时迁。”时迁拱拱手沉声说道。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时迁,久仰久仰,今天真是蓬荜生辉啊,这位想必也是某位后起之秀吧?恕我眼拙。”唐胜惊讶的对时迁拱拱手。目光落在罗铮身上。

    “这位公门中人,代表整个华夏国。”曹喜郑重的说道,江湖中人对政府都是以“公门中人”相称。

    唐胜脸色微变,看向曹喜和时迁拱手,语气有些生冷的说道:“两位都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知道规矩,曹大当家?你我说起来也算同门。不和公门中人来往是千百年传下的规矩,怎么。到了曹大当家这里变了路数?”

    “时代在变,什么都会变,唐爷不也干起了拍卖的行道?这好像在行内也是不允许的事情吧?难道我记错了?”曹喜不屑的嘲讽道。

    唐胜脸色再变,看向大家的眼神多了几分不满,但还是按耐着性子说道:“两位都是江湖通道,唐某理应接待,给予方便,有什么难处尽管说,江湖救急的道理唐某还是懂的。”

    “我们没难处。反倒是唐爷最近气色不好,恐怕惹上麻烦了吧?”曹喜冷冷的反问道,暗自丢给罗铮一个眼神,示意罗铮该出面了。

    “唐某这一生经历的麻烦还少么?什么风雨没见过,什么大浪都能踏过去,多谢两位关心了,既然没有困难。一会儿我做东,请两位吃顿饭,尽地主之谊吧,不知道两位肯不肯赏脸?”唐胜无所谓的笑道,并没有看罗铮一眼,甚至话里话外将罗铮排斥在外。

    曹喜和时迁交换了个眼神。默契的后退几步,站在罗铮身后,立场鲜明的向唐胜表明态度,唐胜见曹喜和时迁都以罗铮为主,脸色微变,知道这次会面不是简单的江湖礼见,而是和华夏国面谈。

    江湖人对公门中人有着天然的抵触。唐胜也不一样,但毕竟是老江湖,不敢把事情做绝,脸色凝重的看向罗铮,郑重的拱手说道:“朋友,大家初次相见,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知道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划出道来,唐某绝不含糊。”

    罗铮没有理睬,看看周围,信不来到沙上坐好,自己代表的是国家,不是个人,岂能随便?罗铮翘起了二郎腿,背靠着沙,派头十足的说道:“唐胜是吧?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牵涉到了国家利益,你就是山姆国总统,我也能把你干掉,信不信在你,连杯茶都没有,这是待客之道?”

    “我可是守法公民,而且是山姆国国籍,从出身至今都没有踏入过华夏国一步,绝对不会侵犯华夏国利益,这点请放心,至于茶水,那是迎接朋友的,你还不够资格。”唐胜恼怒的冷冷说道。

    “是吗?我听说你的祖坟还在华夏国,不知道哪天会被人偷盗?”罗铮不屑的冷冷说道,和这种人谈判,无论气势还是说话,都不能输了。

    “你?”唐胜冷冷的说道:“挖人祖坟,犹如杀人父母,你敢?”

    “我当然不敢,但有人敢。”罗铮不屑的说道,目光死死锁定唐胜,一股无形的杀气爆出来,将唐胜锁定,语气不善的继续说道:“如果有人散布谣言,说天子剑在你的祖坟里面,你说会怎样?”

    “你?”唐胜指着罗铮,气的脸色铁青,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马上改口说道:“天子剑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传说中那把剑?作为拍卖会的负责人,倒是听说过这把剑,但都是江湖上子虚乌有的传闻吧了,没人会信。”

    只是,唐胜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就有些欲盖弥彰了,曹喜惊喜的看着罗铮,佩服不已,简单的一句激将法就得到了想要的情报,这个唐胜果然有问题,不由笑了,罗铮原本只是想激怒唐胜,然后看能不能套出些消息来,人在盛怒之下容易失控,没想到一下子就有了答案,不由冷笑地看着唐胜不语。

    唐胜也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但为时已晚,脸色大变,冷冷的看着罗铮沉思起来,仿佛在做什么决定,罗铮看穿了唐胜的心思,不屑的说道:“唐胜,个人力量和国家力量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杰克森最近很穷,如果他知道真相,绝对会将你的产业吞的渣都不剩,这点相信你比我更了解,怎么选,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