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038章 :事态升级
    大使不知道真相,很好奇罗铮等人怎么关心起一个禁区来,罗铮想了想,说道:“这是我们的任务,具体不能说,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山谷石柱上有一个建筑,有可能是教堂之类,我需要你帮忙确认一下里面的人真实身份,信的什么教?有没有问题?”

    “这个不难,我知道一个,他应该知道。”大使沉吟片刻说道,见罗铮满脸质疑,便解释道:“这个人是当地非常有名望的信徒,熟悉宗教事务,之前是本国政府负责宗教事务的,现在退休在家,潜心修行,他不知道就没人知道了。”

    “太好了,马上带我们去找他。”罗铮大喜,赶紧说道。

    “这么急?”大使惊讶的反问道。

    “没错,事关重大,必须马上。”罗铮认真的说道。

    “好,他住的地方有些偏远,这里过去需要两个小时左右,我们马上动身吧。”大使见罗铮一脸急切,估摸着事情非常重要,马上答应下来,如果因为自己耽误了时间,那就责任大了,大使得到了国内无条件支持罗铮的命令,不敢耽搁。

    三人迅走出办公室,来到停车场,大使叫来了车,罗铮示意司机不要跟去,自己跳上了驾驶位置,蓝雪上了副驾驶位置,大使只好坐后面指路,罗铮开车冲出了大使馆,在大使的指点下猛冲过去,度很快。

    事态紧急,时间就是生命,罗铮不敢耽搁,大使也隐隐感觉到了罗铮的急切心理,抓紧扶好,不断提醒罗铮方向,小车很快上了快道,冲出了市区,往郊外狂奔而去,没有了红绿灯。罗铮猛轰油门狂飙。

    一路穿山越岭,不到两个小时就来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在一处不高的山坡上修建着一栋庄园,庄园全部用木头建造而成,很特别,旁边有一个风力电机,周围地形开阔。生长着一些树木,地面平缓。生长着茂盛的植被。

    罗铮在大使的指点下将小车直接开到庄园门口,一名须雪白的老人走了出来,穿着一身白色袍子,布鞋,拄着一根怪状,身高一米七左右,目光清澈,全身透着一股凡脱俗的气质。

    大家下车,罗铮没有上前。而是警惕的观察四周,丢给蓝雪一个眼神,蓝雪会意的从侧面迂回上去房屋背后检查,大使则热情的迎上去,张开双臂说道:“古德大师,咱们有见面了,希望我的冒昧没有打扰您平静的生活。”

    “是你啊。老朋友,屋里请。”叫古德大师的人平静的笑道,看了一眼迂回的蓝雪和一动不动的罗铮,没有多问,拉着大使的手朝里屋走去。

    罗铮迅跟了上去,跨过一道木门。里面是一个小花园,种植着各种奇花异草,罗铮看不懂是什么,扫了眼房间,两房一厅,带阁楼,旁边挨着个厨房。没有其他人,看上去像个清修的地方。

    “古德大师,好久不见了。”大使笑呵呵的说道。

    罗铮见古德拉着大使在外面小花园的木凳上坐下来,也凑上去,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好奇的打量着周围,有些感慨起来,这里是一个不错的清修之地,这个老人看上去也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了。

    “大使先生,用贵国的话说,您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古德大师淡淡的说道,目光瞟了罗铮一眼。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国派驻武官罗真先生。”大使按照来的路上商量好的说词赶紧介绍起来。

    “古德大师好。”罗铮礼貌的说道。

    “嗯,欢迎你的到来,不知道有什么能够帮到你?”古德大师平和的笑道。

    “多些大师,这次来是想向大师求证一件事,不知道大师对天堂谷知道多少?”罗铮开门见山的说道,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眼神却变得谨慎起来,看着对方,不放过一丝细节。

    “那可是禁区,怎么,你对那里感兴趣?”古德大师淡淡的笑道,波澜不惊,就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罗铮看不出古德大师的深浅,有些无奈的继续说道:“没错,我们有人误入禁区,已经死了,死在刀下,成了命案,上面责令我们调查清楚,所以过来向大师讨教一二,听说里面有一些教徒修行,不知道是什么人?”为了套取情报,罗铮不得不临时编了个谎言。

    “有人被杀?”古德大师脸色一怔,诧异的看着罗铮,好像这种事不应该生一般,见罗铮一脸认真,好像真的一般,不由疑惑的说道:“不应该啊,那里有人清修不假,但他们教义不倡导杀生,应该不是教徒动的手,或许是别的原因吧,会不会有人抛尸?”

    “不可能,死者是一名艺术家,来贵国旅游,对天堂谷充满了好奇,想去那里摄影,结果一去不返。”罗铮有些沉痛的说道,为了套取情报,罗铮豁出去了。

    “我很遗憾,这真是不该生的悲剧,那些人我听说过,信奉的是一个古老的教派,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教徒都是本地孤儿,政府见他们收养孤儿,解决了社会压力,没有阻拦,我记得主管宗教事务那会儿,记得备案卷宗记载,他们教义以宣扬正义、爱心、和平和修心为主,对国家没有冲突,也就由着他们了。”古德大师遗憾的解释道。

    “修心?”罗铮好奇的追问道:“这个怎么理解?”

    “就是洗涤心灵,崇尚光明和自由,一种心灵修炼法门,冥想为主,引导为辅,怎么,罗先生对这个也感兴趣?”古德大师好奇的解释道。

    “好奇而已,谈不上兴趣,我是唯物主义者。”罗铮笑道,内心却警惕起来,这个修心怎么听起来像是洗脑?便追问道:“您刚才提到他们教派古老,具体有多久?备案的名称是什么?”

    “卷宗非常古老了,他们教派什么时候创立的已经不知道了,只知道非常古老,最近一次备案还是我国建国时期,那年对国内所有宗教进行了一次普查,他们也在其中,重新备案过,时间太久,记不清了。”古德有些遗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