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821章 :神秘男子
    罗铮不明白时迁在做什么,但看上去对自己有利,没有多问,紧跟上去,见时迁已经顺着消防梯上了楼顶,楼顶消防门大开,时迁一个鱼跃出去,就地翻滚起来,动作异常敏捷,就在时迁翻滚的时候,嗖嗖嗖!三道乌光射中门口水泥地板,火星四溅,是短箭.

    “混蛋”罗铮大怒,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停靠在门口,就看到翻滚中的时迁一甩手,三道乌光闪烁,一分为三,分别攻击自己头顶三个方向,估摸着是头顶平台上有人,脚下用力一蹬,身体仿佛出膛的炮弹一般冲出了忙。

    “噗”的一声,罗铮倒地,身体顺势翻滚,一边查看起周围来,看到一道黑影正诡异的闪避着什么,身体扭动着不可思议的角度,罗铮大怒,抬手就是三个急促点射,噗噗噗!三声枪响,三子弹呈品字形呼啸而去,在夜空中格外清晰。

    “呃!”一个沉闷的声响,黑衣人身体倒地,一个扭动又起来,踉跄着朝一边狂冲,这时,时迁狂冲上去,挡住了对方的去路,冷冷的喝道:“来了还想走?给我留下吧。”说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身体一弹,足足两米有余,双脚更是快如闪电般朝对方上三路猛踢出去四脚,脚脚都直取黑衣人咽喉。

    “好身手。”罗铮忍不住赞赏道,攻击讲究腿不过肩,人不过头,太高空门大开,反而陷入被动,时迁这种高空攻击的方式有些花俏,破绽大开,但能做到这种度和攻击角度,也能一定程度弥补缺憾了。

    黑衣人面对时迁凌厉的腿法攻击不得不连连后退,见时迁落地后猛然扭动腰身,一个鞭腿横扫过来,隐隐带着破口之音,时迁忌惮的后退避开。黑衣人不敢恋战,转身就要跑,这时,罗铮已经冲了上去,堵住了对方的去路。

    “堂堂盗门门主,居然和公门中人联手,二打一。传出去不怕人耻笑么?”黑衣人忽然拱拱手对时迁说道。

    “少扯淡,跟我打。到了监狱有的是时间给你说。”罗铮冷冷的喝道,见对方没有持武器,也收了手枪,准备好好会一会这些所谓的江湖人士,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目光如炬,死死锁定了对方。

    黑衣人惊疑的看了罗铮一眼,又看看时迁,见时迁已经收了招式后退两步。不由对罗铮冷哼一声,喝道:“不自量力。”说着,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双手左右攻击,幻化成一团拳影,势如奔雷,直取罗铮中三路要害部位。

    罗铮见对方攻击的度快的居然看不清。堪比鬼手度,不由冷哼一声,如果是其他攻击方式罗铮或许忌惮几分,但这种快攻击技巧罗铮没少跟鬼手切磋,领教,早就见多不怪。心中有底,并不慌乱,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带着浓浓的自信,仿佛战神一般。

    一米,半米,一尺┅┅。罗铮一动不动的身体忽然一晃,原地消失,黑衣人忽然现目标不见了,顿时大骇,迅收招停止攻击,却现脚下忽然一阵巨痛传来,仿佛被钢鞭击中一般,骨头隐隐有碎裂的迹象,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原来,罗铮就在对方拳头即将击中自己之际,身体猛然一蹲,翻滚在地,顺势一个鞭腿狠狠抽中对方外膝眼下三寸、胫骨外侧约一横指处的足三里穴,这个穴道一旦受到重击,就会下肢麻木不灵,站立不稳。

    “打穴术,你到底是谁?”黑衣人脸色大变,惊骇的吼道。

    “抓你的人。”罗铮噌的起身来,一脚狠狠的朝对方心口踩去,仿佛蛮牛践踏,势大力沉,快如奔雷,黑衣人大骇,赶紧闪避,但下肢麻木不灵,身体灵活度不够,全靠双手撑着身体闪避,哪里躲得开?

    “啊!”黑衣人惨叫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只剩下半条命了。

    罗铮冷冷的注视着对方,见对方没有反抗之力后松了口气,慢慢收起了脚后退几步,对追上来的蓝雪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呢?”蓝雪关切的打量着罗铮,见罗铮并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惊疑的小声说道:“感觉你的攻击度和力度又有了一些提升,怎么回事?”

    “回头再说。”罗铮一怔,寻思着可能和修炼了呼吸之法有关,便低声回答道,看向走过来的时迁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怎么会江湖中的打穴术?这个据说已经失传很多年了,难道你也是江湖中人?为什么我没听说过你的名号?”时迁一脸郑重的看着罗铮问道。

    “扯淡的江湖,我是正宗的军人。”罗铮没好气的回答道,并不想解释太多,看了对方黑衣人一眼,走上去扯开对方戴着的黑色头套,现这个人居然和之前那个黑衣人长的一模一样,显然是双胞胎,不由苦笑起来,将头套随手一扔,问道:“刚才在门口怎么回事?”

    “这个家伙应该是感觉到我们上来了,躲在门口偷袭,毒粉加暗器,一旦中招,毒粉一旦吸入体内,能制哑,喊不出话来,短箭有毒,射中后一秒钟内必死,也就是说,只要中招,不能喊话示警,还必死无疑。”时迁认真的解释道。

    “也是你师门的东西?”罗铮惊诧的追问道。

    时迁尴尬的点点头,罗铮没好气的骂道:“你师门到底还有多少恐怖的手段啊?这么阴损的招数,难怪不容于世,遭政府打压,这要是传出去比如引起市民恐慌,算了,不说这个了,大家没事就好。”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时迁好奇的追问道。

    “知道打穴术很奇怪吗?”罗铮反问道。

    “不奇怪,只是这门技艺已经失传很久了。”时迁解释道。

    “你不也说了吗,还有些人并不在江湖,而隐身庙堂,为国家而战,为民拔刀,不像某些一心为私的江湖人士,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样的江湖人士才可歌可泣,令人敬佩,是大丈夫,真英雄,你的江湖路还准备走多久?又能走多久?想想吧,你这一身本领埋没了可惜,不如为民而战,不求留名青史,起码也能活个痛快,大丈夫当无愧于天地,无愧子孙,无愧一生。”罗铮正色的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