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880章 :鬼手引敌
    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河洞内,罗诤等人冷的直抖,要不是身上有特制的防寒服,绝对扛不住洞内的阴冷,特别是冷风,阴飕飕的,就像是地狱里钻出来的一般,虽然风力很小,只有拂面的感觉,但一样冷的令人崩溃,还好有足够的手电筒照明,光亮给人带来安全感的同时,也让人踏实了许多。

    大家一路急行军,用奔跑来驱寒,也不知道走了多远,阴冷的空气居然渐渐多了几分暖意,河道变窄,水流也小了些,前面出现岔洞,罗诤脸色凝重起来,示意部队停止前进,让山雕带人去探路。

    不一会儿,前面忽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罗诤大惊,噌的起身来,示意其他起身的部队稍安勿躁,自己急匆匆朝枪声响起的地方冲去,很快看到山雕脸色凝重的跑回来,罗诤惊疑的追问道:“什么情况?”

    “现一只古怪生物,看上去象蜥蜴,但足有成年鳄鱼大小,忽然从水里面冒出来,要不是反应快,一名兄弟抢先开枪,另一名兄弟就遭了毒手,那玩意动作敏捷,游的很快,子弹打上去好像不起作用。”山雕赶紧解释道。

    “成年鳄鱼大小的蜥蜴?子弹打不进去?你们用的是什么枪?”罗诤满脸震惊的追问道,眼神中多了几分警惕之色。

    “手枪。”山雕解释道。

    河道不大,狙击枪不适合使用,罗诤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追问了一句,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后罗诤继续说道:“走,看看去。”

    山雕答应着在前面带路,两人很快来到事现场,现场除了浑浊的水外,什么都没有现,罗诤见水面都没有变红,这意味着子弹没能给古怪生物造成伤害。虎目微凝,沉声说道:“子弹果然没能伤害到它,有点意思,看来,这条地下河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凶险,这里暗无天日,任何生物都有可能致命。大家小心点,继续探路。必须尽快确定出去的路线。”

    “明白。”山雕沉声答应道,带着部队继续探路,大家取下了狙击枪,将穿甲弹推上膛,手枪子弹都对付不了的生物绝对不容小觑,大家改用攻击力最强悍的穿甲弹了,如果还不行,那就麻烦了。

    罗诤见山雕的人离开,再一次看了眼事现场。转身往回走去,和大部队汇合后将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能在这种至寒气候下生存的生物绝对不简单,恐怕都很致命,大家小心点,部队原地休息待命。”

    “明白。”大家齐声答应道,各自找地方休息去了。

    罗诤也累了。闭目养神了十来分钟,山雕一脸凝重的跑回来,蹲在罗诤跟前低声说道:“查过了,前面现三处分岔口,分岔口里面还有分岔口,难以确定哪条能出去。哪条是死洞,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鬼手兄弟,雪豹兄弟,带着你们的人也去探探,三人一组,一人侦查。一人火力掩护,一人负责记住走过的路线,坐下记号,避免迷路,时间是一小时,一小时后无论看到了什么都必须归队,我留守这里,告诉兄弟们都小心点。”罗诤沉声叮嘱道。

    “明白。”鬼手、山雕和雪豹答应着,带着自己的部队探洞去了。

    罗诤、蓝雪和时迁留在原处等待,一边探讨起周围地形来,时迁沉声说道:“这里往上应该是上游分支了,分支肯定很多,汇流到了我们这里往下走,就像树的根系一般,主干只有一条,但主干下面的根系非常庞大,一条条去探肯定很麻烦,我们只能抓住一条往前走,要是九妹在就好了,她能分辨。”

    “她还有这本事?”蓝雪好奇的说道。

    “当然,盗墓原本就是从事地下营生,各种迷宫,河道经常遇到,走错一步就是杀机,比这里还凶险,她们家族传下来一套分辨的技能,可惜不对外,我也只是知道她有这本事,具体没听过。”时迁解释道。

    “如果以你的本能,你会选择走哪条?”罗诤笑问道。

    “对啊,你是盗门的人,应该懂得趋吉避凶,怎么走?”蓝雪也好奇的问道。

    “盗门叫逃生术,咱们是贼,自然将逃生放在第一,面对眼下这个困局,如果是我,我会选择一条风力最大的河洞走,没有人追捕,有的是时间分辨出风力大的河洞,风力越大,越说明河洞是生洞,不是死洞。”时迁提议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风力大说明距离出口不远,河洞通畅,空气较好,只是我们走的还不够远,出去后有可能被现,我们应该找几个风力最弱的河洞去查探,有风就应该是生洞,不是死洞,然后走上一段距离查看一番,找到最深的哪条继续往前,我们还不能露面,又要尽可能的走远,这种风力小,洞口深的地下河更适合,你们觉得呢?”罗诤沉声分析道。

    “也有道理。”时迁赞同的说道。

    三人聊了好一会儿,看到有人66续续回来,很快,山雕、雪豹和鬼手也过来,大家将情况汇总后现有十几处分支有水有空气流通,还有二十几处是死洞,不可取,罗诤刚才和时迁、蓝雪探讨的方案说了一遍,大家继续合计,甄别出三条通道,因为没有对比,不好确定最终选择哪条。

    罗诤让大家带路,一条条找了过去,仔细分辨三条通道的风力、宽度、地质结构和水流量,流等细节,最终选择了一条风力最小,洞口最大,地质结构最结识,同时水流最大,最急的通道,这些条件足以说明洞口很深,而且是活洞。

    周围分支密集,到处都是人走过的痕迹,就算敌人追上来也难以分辨大家去了哪里,罗诤懒得善后,带着部队直接朝选定的河洞快步走去,走了一段,水流时而缓慢,时而急,急的地方河道往上,黄沙泥土坚硬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