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200章 :沿路古怪
    古代宗族的力量非常强大,也非常团结,一本族谱将整个家族的来龙去脉都记录的非常详实,这个宗族文化现象到今天依然存在,族谱不仅记录家族的重大事情,更是记录了所有人的名字,除非逐出家族,凤凰村虽然事后追查过,但并不知道货郎的真实身份,无法查到去向,只能不了了之,但曹喜不同,业内人士,找到疑似目标并不难,当然,是不是还得求证。

    罗铮当然知道目标只是怀疑对象,需要排查,虽然古代行走需要路引,但跨境作案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特别是对于盗墓者来说,干的就是掉脑袋的勾当,为了财,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能约束得住?但总算有个目标了。

    十分钟后,两人带上随身物品汇合,罗铮叫来一名兄弟帮忙开车送去机场,蓝星给两人定了最快的一班飞机,来到机场等了不到半个小时,飞机起飞,并与当天晚上八点左右到达目的地。

    出了机场,两人拦了一辆出租车继续赶路,一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一个小县城,直奔县公安局,负责人接到了上级的电话通知,在办公室等候,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身体有些福,看上去很精明,好奇的打量着两人,见来者不凡,知道身份不简单,没有多问,热情的张罗着两人坐下,一边亲自倒水。

    负责人确定了两人身份后,见两人神色匆匆,一副着急模样,没有拖延,直奔主题问道:“两位相比很着急吧?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

    “那就多谢了,距离县城三十公里有一个唐家湾对吧?”曹喜直言问道。

    “没错,唐家湾都姓唐,据说是一个传承了好几百年的大族,民风彪悍,你们不会是要去里面抓人吧?那恐怕有点问题。”负责人赶紧说道。在负责人看来,通过公安系统下来的人,肯定和案子有关。

    “不抓人,想看看他们的族谱,可以吗?”曹喜继续问道。

    “族谱?”负责人没想到两人居然看一个家族的族谱,很是好奇,但知道纪律。不该问的不问,想了想说道:“这个并不难。我打个电话。”说着摸出了电话号码拨打过去,说的是本地土话,罗铮和曹喜听不懂。

    等了一会儿,负责人挂断电话惊喜的说道:“唐家湾有一个人是我们县文化局的,负责地志修编,他那里正好有一套族谱,还算齐全,我们现在就过去他家,已经说好了。他在家等着。”

    “那就劳烦你了。”曹喜客气的说道。

    “不劳烦,都是为了工作嘛。”负责人赶紧客套道,上级领导可是下了严格命令,无论做什么都必须全力配合,这意味着对方来头不小,负责人不傻,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否则也做不到今天这个位置。

    大家走出办公楼,来到下面院子,负责人亲自开出了自己的小车,一辆普通的越野吉普,罗铮和曹喜上了车,大家冲出县公安局大门。上了街道,由于晚上的缘故,小县城已经没什么人了,负责人知道罗铮和曹喜很着急,开的很快。

    十几分钟后,越野车来到一个居住区,停车后大家下来。负责人轻车熟路的在前面带路,搭乘电梯上了一个单元楼,出来后按响了一间房的门铃,很快,一个五六十岁的人出来开门,戴着眼镜,一副老学究模样,热情的张罗着大家进去。

    大家来到客厅坐好,负责人直奔主题道:“海哥,深夜打扰了,这两位是上级派来的工作人员,需要查看唐家族谱,秘密行动,注意保密,不该问的别问,规矩你懂的,麻烦你把族谱拿出来吧。”

    “好,稍等。”对方很客气的答应道,看了罗铮和曹喜一眼,走到里屋抱出了一叠线装书放在茶几上说道:“基本都在这里了,都是翻印本,不知道两位要查什么?”

    “距今五百年前的也在这里?”曹喜沉声问道,并没有马上翻动。

    “五百年前?”对方大吃一惊,好奇的看向曹喜。

    旁边县公安局负责人赶紧说道:“有没有,有就拿出来吧。”

    对方从里面抽出了一本厚厚的书来,曹喜接过去翻看起来,唐家祖宗是谁,哪一年定居唐家湾,下面几个孩子,分别叫什么,清清楚楚,曹喜对这种族谱非常熟悉,熟练的翻看着,居然真的在上面查找到了一个叫唐三的人。

    族谱不仅记录名字,出生年月和死亡时间,下面还有个人简单生平,唐三的记录非常简单,只有两行字,行商,育一子。行商就是行走天下的商人,俗称货郎,挑着针头线脑之类的小货物满世界贩卖,曹喜很清楚这只是个掩饰身份的幌子,盗墓世家管用的手段,没人会在族谱里写着生平为“盗墓者”的。

    内行看门道,曹喜看到“行商”两个字就暗自松了口气,知道没找错,然后找到对方的儿子,下面有记录,顺着唐三的儿子往下查,后面子女多起来,但曹喜是行家里手,只看嫡长子,这是宗族的规矩,家业都传给嫡长子。

    一路追查下来,虽然开枝散叶很大,但曹喜始终把握着嫡长子原则一代代往下查,总谱看完了看分房系谱,就是某一支单列出来的家谱,家谱是族谱的组成部分,但记录的是某一房下面的子女,兄弟家的不记录在内。

    曹喜一本本追查,始终不说查什么,县公安局负责人很好奇,好几次都想问,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也示意主人不要多问,十几分钟后,曹喜查到了最近一代,将几个名字和基本情况暗自记下,然后对负责人说道:“打扰了,没有查到我们想要的信息,时间不早了,我们先撤。”

    “也好,县政府有招待所,太晚了,先住下吧?”负责人客套道。

    “不了,安排车送我们去市里吧。”曹喜客套道,但语气坚决。

    罗铮见曹喜急于离开,显然是查到了什么,这里不好说罢了,暗喜,县公安局负责人见曹喜急于离开,便答应下来,说自己亲自开车送过去,大家和屋主人道别离开,搞得屋主人一头雾水,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