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908章 :激战一团
    古朴而又庄重的天珠寺坐落在茂密的山岭上,蜿蜿蜒蜒的石阶而上,寺庙并不高,只有一层,全部都是木头榫卯结构,整栋建筑找不到一根铁钉,但看上去坚固异常,寺庙后院会客室,梵音吟唱,檀香袅袅,透着庄严、肃穆的气息,外面许多喇嘛把守着,双手合十,低眉顺眼,轻声梵唱着经文.

    会客室内,几个年青人静坐在蒲团上,脸色期待的看着老喇嘛,正是罗铮一行,老喇嘛正是天珠的守护者,这位大师就像是知道罗铮回来一般,看到罗铮等人急匆匆赶来,并不奇怪,直接带着大家来到了后院会客室。

    蓝雪担忧的看向老喇嘛沉声说道:“大师,可有办法?”

    大师沉默不语,静静的打量着罗铮,仿佛在沉思着什么,蓝雪还想问,旁边鬼手轻轻推了一下,示意稍安勿躁,蓝雪意识到自己关心则乱了,不得不按耐下担忧的心情继续等待起来。

    过了片刻,大师忽然说道:“施主伤势在头,并不严重,可针灸,配合气疗,问题不大,只是疼痛难挡,老衲需要施主绝对的信任,治疗期间不得有任何抵触和反抗,否则万劫不复,可能做到?”

    罗铮看了眼大师,目光落在蓝雪身上,脸色变得坚决起来,说道:“无妨,来吧,如果失败,还请兄弟们不要迁怒大师,一切都有定数。”

    “这?”蓝雪等人担忧起来,现代高科技都无法治疗的伤,老喇嘛就凭针灸加气疗就能够解决?大家不得不怀疑起来,但罗铮做了决定,大家也不好反对。

    “好了,就这么决定,你们先出去,免得干扰了大师。”罗铮沉声说道。

    “我留下,保证不出声。”蓝雪急忙说道。

    罗铮看了眼老喇嘛,老喇嘛沉默不语。就好像和自己无关一样,罗铮想了想,说道:“都出去吧,我也需要静心,你们在身边我无法集中精力。”

    “这?好吧,你小心点。”蓝雪无奈的说道,丢给鬼手等人一个眼神。四人齐声朝外面走去。

    蓝雪等人很快走出房间,房门关上。罗铮脸色一肃,看向老喇嘛说道:“大师,可以开始了。”

    “用我传授你的呼吸之法调整好状态,放开心神,不得有丝毫反抗,更不能动弹,切记。”老喇嘛也神情凝重的叮嘱道,见罗铮脸色坚定的点头,便起身来到一个柜子旁。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古朴的盒子,表面黝黑,散着玄光。

    老喇嘛慢慢打开盒子,脸色变得虔诚起来,慢慢从盒子里取出两根银针,长七寸有余,一大一小。一粗一细,看上去精美至极,老喇嘛用酒精棉消毒后来到罗铮跟前,低声说道:“这是龙凤针,历代祖师传下来的,至今已经有千年。是我镇教之宝之一,可惜你年纪大了,又非我教派众人,不然可以传你针灸之法。”

    “大师说笑了,贵教有护法金刚,国家也需要护法金刚,我不敢以金刚自居。但却以守护国家为己任,追求不同,但目的一样,都是为了和平,请大师施针吧。”罗铮神情郑重的说道,马上用家传呼吸之法调息起来,进入一种空灵的状态,微微闭上了眼,放松身心,做好了心理准备。

    老喇嘛见罗铮居然一下子就入定了,不由赞许的笑了,有这份定力和豁达,老喇嘛多了几分信心,走到罗铮跟前,忽然微张的双目炸开,瞪得浑圆,枯瘦的手闪电般朝罗铮头顶抹去,只看得见一道残影,再看时,两枚银针已经扎进罗铮的头部,静静的,一动不动,就好像原本就在头顶一般,诡异之极。

    扎针后,老喇嘛等了几秒钟,神情凝重的捻动起来,再轻轻弹动几下,手法灵巧,带着几分古奥气息,诡异之极,而这些轻微,小心的动作却给罗铮带来无尽的痛苦,大脑仿佛都要裂开一般,额头上满是冷汗,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罗铮知道关键时刻到了,想起老喇嘛的叮嘱,咬紧牙关坚持着,意守灵台,用家传呼吸之法继续调息着,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意识和身体不去反抗治疗,老喇嘛很清楚这种疼痛来自于脑神经,非大毅力者不能坚持,见罗铮不仅抗住了,身体更是一动不动,不由松了口气。

    等了几分钟,老喇嘛忽然双手按在罗铮的头顶,枯槁般消瘦的手陡然暴涨一圈,变得红润起来,仿佛健壮男子的手,结实,有力,肌肉隆起,紧紧的压住罗铮的伤口位置,紧接着,罗铮的头顶冒出一道淡淡的水汽来,诡异之极。

    罗铮看不到这些,正拼命摇咬牙坚持着,那种用刀刮头骨般疼痛令人狂,心智难守,罗铮不敢大意,也没有放弃,继续咬牙坚持着,忽然感觉到一股暖流包裹着头部,整个人仿佛浸泡在热水中一般,舒服至极,全身细胞仿佛都在欢鸣。

    “这是怎么回事?”罗铮大惊,搞不懂生了什么事,但依然不敢乱动一下,眼睛微闭,放松身心耐心等待着。

    又过了一会儿,罗铮感觉到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被融化,无数记忆潮水般涌了上来,充斥着大脑,整个大脑仿佛都要爆炸了一般,不由大惊,就听到老喇嘛断喝一声:“吒”

    一声断喝让罗铮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无数记忆也变得清晰起来,有哨所血案,有初识蓝雪,有特种兵基地集训,有进入国刃后的极限训练,有和兄弟们血战四方的热血情景,一切的一切,罗铮都回忆起来,历历在目,清晰无比。

    “这就是自己的记忆?”罗铮大喜,仿佛一下子回到了过去,找到了真实的自己,这种感觉非常痛快,恨不得高喊几句来庆贺,不由睁开眼一看,现老喇嘛满头大汗,脸色苍白,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不由大惊,赶紧问道:“大师?”

    “无妨,运功过度,好就不用,生疏了。”老喇嘛苦笑着说道,迅拔出了银针,上下打量起罗铮来,好一会儿满意的说道:“效果不错,看得出来,你已经想起了过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