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1817章 :蓝家做客
    大堂灯光通明,静悄悄的,外面也是静悄悄的,门口武警把守,没有一点异常情况,大家惊疑的看向时迁,时迁来不及解释,朝电梯口冲了过去,一边喊道:“不好,恐怕已经得手了,快上楼看看去。”

    “什么?”罗铮大惊,周围安静的没有一点动静,时迁居然说对方有可能已经得手,这还了得,迅起身来,拉着同样追上去的石峰喊道:“你去外面指挥武警戒严,看有没有人从空中撤离,现目标直接开枪,雪儿,你协助石局,我跟他上去看看,都小心点。”

    “也好,小心点。”石峰会意的答应道,如果对方得手,肯定要跑,而跑的最快途径就是空中,答应着朝外面冲去,蓝雪看了罗铮一眼,也紧跟在追了上去。

    罗铮冲到电梯口,正好电梯上来,马上和时迁进了电梯,朝楼上走去,罗铮好奇在追问道:“你确定对手已经出手了?”

    “不确定,直觉,干我们这行的对这种事有天然的直觉,就像你们军人在战场上有对危险的直觉一样。”时迁赶紧解释道。

    罗铮知道军人在战场上对危险的直觉,自己也有这种直觉,这种直觉还不止一次救过自己命,没想到盗贼也有这种直觉,好奇不已,但也清楚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看到电梯到了,马上冲了出来。

    两人来到喇嘛住的房间,看到外面警戒的两名警察直愣愣的站在门口不动,大门紧闭,罗铮见两人没有上来询问,而是一动不动的站着,知道中招了,赶紧冲上去开门,却现门反锁着,里面有打斗声,不由大急。就要撞门。

    “我来。”时迁赶紧说道,变魔术一般掏出一张卡片来,放在电子感应器,门刺啦一声打开了,罗铮来不及询问时迁怎么会有房卡,推开了门,见房间里躺着三个人。正是鬼手、雪豹和山雕,不见老喇嘛。一名黑衣人正在和那名中年喇嘛搏斗,中年喇嘛看上去精神萎靡,随时都会倒地。

    “让开,我来。”罗铮以为鬼手三人出事了,顿时勃然大怒,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飞起一脚朝黑衣人猛踹,黑衣人灵巧的闪避开去,拔出了短刀朝罗铮反扑上来。目露凶光。

    几乎同时,时迁走到中年喇嘛跟前,一把扶住了就要倒地的喇嘛,拿出一个瓶子打开盖子,放在中年喇嘛鼻子下,中年喇嘛闻了一下,顿时精神大振。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冲了上去,怒吼一声:“吒”猛虎一般扑了上去。

    这时,罗铮正好后退半步,避开对方致命一刀,正准备鞭腿反击,看到中年喇嘛狂冲上来。怒目金刚一般,刮起一股劲风,不由大惊,迅后退半步,让出了空间,就看到中年喇嘛猛轰一拳过去,快如奔雷。隐隐带着破空之音。

    “噗!”黑衣人没能避开中年喇嘛闪电般一拳,身体就像破麻袋一般倒飞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出沉闷的声响,喷出一大口鲜血来,身体滚落在地,不动了,罗铮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蹲下来一看,对方已经没了生气。

    “嘶?”罗铮没想到这个中年喇嘛居然这么厉害,一拳就轰杀了黑衣人,这得多大力气啊?刚才为什么一副不济的样子?不由大惊,猛然想起鬼手等人,脸色大变,迅扭头看去,现时迁拿着一个黑不溜秋的瓶子放在鬼手鼻子下。

    “你干什么?”罗铮大惊,冲上去追问道。

    “他们中了迷毒,给他们解毒。”时迁赶紧解释道。

    “迷毒?”罗铮见误会时迁了,尴尬的说道:“迷毒是什么东西?”

    “一会儿解释。”时迁赶紧说道,拿着瓶子放倒雪豹鼻子跟前,等了一会儿又放倒山雕鼻子跟前,又等了一会儿收起来,起身说道:“还好我们及时赶到,晚来一步就麻烦了,他们没事,赶紧找天珠。”

    “没事就好。”罗铮见时迁不像是在骗自己,不由看向中年喇嘛问道:“天珠呢?大师呢?到底生什么事了?”

    “快,快去就我师父。”中年喇嘛没有回答罗铮的问题,而是急切的看向时迁,不等时迁答应,拉着时迁往里屋冲去。

    罗铮也跟着冲了进去,看到老喇嘛正在床上打坐,一动不动,眼睛微闭,时迁赶紧走上去,拿出了那个古怪的瓶子,中年喇嘛则紧张的看着时迁,过了一会儿,老喇嘛眼皮微动,慢慢睁开,惊疑的看着大家问道:“生什么事了?”

    中年喇嘛见老喇嘛醒来,顿时大喜,叽里咕噜的说起了罗铮听不懂的语言来,老喇嘛询问了几句,长嘘一口气,从枕头下拿出了天珠,看向罗铮笑道:“施主,你又一次护住了天珠,果然是有缘人。”

    “东西在就好,没事吧?”罗铮松了口气问道。

    “生什么事了?”鬼手的声音响起。

    罗铮回头看了一眼,鬼手、雪豹和山雕都走了进来,脸色迷茫,完全不知道生什么事了,但身体看上去无碍,不由暗自松了口气,说道:“你们中了迷毒,东西差点被人得手,多亏了他,感觉怎样?”

    “没事,就是力气不支,头有点晕。”鬼手说道,上下打量了时迁一眼,客气的说道:“朋友,欠你一次,谢了。”

    “客气了。”时迁客气的说道。

    “情况我知道了,还好你们及时出现,要不然就真的得手了。”老喇嘛恢复了平和之态,平静的说道:“有人用毒,还好我徒弟武功精深,多抗了一会儿,你们再晚来一分钟就不行了。”

    罗铮看向时迁,时迁会意的点点头,罗铮苦笑道:“原来是这样,保护不力,让你们受惊了,你徒弟很厉害。”说着看向中年喇嘛,眼睛里满是赞赏。

    “学了点粗浅把式,见笑了,对方什么来头,还有这位小伙子是江湖中人吧?未请教?”老喇嘛平静的看着时迁笑问道。

    “时迁,见过大师!”时迁客气的说道,一边拱手行了个江湖礼。