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174章 :准备救人
    身为军人,为国而战,为民出枪,死亦无憾,救人在罗铮看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敢领谢,公孙舞看了罗铮一眼,没有再说什么,退到姬武身边低声说着什么去了,看上去很恩爱的样子,罗铮听不懂,看向姬武笑道:“你好福气。”

    “谢谢。”姬武感激的应了一句,看向姬文低声交谈起来。

    过了一会儿,姬文看向罗铮说道:“偈语不会错,天子剑有可能丢失,但不管怎样,一场巨变就要发生,我们不能置于局外,就像天珠寺的桑吉,他俩也一样,从此后跟着你,直到巨变平息才回山村,就当一次历练吧。”

    “这?刀枪无眼,而起,现在是热兵器时代,剑法用处并不大,桑吉要替师父报仇,夺回天珠,所以和我们一起,他俩不必要了吧?”罗铮沉声提醒道,并不想两人跟着自己去送死。

    “你看不上他俩的武功?”姬文有些不满的说道。

    罗铮并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如果实力高绝,村民用得着遭受迫害?旁边姬武不乐意了,沉声说道:“我们被俘只是权宜之计,避免族人受害,在这片山林,想要杀死那些混蛋很容易,就算你们不出手,天亮前也有办法脱身,当然,我并不是反对你们的救援,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至于实力,桑吉的功夫在一双肉掌上,我们的功夫在剑上,不一样,真要打起来未必会输。”

    “好了,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年纪不小了,怎么还那么大火气?”姬文不满的瞪了姬武一眼,旋即看向罗铮说道:“论功力修为,他们三个差不多,桑吉修炼的是天珠诀,他俩修炼的是凤凰神功,都是内家功法,论招式,一个在手,一个在剑,不具备可比性。”

    “是我鲁莽了,只是,偈语未必会一一应验啊,天子剑应该还在陵墓之中,你们熟悉情况帮我们拿出来就可以了。”罗铮沉声说道。

    “天子剑却是在陵墓,但现在在不在没人知道,因为我们也进不去,也不准进去,这是祖训,机关重重,进去就是送死,这个祖训即是为了保护我们,也是不希望我们去打扰黄帝安息,至于你说的偈语,这点无需置疑。”姬文说道。

    “为什么?”罗铮惊讶的追问道。

    “祖籍记载,历史上有三次巨大变动,一次是始皇时期,始皇收集天下灵宝,也就是天外之物,试图掌握超越文明的强大力量,钦点祖上一人化名徐福,远赴海外寻找一天外之物,世人以为始皇寻求不老之秘,以始皇之睿智,岂有看不透生老病死之理?真正的目的天外文明的强大力量。”姬文沉声说道。

    罗铮一怔,没想到这个典故还有另一个版本,并不相信,但也来了几分兴趣,不由好奇的追问道:“始皇的事史料记载的版本很多,寻找天外文明的强大力量也还,长生不老也罢,都已经作古,失败告终,另一次呢?”

    “看来你不信,兵马俑为何如此逼真?祖籍记载,和始皇掌握了一部分天外文明力量有关,算了,说了你也未必信,另一次是草原可汗,也掌握了一些天外力量,或许意识到这些天外力量对自己不利,便将负责此事的西夏王族屠杀殆尽,所有书籍焚烧一空,就是不想秘密泄露,但最后还是泄露,可汗的四个儿子从四个方向征战天下,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所求为何?难道他们不知道徐图、占领的道理?为得也是天外力量。”姬文沉声解释道。

    罗铮仔细一想,还真有点道理,当年可汗的四个儿子可是差点统一了整个亚欧大陆,所到之处确实烧傻抢夺,并没有长期占领的意思,这里面有古怪,不由兴趣大增,追问道:“还有一次呢?”

    “还有一次就是二次世界大战了,那个法西斯凭什么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独裁者?为什么他能蛊惑人心?独裁之后派军队到处征战,行事手段和当年可汗的四个儿子何其相似,还有,大部队无法到达的地方,就秘密派小股部队去,比如藏区,这些史料都有记载,你们查一下就知道我有没有撒谎,所为何求?还有,他们的军工在当时为什么发展迅猛,领先全球,这一切都是天外神秘力量使然,那个独裁者掌握了蛊惑人心的力量,这股力量或许来自于某些天外之物。”姬文沉声分析道,抬头望天,目含忧色,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罗铮想到了上次那块天石,有能伤人的天石,或许就有能蛊惑人的天石,但对姬文的话并不完全相信,这些说法太违背常理和历史,更违背科学,但还是忍不住追问道:“你说的有一些道理,但和偈语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们都不是偈语的应验者,所以,就算一国之君,也得不到,你不同,目前来看,已经应验了大半。”姬文沉声解释道。

    罗铮一怔,不由仔细寻思起来,隐隐感觉整件事和姬文说的确实有些关联,不由正色起来,沉声说道:“你想说明什么?”

    “很好,你又一次抓住了重点。”姬文赞赏的说道:“可汗四子东征西讨,寻找天外文明力量的秘密被欧洲太阳教得知,也参与进来,这个教派最后遭到可汗军队屠杀,死伤殆尽,隐蔽起来,化身黑暗教会,但死心不改,秘密寻找,至今恐怕已经掌握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我怀疑那个独裁者恐怕就是黑暗教会的人,如果是,那黑暗教会的力量已经大到匪夷所思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罗铮大吃一惊,满脸震撼的看着姬文,整件事被姬文这么一说,好像都串联起来了,如果成真,那事情恐怕远远超过自己想象了。

    “我当然不知道这么详细,有人告诉我的,一个神秘人,自称守护者,没人知道他们的由来,不属于政府,也不公开行事,只见过一面,但我相信他。”姬文沉声说道,看着远方,陷入了回忆之中一般,眼睛里满是钦佩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