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045章 :打草惊蛇
    温暖的阳光照射着大地,落在石柱上,泛起了红光,几十米高的石柱迎着太阳挺立着,仿佛孤傲的战神,笑看风轻云淡,归然不动,山雕抓住梯子灵猴般往上爬去,动作很快,转眼间到了一半高度,下面的人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顶部,生怕有人对山雕下黑手,不敢有丝毫大意。

    罗铮也紧紧盯着上面,握着枪的手心都冒出冷汗来,山雕的处境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有人不轨,石壁上的山雕根本没地方躲避,必死无疑,罗铮紧紧握住狙击枪盯着上面,不放过任何细节,一边暗自祈祷起来,千万不能出事。

    快速攀爬的山雕也清楚自己的处境,抓紧时间快速往上爬去,不知不觉来到了顶部,山雕警惕的探头往上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人,只看到一栋木头和石板结构的房子在上面,木头房门大开,一名老者端坐在门口,盘着腿,双手放在膝盖上,收心朝上,微闭着眼睛面对太阳,嘴角嚅动,仿佛在念着什么。

    山雕大吃一惊,警惕的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发现对方没有敌意,好像在做早课,年纪六十有余,留着雪白的络腮胡,秃顶,穿着一袭白色袍子,山雕没有马上上前,而是通过钢盔摄像头给对方拍照,一边沉声说道:“发现目标一名,年纪六十有余,无攻击意图,正盘坐门口做早课,请指示。”

    “迅速上前,查看周围是否有危险,马上报告。”罗铮沉声叮嘱道,一颗心揪的更紧了,看到山雕翻身上了石柱,并没有听到枪声,一颗心这才放松了些,只要让山雕上前,就算有危险也能应付一二了。

    山雕上去后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石柱上一目了然,除了一栋房屋就只有一个老人,没有其他任何可疑之处,山雕尤不放心,迅速围绕房间转了一圈,然后来到门口,见老人还是一动不动的念着什么,也不阻拦自己,警惕的朝房间里看看,没有发现任何人,反倒是看到许多书籍,书籍看上去有些古老。

    “报上你的身份。”山雕后退几步,手枪瞄准老人喝问道。

    老人还是一动不动的闭目念着什么,山雕警惕的看看四周,忽然发现对方面朝太阳,一脸祥和,很享受的样子,不由一恼,一个箭步跨上去,挡住了太阳光,影子落在老人身上。

    或许是没有了阳光的缘故,老人陡然睁开眼来,看着山雕用国际通用语说道:“年青人,你想干什么?”

    “能交流就省事多了,告诉你你的身份。”山雕冷冷的喝道。

    “方外之人,名字早就忘了。”老人淡淡的说道。

    “少跟我扯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问什么答什么,否则我不介意一把火烧了这里,让你们世代祖先的心血化为火炬。”山雕冷冷的说道。

    “年青人,小心下地狱。”老人揾怒的喝道。

    山雕见对方没有了刚才的淡定,知道戳中了对方的软肋,不屑的冷笑道:“你们的地狱关不了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吧。”

    “我已经说过,我的名字早忘记了,你可以叫我无名修士。”老人不满的说道,平和的眼睛盯住山雕,多了几分冷意。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山雕恼怒的喝道,就要动手。

    “等一下,你我平生第一次见面,有和仇怨?”老人见山雕就要动手,根本没任何忌惮,不由大急,赶紧追说道。

    “你我无冤无仇,但你背后的组织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知道有一句话吗?犯我华夏者,必杀之。”山雕冷冷的说道。

    “没想到你是华夏国人,我教一心向善,追求光明和正义,护教勇士也心存善念,以守护教会为主,不参与世俗纷争,根本不可能去华夏国,这是我教教义规定的,怎么会侵犯贵国?”老人赶紧解释道。

    “我看你是修糊涂了,你的教会名称是什么?”山雕气乐了,反问道。

    “世界被黑暗笼罩,人心黑的,社会黑了,整个世界也黑了,到处都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争权夺利,迷失本性,无尽的黑暗笼罩世界,人类渴望光芒,需要光明,我教受太阳神点化,创立黑暗教会,意喻黑暗中的教会,力争给人类带来光明,自由和平等。”老人沉声说道。

    山雕一听,更乐了,有读书读傻的,没想到还有修炼修傻的,谨慎的盯着对方,发现对方并没有恶意,而是一副谆谆教善,度化人间的高人模样,不由脸色一沉,变得郑重起来,跑开邪恶部分不说,黑暗教会的教义值得人敬佩,难怪能够传承千古,至今存在,或许是某部分掌权人有了私心吧。

    不过,山雕对这些不感兴趣,听到耳麦里传来罗铮的声音,知道罗铮要上来,警惕的后退两步,沉声说道:“为什么只有你一人在此?”

    “向来都是我一人在此,看守典籍,潜行修行,不问世事,方圆千里,谁能不知我的存在?”老人好奇的反问道。

    “我看未必,这里已经列为禁区,所有外人人都被毒蛇咬死,而毒蛇就是你的那些护教勇士圈养的,或许你是个真心修行向善的修士,但你身边的人恐怕已经不一样了。”山雕冷冷的说道。

    “不可能,所有人加入教会都要发誓,绝不背叛教义,不背叛教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老人着急的解释道,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

    “我也想知道。”山雕冷冷的说道,隐隐感觉眼前这个老人真是一名潜心修行的人,并不知道内幕,这种人用来搞学问,做研究,看护典籍确实非常合适,难怪黑暗教会将他派在这里,起码这里的典籍会保存的很好。

    没多久,罗铮爬了上来,警惕的看看四周,和山雕交换了一个眼神后,锐利的目光落在老人身上,走了上去沉声问道:“你是黑暗教会的人?”对于罗铮来说,对方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搞清楚背后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