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845章 找到因
    午夜时分,浓黑的夜幕笼罩在第四中队基地,已经过了熄灯时间,基地漆黑一片,只有过道廊灯还亮着,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罗铮静静的躺在床上休息,回忆着1o式反器材狙击步枪使用心得,半个小时前罗铮在靶场好好体验了一把新款狙击步枪,感觉很不错,对接下来的任务不由多了几分信心。

    以罗铮现在的军官身份,可以独立住一个房间了,静静的躺在床上,罗铮感觉睡意全无,干脆修炼起呼吸之法来,很快入定,周围二三十米范围内兄弟们的呼噜声传了过来,清晰可辨,很奇妙的感觉,再远就听不太清了。

    想到明天就要出征了,也不知道兄弟们的状态如何,罗铮不由起身来,穿上衣服朝外面走去,外面过道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昏暗的廊灯将周围照亮,罗铮顺着过道往前走去,来到一间房门口。

    站在窗户边,罗铮透过窗户玻璃往里面看去,现一人正在写什么东西,罗铮心情没来由的沉重起来,多么年轻的战士啊,就要跟自己上战场了,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或许就要泯灭在战场上,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这些兄弟牺牲的太多了,罗铮感觉到了肩膀上沉甸甸的责任。

    罗铮静静的看了几眼,带着沉重的心情往前走去,看到其他房间也有兄弟们在写着什么,还有人在轻声聊着什么,罗铮心情压抑,难受至极,不忍再看,冲到了外面漆黑的训练场上,寒风吹过,大脑清醒了几分。

    第四中队的兄弟们上了战场个个都是生龙活虎,是合格的铁血军人,悍不畏死,但谁能知道大家背后的感情?终归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甚至还没来得及恋爱,没来得及享受五彩的生活,没能在父母面前尽孝,就有可能血洒疆场,都是好样的,都是血性男人啊。

    压抑的情绪让罗铮心口堵的难受,很想大吼几声。耳边传来一阵轻微不可察的脚步声,罗铮一怔。低声说道:“是我,别误会。”

    “中队长?”一道黑影从不远处角落闪现出来,一身黑色紧身服,手里拿着一把狙击枪。

    “傅迪?今晚你放哨?”罗铮借着灯光看清楚来人,不由问道。

    “嗯,中队长好!”傅迪赶紧应道,小跑上来敬礼,满脸敬佩的看向罗铮,却现罗铮神情凝重。不由惊疑的小声问道:“您怎么了?”

    “傅迪啊,听说你笛子吹的不错,能不能给我来一段?”罗铮沉声问道。

    “好啊。”傅迪看得出来罗铮有心事,答应着抽出一支笛子来,横放在嘴上,深吸一口气后吹起来,一股低沉而圆润的声音响起。穿透夜色黑幕,朝远处飘荡过去,传出去很远。

    隐隐中,罗铮仿佛听到一个人在渴望建功立业,渴望热血沙场,带着无尽的豪情气势。仿佛看透了生命的本质,只为理想而战,无怨无悔,罗铮不由一怔,仔细听起来,笛声中带着一往无前的锐气,看透世间的沧桑和报效国家的执着。

    笛声铿锵有力。在夜色中飘荡着,久久不散,罗铮完全沉静在笛声中,心中一股激雷暗涌,热血也开始沸腾起来,仿佛一下子看透了很多事情,也放下了很多事情一般,心中的压抑情绪一扫而空。

    这时,笛声消失,罗铮慢慢从笛声中清醒过来,惊疑的看向傅迪问道:“你刚才吹的是什么曲子,我怎么没听过?”

    “男儿行,我自己谱的曲。”傅迪浅笑道。

    “非常好的曲子,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谢谢你,男儿行?很不错的名字,歌词说的是什么?”罗铮好奇的追问道。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傅迪正色的说道,背起了歌词来:“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逐奔儒民泣。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梦中犹杀人,笑魇映春晖。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其?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

    “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说的好啊,后面呢?”罗铮惊喜的追问道,心中的热血再一次涌了上来,全身仿佛充满了力量。

    “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傅迪继续说道:“最后这句到处了我们军人的心声。”

    “事与仁,两不立?是啊。”罗铮也感叹的说道:“这曲子不错,后面的我自己回去查,继续潜伏吧。”

    “是。”傅迪好奇的看了罗铮一眼,迅冲进了黑暗处潜伏去了。

    罗铮望着浓黑的夜空沉思起来,心情好了很多,身为军人,马革裹尸,这是使命,也是荣誉,这个饱受苦难的国家展到今天不易,总得有人去捍卫,去牺牲,身为军人,就不该有这些悲天悯人的情绪,,当虎视群雄,为国而战,为民出鞘,只有站死,绝不跪生,无怨无悔!

    “呼”罗铮长吐一口浊气,仿佛将心中的负面情绪全部吐出来了一般,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兄弟们虽然年轻,但先是军人,军人就得履行自己的使命,捍卫自己的职责,就算牺牲,也死得其所。

    兵存国亡,国存兵亡。军人怕死,苟存于世,这个国家也就亡了,只有军人死在战场上,这个国家才能存在。总要有人去为这个国家做出牺牲的,那就从自己开始,从第四中队所有兄弟们开始吧,罗铮暗道,无尽的豪情涌了上来。

    罗铮深深的打量了一眼基地,熟悉的兵营,熟悉的训练场,还有那高高飘荡的军旗,心情激荡,目光坚定起来,深吸一口气,转身朝房间走去,脚步沉稳有力,全身散出一股浓烈的自信来。

    注:男儿行,在心中,大丈夫,当自强!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奋起!像罗诤一般决战四方,恭喜财,月票拿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