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112章 :罗铮用计
    灰蒙蒙的月光笼罩着茫茫沙漠上的土城,轻柔而宁静,土城内却火把冲天,广场上更是聚集了无数的武装人员,两拨人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无尽的杀气弥漫在空中,唐恬恬冷着脸朝前面走去,目光犀利,暗自戒备着。

    很快,唐恬恬来到广场中心位置,前面阻挡的武装人员分开,让出一条道来,唐恬恬毫无惧意的走进去,来到人质跟前,上下打量起来,人质们看上去精神萎靡,眼睛都睁不开一般,嘴唇干裂,脸色灰败,晕晕欲睡。

    唐恬恬仔细观察了一下俘虏,没有一个认识的,便走到一名军人跟前,蹲下来用华夏国语轻声说道:“你们谁是领头的?我是幽灵派来的。”作为罗铮的老对手,唐恬恬自然已经摸清楚罗铮的代号。

    这名军人艰难的抬起头来,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看向唐恬恬,想说什么,但不出一个声音来,唐恬恬看着对方干裂的嘴唇,好像要冒烟的嗓子,马上猜到了什么,脸色一沉,噌的起身来,喝道:“给他们水,否则免谈。”

    不是唐恬恬起了爱心,也不是唐恬恬想讨好罗铮,而是作为一名华夏人的同仇敌忾,内部可以打生打死,但同为龙的传人,留着炎黄的血,唐恬恬也有着华夏人的直觉和骄傲,绝不允许外人如此羞辱。

    很快,有人拿着羊皮水袋过来,人质们艰难的捧着水慢慢喝起来,越是干渴的时候越不能暴饮,一个不好水会流进肺部,大家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懂得怎么保护自己,就连人质也被旁边人提醒了几句。

    喝了水,大家的气色好了很多,一名军人艰难的站起来,眼神有些迷惑的看着对方。张开嘴艰难的慢慢说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听从谁的命令过来,你能站起来说话,应该是这里的头了,大家怎么样?要不要紧?”唐恬恬问道,对于罗铮交代的任务不敢打折扣,一双眼睛更是上下打量着对方。

    “几天┅┅没┅┅吃没喝┅┅了。其┅┅他没┅┅啥。”这名军人慢慢说道,吐词都不是很清晰。就像随时会晕倒一般,几天没吃没喝在沙漠地带简直是件恐怖的事情,一般人绝对承受不住,如果不是有大毅力,恐怕这会儿已经渴死了。

    “没受伤就好。”唐恬恬冷着脸说道。

    “现在怎样,能谈了吗?”那名中年人沉声喝道。

    “等着。”唐恬恬冷冷的喝道,丝毫不给对方面子,主动权在手,没什么好惧怕的。唐恬恬马上通过耳麦继续说道:“查过了,你的人说几天没吃没喝,体力不济,我看随时都会晕死过去,刚给他们喝了点水,没受伤。”

    “那就谈判,我安排巴鲁过去。”罗铮沉声说道。

    “明白。”唐恬恬沉声应道。看向中年人,森冷的目光杀机内敛,语气冰冷的喝道:“等着,马上会有人过来谈判。”

    “既然我已经拿出了诚意,你们也同意谈,是不是双方停火?”中年人说道。外面还在打仗,分分钟都有人战死,再打下去死的更多,中年人知道耽搁不起。

    “战场上双方厮杀在一起,你觉得还能停得下来?就土城内的人谈吧,提醒你一句,东面你的人估计都差不多没了。另外两支援军也快没了,别指望保住他们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唐恬恬讥讽的说道,大呼痛快。

    中年人气的脸色铁青,但无可奈何,大势已去,能保住部落里的人就不错了,当然,更重要的是保住辐射石已经能够操控辐射石的人,这个人在黑暗教会被称之为圣子,地位脱,绝不容有任何闪失。

    罗铮并不知道这些内情,知道也没办法,必须先救人,得到唐恬恬的确认后马上通知巴鲁上去谈判,巴鲁对这种露脸的机会非常高兴,询问了一番谈判的原则和底线后,兴冲冲的带人冲了上来。

    很快,巴鲁来到土城中心的广场上,看了唐恬恬和血蛭王一眼,大摇大摆的走上来,看向中年人,正是白天和自己照面的那个,不满的喝道:“是你,早跟你说了交人,非要打一场,何苦呢,现在交人、赔偿吧。”

    中年人见巴鲁上来装聋卖傻,继续以部落武装的身份谈判,哪里还不知道对手的计谋,也不点破,沉声说道:“那些恐怖分子被我们现后潜逃出去,不是被你们都打死在东边了吗?现在把你们要找的人交给你们,大家两清,如何?”

    “人自然是要交给我们的,但你们不让我们进去搜查,就是包庇罪,让恐怖分子混进来,就是失察罪,两罪合一,你们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这样吧,人我带走,再赔偿我们一千匹骆驼,一千人五天的食物和清水。”巴鲁狮子大开口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不可能。”中年人恼怒的喝道:“人你可以带走,其他免谈,否则玉石俱焚,别以为我们怕了,只是不想再多杀戮罢了,逼急了一起死。”

    “你威胁我?”巴鲁冷冷的喝道,目光中闪烁着森冷的杀气,见中年人也不退让,正准备威胁回去,耳边响起了罗铮的话:“答应道,先带人出来,回头再找机会收拾他们,赔偿减半迷惑他们。”

    巴鲁一听有道理,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说道:“那就赔偿减半,这是我的底线,如果还不答应,大家都没得谈,摆开架势再打过就是,反正这些人和我没啥关系,不过是从我部落掳走的罢了,到时候赔偿一笔出去就好,你这里东西不少,足够我赔偿别人了。”

    这番话既有妥协的意味,也有威胁的意味,中年人见巴鲁提出减半的要求反而放心了,如果巴鲁真的什么不要就带着人离开,这还不能放心,有要求就好办,想了想,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按照你们草原的习惯,你誓。”

    草原人重誓言,一旦说了就得遵守,否则会遭到唾弃和耻笑,巴鲁还指望着带人撤出去后再杀回来,怎么誓?不由为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