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895章 敌人追来
    敌人密集的火力扫射让罗诤无法反击,不得不趴在地上等待时机,但敌人明显留意上了这个位置,不会轻易放过,形势危机,就在千钧一之际,罗诤忽然现枪声消失了,就连冲过来的那名敌人也身体一僵,轰然倒地,罗诤大吃一惊,扭头看去,那三名袭击的敌人也倒在血泊中,个个眉心中弹。

    罗诤惊疑的四处观望,忽然耳麦里传来蓝雪关切的声音:“你没事吧?”

    “没事,杀!”罗诤一听就知道刚才是蓝雪开枪救援的,顿时大喜,一骨碌爬起来继续往前追去,看到目标就开枪,猛冲猛打,就像一只猎豹一般,不断收割着生命,转眼间放倒了三名奔跑撤离的敌人。

    蓝雪和时迁也不断开枪射杀奔跑撤离的敌人,这种追逐战也很凶险,敌人的反击也很强悍,但罗诤等人穿着隐身服就不同了,敌人看不到目标,反击没有方向,强大的战斗力挥不出来,只好玩命的撤离。

    追杀了一段距离,罗诤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早知道敌人会撤就应该安排山雕等人尾随追杀,可惜了,不过战果不错,杀的可不是杂兵,而是威名赫赫的锅盖头特战队,罗诤大呼痛快,继续追击。

    “哒哒哒!”忽然前面树林里传来秘密的枪声,无数子弹扫射过来,形成一张巨大的火力网,将周围树木打的面目全非,子弹横飞如雨,罗诤大惊,迅隐蔽起来,探头一看,前面密林里忽然出现上百名士兵,一字儿排开,正胡乱扫射。

    “援军?”罗诤大惊,迅通过耳麦说道:“雪儿,时迁。撤!”说着,调转枪口往回撤离而去,健步如飞。

    蓝雪和时迁也现了援军,自然不会留下来等死,紧随罗诤的步伐狂撤,三人小心的经过雷区,快回到山岗。迅散开,各自找地方隐蔽起来。罗诤马上通过耳麦叮嘱道:“兄弟们,敌人援军来了,数量不详,做好战斗准备。”

    “是。”大家无所谓的应道,横竖不过一死,无所畏惧了。

    所有人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等了没多久,就看到无数敌人仰攻上来,从行军度和规避动作来看。知道是普通正规军,大家不屑的冷笑起来,如果是特种部队或许有点忌惮,普通部队根本不放在眼里。

    “预备队也上去,自由射击,杀!”罗诤冷冷的命令道。

    “咻咻咻!”山雕小队开火了,作为一名兵王狙击手。枪法毋庸置疑,除非不开枪,开枪必然猎杀一名目标,枪枪咬肉,弹弹夺命。一时之间枪声大作,敌我双方对射起来。谁也不让谁。

    “嘭嘭嘭哒哒哒”敌人的火力也非常凶悍,密集,对着山岗扫射着,嗷嗷大叫,杀气十足,但仰攻的子弹基本被树木挡住,加上兄弟们散的很开。敌人看似凶猛的攻击并没有造成多大威胁。

    兄弟们沉着冷静的开枪,每一枪都能够干掉一名敌人,打的非常坚决,精准的射杀将敌人的攻势挡住,加上用的又是燃烧弹,无尽的恐怖让敌人不敢冲的太猛,各自找地方躲起来,集中火力重点反击。

    这么一来,敌人的威慑力反而挥出来了,大家被子弹打的抬不起头,不得不更换位置继续射杀,敌人乘机往上面推进,嗷嗷叫着,疯狂射击,气势凶悍,不觉进入雷区,踩到了布置在地上的纽扣炸弹。

    轰轰轰无数纽扣炸弹出了巨大的爆炸声,冲上来的敌人被炸的腾空起来,血肉横飞,惨叫声连连,爆炸点附近的敌人也被冲击波震的东倒西歪,到处找地方躲避,却不想又踩到了周围埋伏的钮扣炸弹,被当场炸死。

    爆炸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无数的敌人倒在血泊中,惨叫声响彻山林,传出去很远,惨烈至极,后面的敌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停止追击,在军官的指挥下撤退下去,大家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敌人密集进攻总算是打了回去。

    罗诤爬上一棵大树,见敌人确实撤出去一段距离,暗自松了口气,马上通过耳麦命令道:“鬼手,你们布的雷,清楚在哪里,下去打扫战场,把敌人的武器弹药搜集上来,分给山雕小队使用,山雕小队负责警戒。”

    “是。”大家答应道。

    鬼手带着人从后方跑来,轻车熟路的冲进战场,将敌人遗落在地的武器弹药全部搜刮一空,接下来的战斗还不知道会怎样,没有弹药坚持不了多久,这个道理大家都很清楚,打扫战场的时候尽可能不放过任何弹药。

    几乎同时,战场后方的密林里,杰克森脸色阴冷的看着撤回来的部队,想要呵斥几句,但一想对方不归自己管,到嘴的话不得不咽下去,这种感觉让杰克森更加憋屈,不由看向亨利斯。

    黑暗监狱被烧,人犯被救走,部队损失惨重,亨利斯引为平生最大的耻辱,也清楚抓捕罗诤等人对自己的重要性,接到杰克森的邀求后亲自带领最精锐的部队过来帮忙,渴望一雪前耻,看到杰克森不满的表情,亨利斯也有些不满起来,提醒道:“兄弟们为了接应你们的人撤离,打的有些仓促,没能拿下敌人,但也试探出敌人的虚实,山岗上只有十几个人,只要集中兵力猛攻一点,拿下不是问题,不用担心,我这就部署攻击计划。”

    “那就多谢了。”杰克森反应过来,如果不是亨利斯的人及时赶到,救下了锅盖头特战队,恐怕损失会更大,赶紧道谢,但一想到强大的锅盖头特战队都被追着打,对亨利斯的攻击并不报多大希望,但这话不好说出来。

    一名锅盖头特战队小队长寒着脸过来,示意杰克森到一边沉声说话:“指挥阁下,敌人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们看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到底是人还是什么怪物?这仗打的憋屈,兄弟们让我来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