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899章 :强敌追来
    山岗上,清风徐徐,树叶翻飞。

    罗诤让部队潜伏在山岗上,安排了观察哨,马上召集军官开会,敌人的撤退让罗诤暗自警惕起来,为什么撤?为什么撤而不退,还留守在山岗远处密林里?他们这是打算做什么?大家都这个问题也是一头雾水,都沉思起来。

    忽然,罗诤现没有看到时迁,不由大惊,迅问道:“你们谁看到时迁了?”

    “没有啊。”大家刚才都在玩命,哪里顾得上时迁。

    “他不是充当观察手了吗?”蓝雪也好奇的说道。

    “我来了,兄弟们别开枪。”时迁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大家惊疑的四处观察,很快现一个人从背后迂回上来,正是身穿隐身服的时迁,头套取下来,要不然隔着一段距离根本看不见。

    “你这是?”罗诤好奇的追问道。

    “刚才看到兄弟们杀的痛快,我就忍不住手痒,从悬崖下去,迂回到敌人后方,看到两个人,一个穿着少将军服,不认识,就给了他一梭子,把那个少将干掉了,另一个人很厉害,居然提前感觉到了危险,扑倒在地,我担心暴露,就丢了武器赶紧撤回来了。”时迁赶紧解释道。

    “你干掉了一名少将?”大家惊讶的看向时迁,鬼手更是兴奋的追问道。

    “难怪敌人撤兵了。”罗诤大喜,看向时迁兴奋的追问道:“隐身战术迂回敌后刺杀,你小子可是立了大功,对了,那个扑倒在地的长什么样?”

    时迁嘿嘿一笑,总算为这个集体尽了一份力,一股荣誉感涌了上来,赶紧将另一个人的相貌简单说了一遍,罗诤一听,脸色凝重起来,迅掏出手机调出了杰克森的照片递给时迁问道:“是不是这个人?”

    “没错。就是他,怎么了?”时迁肯定的说道,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

    “可惜了。”鬼手在旁边遗憾的说道。

    “可惜什么?”时迁见大家一脸可惜状,不由惊疑的追问道。

    蓝雪见大家不想多说,时迁一脸着急表情,便解释道:“他就是杰克森,抓捕我们的负责人。也是我们的生死宿敌,手上沾满了我们的鲜血。”

    “啊?”时迁一听。懊恼不已,恨恨的说道:“下次找机会一定干掉它。”

    “杀他可不容易,你的偷袭战术倒是提醒了我,等天黑后继续用这个战术迂回到敌后去,不管怎样,你立了大功,少将啊,还是军事大国的少将,这辈子足以自傲了。试问有谁能做到?”罗诤笑道。

    “别安慰我,碰巧而已。”时迁郁闷的回到道。

    “行了,晚上跟我再去会会杰克森,看能不能干掉他。”罗诤安慰了一句,目光落在大家身上,脸色一沉,继续说道:“现在敌人的撤退原因搞清楚了。刚才一战我们赢了,但敌人不会善罢甘休,大家都说说吧。”

    “没说的,打就是,来多少杀多少。”雪豹无所谓的说道。

    “你就知道杀,怎么杀?动动脑子。”山雕没好气的骂道。

    “有幽灵在。我废那个脑子干嘛?自从幽灵老弟来了后,咱们哥几个都懒得动脑子了,每一次事实都证明咱们考虑的不够老弟周全,听老弟的哪次没打胜仗?何必多此一举,老弟,你就直接说怎么办就好了。”雪豹无所谓的笑道。

    大家呵呵一笑,都没有反驳。战斗的紧张气氛在调侃中变的轻松下来。

    罗诤知道雪豹是故意这么说来缓解气氛,在场哪一个不是人精?谦虚的笑道:“哥几个就别笑话我了,我先抛砖引玉吧,敌人只是暂时撤退,我估计会调集更多的兵力过来,甚至直升机和迫击炮,要不是这里多少,恐怕坦克都会调过来,所以,我们接下来的战斗会非常艰苦。”

    “是啊,这是个问题,闹出这么大动静,山姆国也没有退路,只能将我们抓起来或者全部击毙,飞机大炮一到,这仗还真的不好打了,看来只能挖战壕。”鬼手沉思着提议道。

    “战壕恐怕不够,挡不住,依我看,不如运动战,迫击炮之类的不可怕,倒是直升机,这是个问题,好在这里多少,林子深,而且密集,直升机要想现我们就只能低飞,用穿甲弹能干掉他们。”蓝雪提议道。

    大家一听有道理,纷纷看向罗诤,是固守还是运动战?必须先确定这个战略方针才好计划后面的事,决定权在罗诤手上,罗诤知道这个决定的重要性,决策错误有可能全军覆没,不由沉思起来。

    过了一会儿,罗诤脸色变的坚决起来,说道:“敌人锅盖头部队肯定在周围监视我们,这会儿撤离没有意义,一样会被他们咬住尾巴,敌人援军需要时间,天黑前肯定到不了,我们坚守山岗不懂,等天黑后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然后撤离,想办法脱身,大家以为如何?”

    “可以。”蓝雪先表态。

    其他人见两个最高指挥官意见都达成了一致,自然没有再反对,罗诤便继续说道:“固守有两个好处,一来确保安全,据险而守,敌人援军未到前不敢再起攻击,我们就安全很多;二来休养一番,恢复体力,兄弟们刚才大战一场,需要储备力量晚上再战。”

    大家一听有道理,自然再无二话,罗诤继续说道:“为了避免万一,兄弟们必须挖好防空、防炮的战壕才行,好在时间充足,大家部署下去,让兄弟们坚持一下,挖好战壕再休息。”

    “明白。”所有人答应道。

    大家商量了一下布防措施后各自散去,罗诤打开信号器和总部联络,将时迁的军功报上去,再把后续计划说了一遍,关闭了信号器,斜靠在一棵大树上休息起来,抬头看天,星星和月亮已经出来,最多一个小时天色完全黑下来,到时候就该突围了,怎么走?往哪儿走?

    “你在想什么?”蓝雪过来轻声问道,坐在了罗诤旁边。

    “我在考虑撤退的办法,山姆国已经全国戒严,想要撤离不容易。”罗诤沉声说道,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