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858章 :男儿行歌
    “算了,还是跟着你们安全,没有你们在身边,我和时迁根本走不出这片沙漠,很容易被卫星和侦察机现,一旦落入巡逻队之手,必死无疑,山姆国可是已经对时迁下了杀机.”曹喜脸色一肃,认真的说道:“你不用试探我了,我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跟着你们能活命,离开你们没有任何生机。”

    “不是试探,而是实情,这是我们的约定,你们俩一个打地道协助我们渗透,一个负责破坏他们的防御,协助我们渗透,无论哪种,只要成功一种就够了,现在地道已经打通,你们完成了合作约定,可以离开。”罗铮解释道。

    “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先救人吧,说不定下面还有重重机关在等着,说句托大点的话,没有我们俩在,你们想要不动声色的渗透进去恐怕不易。”曹喜岔开话题说道,看了眼远方,还是不见大部队赶来,便解释说道:“黑暗监狱肯定有防止犯人逃跑的措施,安全锁,防御机关等等,这是我们精通的事情。”

    “好,那就拜托了。”罗铮感激的一笑,答应道,没有再提撤离的事情。

    休息了一会儿,曹喜继续扩大通道,累了换罗铮,大约半个小时后,通道再次被扩大成直径一米多的圆洞,足以容纳人下去了,罗铮看着下面黑暗的地洞,隐隐听到水声,寒冷的风吹了上来,没有恶臭味,但寒意十足,不由大喜,说道:“总算可以了。”

    “下面很暗,看不清。”曹喜提醒道。

    “这个不是问题,战术手电光束穿透力很强,三个集中使用,应该能照亮前面十米左右,战术手电用八个小时不是问题。到时候不用全部打开,轮流利用,照明问题不大,就是够冷,还好是活的地下河,否则里面的空气、细菌都受不了。”蓝雪在旁边解释说道。

    “下去必须用毛巾包裹着嘴和鼻子,毛巾多少能有一些空气过滤作用。这种阴寒地下河应该有危险生物,蛇、蝎、蝙蝠之类。就连鱼都能伤人,因为长期居于地下缘故,这些生物都带着至毒,必须小心行事。”曹喜提醒道。

    “你提醒的很对,不过可以放心,我的人会清除危险。”罗铮自信的说道,在战斗这个问题上,罗诤对自己的团队非常自信和信任,相信大家能在任何场合处理好任何突事故。

    曹喜不了解第四中队的战斗力。但也能够感觉到这支队伍不简单,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探讨,抬头看看天色,担忧的说道:“今晚恐怕会更冷,还好地下风小,应该没问题,你的人什么时候能赶到?”

    “照时间来看。应该快到了。”罗诤回答道,一边抬头看向远方,没有一个人影,便打开信号器试探的问道:“兄弟们都到哪儿了?”

    “十分钟内可以赶到,路上遇到了三拨巡逻队和两次侦察机,耽误了些时间。”鬼手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

    罗诤一听松了口气。暗自放下心来,看向地道口暗自沉思起来,这么陡直的地道下去恐怕有点麻烦,就算全部下去了,留着个洞口在这里也容易暴露,必须做好伪装才行,想到这。罗诤不由看向周围,现沙棘树虽然很多,但树干细小,并不能用,目光不由望向曹喜的挖掘工具来。

    挖掘工具应该是曹喜的心爱之物,恐怕不好借用,但没有支撑人很难下去,枪太短,周围没有合用的树干,唯一能用的就只有曹喜的挖掘工具了,罗诤为难起来,看向曹喜,欲言又止。

    “你想用这个做支撑?”曹喜会意的反问道。

    “是,否则没办法下去,这里没有合用的其他物体,你看能不能牺牲一下?我保证回去后打造一个更好的送给你。”罗诤坦诚的说道。

    曹喜深情的看着挖掘工具,就像看着自己的心爱之人一般,眼神变的温柔,不舍起来,一边摩挲着工具沉思着,好一会儿,曹喜脸色变的坚定起来,看向罗诤认真的说道:“这是我的心爱之物,就像你们心爱的枪一般,我可以牺牲心爱之物,如果可能,我希望能够折回来拿走它?”

    “可以,我保证,只要情况允许,一定折回来。”罗诤感激的说道。

    有了支撑之物情况就简单了,洞口直径一米五左右,曹喜见挖掘工具收拢成三米长的铁棍,一共三根,用绳子捆绑在一起,横在地道口,绳子垂下去,人就可以双手抓住绳子,背靠着洞壁,双脚蹬着对面慢慢下去。

    这时,大部队赶来了,大家看到已经挖掘好的地道目瞪口呆起来,一听是曹喜的功劳,而且正好连通地下河,不由敬佩的看向曹喜,终于明白了罗诤带曹喜过来的目的和用处了,有这个通道,大家知道胜算多了几分。

    罗诤让鬼手拿出三根绳子出来连接上,丢下洞口,心情有些激动起来,沉声说道:“兄弟们,能不能成功在此一举,下面会很冷,也有可能遇到突危险,必须小心行事,枪上装消声器,鬼手,你带人打头阵,山雕的人居中,雪豹,你带人殿后,大家有什么问题?”

    “没有。”所有人脸色一肃,认真的说道。

    鬼手第一个抓住了绳子下去,打开头上的战术手电,背靠着洞壁,双脚撑住前面,双手抓住绳索慢慢下去,如果支撑是绳索很稳固,鬼手不介意直接滑下去,但地面都是沙子,虽然三根挖掘工具都拿出来横放在洞口做支撑,但并不稳固,不得不多点保险措施。

    很快,鬼手就消失在大家的视野内,罗诤担忧的在洞口等了一会儿喊道:“兄弟,下面什么情况,你没事吧?”

    “没事,下面什么情况都没有,还在继续下降。”鬼手的话在耳麦里响起。

    罗诤稍稍放下心来,又等了一会儿,耳麦忽然传来鬼手的声音:“到底了,果然是一条地下河,河高三米有余,宽四米左右,水半尺深,冰寒刺骨,被挖掘下来的泥土断流,没有现危险。”

    “太好了。”罗诤长舒一口气,激动的喊道:“兄弟们,一个个下去,动作快点,下去后疏通水流,避免积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