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851章 :告知内情
    为了提高隐蔽性,装备大队提供给大家的沙漠迷彩作战服有很强的反红外探测功能,肉眼可见的作战服在红外探测下能够达到隐身的效果,但罗铮不敢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带领大家冲进了沙丘地带,迅喝道:“散开,隐蔽,注意观察无人机飞行路线,藏在死角后面。”

    “是。”大家会意的答应一声,迅散开,各自找地方隐蔽起来。

    “时迁,你跟着我,雪儿,你带着曹喜。”罗铮继续说道,拉着时迁躲在一处沙丘后面观察夜空,很快现一架无人机飞了过来,罗铮紧紧盯着无人机飞过来的路线,带着时迁围着沙丘绕行,将自己藏在无人机看不到的沙丘后面。

    无人机虽然高空拍照,死角很少,但也有一定的倾斜死角,找到这个死角,加上身上的防红外探测作战服,能极大程度减少被现的几率,无人机越来越近,罗铮拉着时迁迅扑在沙丘上,一边提醒道:“紧贴在沙丘,不要动,不要抬头看,将脸藏在沙子里面。”

    脸可没有防红外装备遮挡,一旦被拍到也很麻烦,罗铮不敢大意,等无人机呼啸而去后,罗铮这才起身来,将嘴里的沙子吐掉,抹了把脸看向远去的无人机喝道:“大家先不要动,看看情况再说。”

    “是。”所有人低声喝道。

    “怎么了?咱们这样能防住侦查?”时迁抹掉脸上的沙子问道。

    “你身上的沙漠迷彩作战服是特制的,有很高的防红外探测功能,被现的可能性很少,加上我们利用了这片沙丘遮挡,能不能避开还说不准,得看看情况,如果无人机一去不返,说明我们成功避开侦查,否则就有大麻烦了。”罗铮神情郑重的解释道,一边看向夜空方向。

    等了一会儿。无人机并没有掉头过来,罗铮这才松了口气,喝道:“兄弟们,继续赶路,务必天亮前赶到预定目的地,三纵队形前进,要快。”

    “是。”所有人齐声喝道。以小队为单位,排成三条纵队朝前面小跑前进。

    罗铮带着时迁、曹喜和蓝雪跟在队伍后面。奔跑中,罗铮留意观察时迁和曹喜,现两人体力还跟得上,暗自松了口气,问道:“天气已经很冷了,你们行不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马上跟我说。”

    “明白,这该死的沙漠,这会儿应该有零下十几度了吧?”时迁答应道。

    “温度还会持续下降,三个小时后达到零下二十几度都完全可能。奔跑会消耗太多热量和水分,持续奔跑有可能导致虚脱,脱水,特别是在零下二十度状态下奔跑,身体根本扛不住。”曹喜在旁边提醒道。

    “我们没问题,极寒环境训练过,倒是你们。扛不住马上跟我说,我来想办法。”罗铮赶紧回答道,一边沉思起来,如果全部都是自己兄弟,怎么跑都问题不大,但队伍里有时迁和曹喜在。就不得不多考虑一点。

    “你们没问题就行了,我们俩也没问题,我有一种药丸,吃了能御寒,但不多了,这东西炼制非常麻烦,如果只是我俩使用。可以维系几天。”曹喜回答道。

    “还有这种好东西?”罗铮惊讶的问道。

    “祖上传下来的。”曹喜回答道。

    罗铮一怔,反应过来,曹喜家祖上干盗墓的营生,这种活需要经常出没于阴寒之地,能炼制出这种驱寒的药丸也很正常,事关个人,罗铮没有再细微了,笑道:“那就好,我的人用不上,里面自己注意点就好了。”

    队伍继续前进,一个小时后风大了很多,吹得寒沙飞舞,大家不得不将戴在脖子上的围巾拉开了遮住脸庞,只露出战术目镜在外面,又走了一段路,风更大了,吹的人都有些站立不稳,沙粒打在身上很不舒服。

    罗铮抬手看了一下腕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左右,周围温度确实达到了零下二十几度,如果不是身上穿着特制的防寒服,绝对扛不住,看看周围地形,不远处有一道沙丘,高处地面二十几米,赶紧喊道:“停止前进,去沙丘后面露营。”

    大家迅停止奔跑,跟着罗铮来到沙丘上一看,背后居然是一个沙坑,深十来米,直径二十来米左右,周围全是山丘环绕环绕,看上去就像个天然形成的大碗,上面大,下面小,罗铮赶紧喊道:“先去下面避避风。”

    “是。”大家冲了下去,这种沙坑地形非常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起的沙尘填没,但周围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搏一把了。

    大家一口气冲到沙坑底部,现风小了很多,纷纷解开脖子上的围巾透气,抖掉沙尘,罗铮抬头看着上面,风吹动沙丘上的细沙漫天飞舞,没有停歇的意思,冰冷的空气吸入体内,感觉全身都要被冻僵一般,异常难受。

    这种极度恶劣的天气让罗铮脸色凝重起来,将围巾上的细沙抖掉,重新包裹住脖子,抬头看了眼高空挂着的月亮,沉声喝道:“兄弟们,这鬼天气可不能睡觉,实在想睡也得轮换,两人一组相互提醒,每次不能过十分钟。”

    极寒地区睡觉是大忌,很容易一睡不醒,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齐声答应下来,旁边蓝雪脸色凝重的看向罗铮说道:“得提防风力加大,如果形成风暴或者龙卷风,那我们就不能藏在这里了。”

    “是啊。”罗铮沉声说道,看向天空沉思起来。

    “放心吧,现在已经是最大风了,最多半个小时风就会减弱。”旁边曹喜看着夜空一脸自信的说道。

    “呃?理由?”罗铮好奇的追问道。

    “相信我就行了,不信拭目以待吧。”曹喜回答道,并不想多解释。

    罗铮一怔,好奇的看了曹喜一眼,见曹喜一脸自信神色,不由信了几分,旁边时迁担心罗铮有误会,赶紧解释道:“观星辨气识阴阳,她家祖传的本领。”

    “祖传的东西就不问了,拭目以待吧。”罗铮疑狐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