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181章 桑吉凶猛
    曹喜一听就来火了,好心相救还被骂,火爆脾气也上来了,恼怒的骂道“少威胁老娘,早就提醒过你们不听,现在知道后悔已经晚了,再吵,直接赏你们几颗手雷。”匪气十足,作为一名曾经的江湖人,曹门新任负责人,曹喜很清楚该用什么方式和下面的人交谈。

    “大家别吵了。”王二沉声喝道:“你说,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你先告诉我雇主是谁。”曹喜也恢复了冷静,喝问道,只要找到雇主,顺藤摸瓜,说不定能有收获,作为一名智商高绝的才女,曹喜并不傻,知道罗铮最关心的是什么,代为询问起来。

    地下通道安静下来,曹喜继续喝道:“怎么,要保守秘密?”

    “你也是江湖中人,绝不出卖雇主的江湖规矩你懂的。”王二沉声喝道。

    “不愧是江南王,活死人,恪守规矩,很好嘛。”曹喜赞赏了一句,忽然话锋一转,变得严厉起来,沉声喝道:“如果你不说,王家将涉嫌叛国,你知道叛国多大的罪名吗?”

    “少吓唬我,不就是盗墓吗?了不起判我终身,你不也来了吗?大家都一样,谁也别吓唬谁。”王二不屑耳朵冷哼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原本以为王二爷是个人物,聪明绝顶,现在看来迂腐之极,好,姑奶奶就打开窗户说亮话了。”曹喜恼怒的骂了一句,深吸一口气,组织好语言继续说道:“雇佣你的人与国家为敌,你难道没发现他们装备精良,战斗力强悍,都是正规军吗?这可不是一次商业雇佣,是敌国雇佣,江湖规矩,不得背叛国家和民族,你的行为还好意思说江湖规矩吗?”

    “什么?是敌国,你确定?”王二惊骇的声音在地下响起。

    “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姑奶奶喜欢胡说八道了?”曹喜不满的说道。

    “也是,江湖上的九尾狐言行谨慎,一言九鼎。”王二沉声说道,带着几分苦涩,继续追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把他们全部干掉了?还有,你不是承诺不趟这滩浑水了吗?到底什么意思?”

    “我是说过不趟这滩浑水了,就言出必行,绝对不会出手,但那是以曹门的身份放出的话,现在我以国家军人的身份跟你谈话,懂了吗?”曹喜不屑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成了国家军人?”王二惊讶的喊道,曹喜没有回答,等着对方消化自己刚才的话,过了一会儿,王二苦涩的喊道:“懂了,全懂了,雇主是敌对国,我们被利用了,原本还想着黑吃黑,没想到雇佣更黑,而这件事被国家知道,派兵围剿上来,将他们全部干掉了,我说的可对?”

    “没错,王二爷倒也不是虚名,以你们犯下的罪名,足以全部击杀在地下,别忘了我们是军人,不是警察,可不会开枪前还喊一声示警,这里是战场,你们是敌人,对待敌人只有一个字,杀——”曹喜冷冷的喝道。

    “明白了,多谢九尾狐出面,给我们争取了一条生路。”王二赶紧说道,带着几分感激之色。

    “我可没说生路,首长要直接进攻,我只是给你们争取了一次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们自己了。”曹喜冷冷的说道。

    “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王二赶紧喊道。

    “对,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吩咐。”里面有人附和起来,透着惊喜。

    “好说,你们在前面带路,不许耍花头,进去后如果确实没东西,出来将你们交给地方政府处理,是死是活看你们造化,起码不用暴尸荒野了。”曹喜喝道。

    “不行,交给政府也是个死,兄弟们别听她胡说,这底下那么大,外面又是丛林,随便找个地方挖洞出去就是,凭兄弟们的手段,脱身都不是问题。”一人忽然急促的大声喊道。

    “对,答应他们没有活路,别忘了手底下都有命案。”又有人大声喊道。

    很快,反对的声音多了起来,出来混的都不是傻子,手上有了命案,无论军方还是地方,结果都一样,死路一条,大家极力反对起来,但王二不同,家族势力雄厚,就算交给政府也有把握捞出来,大不了换个国籍就是,但反对声音太多,王二也不敢公然弹压,否则会引火上身。

    曹喜见这些人死性不改,没得救了,慢慢起身来,看向罗铮苦笑的摇摇头,自嘲的说道:“头,是我错了,高估了他们的本性,算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他们选择了死路,就怪不得我们了。”

    “这种事经历一次也好,起码以后不会再随便发善心了,别忘了现在是打仗,以后再有类似情况我不会给你机会了,懂吗?”罗铮沉声说道。

    “懂了,不会再犯类似错误了。”曹喜尴尬的说道。

    曹喜不算真正的军人,还带着许多江湖习气和普通人的思维,罗铮就是要通过一些事来慢慢训练曹喜,这件事对曹喜的影响不小,距离一名合格的铁血战士又近了一步,便不再责备,冷笑道:“既然他们找死,就怪不得我们了,你也不用自责,还是想想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做吧?”

    “他们刚才提到地下很大,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会从里面往上挖洞,找个地方钻出来,耗子一般,然后钻进树林里躲起来,找个地方跑掉。”曹喜赶紧说道。

    这时,蓝雪等人小跑上来,大家好奇的询问情况,罗铮看了大家一眼,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时迁看向曹喜责怪道:“你呀,就是念江湖情义,殊不知人家根本不领情,都有命案在身,王二或许能活,其他人呢?他们又不傻,自然不会答应,王二一个人能怎样?要是他敢反对,绝对会被人弄死在里面。”

    “我知道了。”曹喜羞恼的说道。

    “好了,有些事总是要去经历的,这是成长的过程,以后相信曹喜会少几分书生气息,多一些军人的热血,反正没什么损失,这事到此为止。”罗铮笑道。

    时迁哪里舍得责怪曹喜,只是做做样子而已,让罗铮别因此生气,听到罗铮的话,不由感激起来,赶紧说道:“谢谢头!”

    “你呀,大家都是生死兄弟,不许再耍滑头。”罗铮不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